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看名揚四海,最有印象的就是虞小卉飾演的羅美麗捧心對著郭婷婷飾演的童年玩伴林燕如說「啊,正中要害,好痛」的樣子。最近又開始覺得,嗯,我身邊多了好多神槍手。

其實一切如果照著進度一樣一樣來,就像重考的時候我家老大寫給我的信裡說的,「妳就安排好進度照著做,不要亂唸,應該就沒問題了。」但是我不是慢就是龜毛,有時根本就是懶洋洋,弄到最後好像什麼都搞不定。前陣子我終於忍不住對欣黛說,我覺得我從開學到現在一直沒遇到什麼覺得自己做得很棒的事情,每件事因為大家的仁慈善良,當然都可以做得完啦,但是每一件事的收束都沒有「幹得好!」的力度,反而好像小石頭沉進水裡,連漣漪都看不清楚的樣子。

剛才跟炎儒小小聊一下我的狀況,聊到後來有種慢慢想通了的感覺,雖然正中要害還挺痛,不過能豁然開朗就是好事。

「痛就要醫嘛。」正中我要害多次的炎儒比喻得好精準,「不然像肝病一樣多可怕妳說是不是。」

有時候跟以前的同學們去逛街幹嘛的,常常覺得如果我現在不是在唸書、而是出社會讓自己變成社會人士,也許我也就只能拼命的講上班的事,說來說去世界就繞在和同事在一起的圈圈裡(是說我現在的世界好像也就是所上這個小小的圈嘛 XD);也許我的消費力會比現在好一點點,可以狠下心來滿足我那些膚淺而物質的欲望;也許,嗯,也許,這種揣測的字眼其實也就是無法發生的無限可能。

我想到之前我一直很想做的事,雖然在Salary板上大家都說未來出息不高,可是我想我還沒25歲之前,應該還有一點點小小耍個任性、做做夢的資格吧,所以我還是計劃要完成之前想要做的那件事,前置作業預計在這個寒假完成。我想過,如果我又拖拖拉拉不去動,表示這個夢對我來說並沒有盡全力去換取的價值,可能這個夢真的只是空口白話的一段夢境。到時候知道我有過這個夢的人就會正中我要害的指著我鼻子罵我,說我做事老是三分鐘熱度想想而已,更可怕的可能是,我所有想做而沒做好的事會被全搬出來重新罵一遍。嘖,光用想像的就覺得真是可怕。

前幾天我在手機上收到令我shock到爆炸的簡訊,也就是我過去的某個同事要結婚了(是說時至今日,我好像已經不那麼震驚了),基於懷念過去的種種、並且想確定一下最近這幾年地球是不是轉動得很正常,最近翻了一下這幾年來認識的人的網誌。很高興的是大家都活得很健康快樂,不管是生理或心理等種種層面,大多數人都處在很正常的狀態下。我也想來個「喔耶我過得跟以前一樣簡單愚蠢又快樂」的網誌,所以應該是來點勵志狀態的時候了。

好啦我想清楚了,我要照這樣繼續走囉。還有吳老師你別想再跟我要log,我是不會給你的,挖哈哈。一人做事一人當,我是不可能拖你檯錢的啦。下次我寫出亂七八糟的程式一定不會選在你在做實驗的時候丟去你電腦上跑的,放心放心。

此外,我還是很想吃蜜番薯(跟拔絲地瓜到底是不是不一樣的東西啊?)。最近我又有點開始愛吃甜食了,所以有種訂蛋糕的衝動,請大家不要任意把甜食放在我面前生火給我看,順便提醒我不要再高速消耗掉我的nutella,以免下次大家見面只能看著我橫向發展得十分茁壯的模樣嘖嘖稱奇。


--
剛才找了一下,台視竟然還沒把名揚四海的官網拿掉耶。想瞭解或回憶這個故事的人快去看。 XD
--
20070122/ 昨天被老闆大人輕輕丟兩句話(因為字數實在太少所以不知道這算不算薄責? XD)以後,嘻皮笑臉沒正經的林小草今天去學校回家的路上跑去文昌買了傳說中的蜜番薯,好好吃但是好小塊 Orz 晚一點點草爸爸去天天都騙你的大賣場買牛奶順便買了那邊賣的地瓜糖(也就是蜜番薯啦),超好吃而且不是我出錢,一整個覺得自己日子過太爽,該來正經一下以示均衡。 XD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