上週看完醫生回研究室,問建建看得怎樣,他說他這週還要回診,時間是三點半,我約診的時間是四點,所以我從上週就想,建建前腳走,我大概就可以開始準備收收東西了。

不過到了今天,都已經三點了,建建還在和炎儒他們一起努力奮戰不懈,為了證明不是我記錯今天星期四、而是他忘記十一月三十日要回診,我好奇問他是不是三點半要看,本來想說順便要他哄一下帥哥醫師開心,說不定我今天換o-ring的時候就不會那麼痛,可是事情總是事與願違的──建建壓根就忘了今天要回診啊。 XD

「厚唷妳幹嘛提醒他,」炎儒從我身邊悠悠的冒出這句,「他忘記就改天看了嘛。」

無論如何,三點半建建出門,我和淳璟炎儒小聊一下到快四點,等我到維美,護士姊姊笑著跟我說妳朋友剛走唷。話說我以前都誤以為護士姊姊是冰山美人,其實她也很愛笑耶,只是只跟熟人笑的樣子?挖哈哈原來我跟她混熟了嗎。

今天超榮幸,由帥到不行的蔡醫師親自來叫我去三號座位等他(平常都是護士來叫人),坐定不久帥哥醫師就幫我拆起分離器來。老實說這次戴分離器雖然也不舒服,但大概因為矯正已經持續近三個月、漸漸適應不適感了吧?我止痛藥一顆也沒吞,雖然還是睡不好,但是吃飯倒是挺正常的(至少進食的量很大 XD)。

上了分離器,自然就有矯正環。今天裝的過程似乎不是太順利?拆拆裝裝了好幾次,但老實說我也分不太清楚拆掉的是不是舊的。在安裝的過程裡護士還兩次來提醒帥哥醫師,「蔡醫師四點半的病人來了」、「蔡醫師五點的病人來了」(後者是早到了,因為我要走的時候差不多五點多一點點),大概因為病人開始多了,帥哥醫師一度有點快手快腳的,嗯,害我有點慌,哈哈。

今天醫生也沒什麼話要跟我講,可是中間他跟護士講話的時候,我不知道哪根神經不對,竟然以為他要交待我什麼事(通常如果我沒有搞怪或者沒有任何異常,帥哥醫師都習慣在最後再一次提醒我本週的注意事項),還「啊?」了一聲,帥哥醫師也很白話的跟我說「沒有,我在跟小姐講話」(←我是先生嗎 XD),真是一整個窘到。

照往例,帥哥醫師會叫我咬好棉花看個電視等材料乾(不過因為這幾次都是週四去,所以我最近都會唸書)、然後就轉去看別的病人了,今天也不例外。

帥哥醫師轉去又轉回來以後,顯然心情就有比較好(下一個病人比較正?),還跟我聊了他的萬年話題:「妳唸文化中心大學對嘛?」──本來想要誇一下醫生大人今天記性有變好,不過他下一個問題就是:「妳唸什麼系?」

「醫生這個問題你問過了耶。」我很直覺的回了他這句。(事後想想,我真是太不給今天對我這麼好的帥哥醫師面子了,難得有一天不太痛 Orz)

帥哥醫師整個手上的動作都停住,氣氛瞬間結冰。(我果然說錯話了嗎 囧rz)護士對我真好,在旁邊打圓場說患者太多所以醫生記不住。帥哥醫師大概是想打破這個鐵律(?),後來一邊動手,一邊很勇敢的開始亂猜──

「公民教育系嗎?」

我的心裡只有一個OS:醫師謝謝你把我跟Selina編成同一班,但我不是S.H.E,我印象中我們學校也沒這個系耶。 XD

後來還是跟醫師說了一次,哈,我才不是小氣鬼。 :p

今天快結束的時候,帥哥醫師告訴我,我的舌頭擺位不正確,所以會影響齒列的發展,要我開始練習怎麼改正擺位,很認真的示範了幾次怎麼彈舌,還叫我做一次給他看,一整個氣氛歡樂,哈。

但帥哥醫師大概覺得我今天不給他面子,所以上次才告訴我最近幾次回診頻率要變高,這次又跟我說下次兩週後再回來,嗯,下次見面又是讀書會前夕了,希望下次也可以跟今天一樣不太痛喔。 :D

p.s.話說今天護士姊姊在幫我寫預約單的時候,不小心把我的姓寫錯了,哈,結果被正妹護士小小虧了一下。也因為這樣,才聽說護士姊姊姓陳、正妹護士姓林耶。能跟正妹同姓真是榮幸啊,挖哈哈。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