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之間我的變正直計畫已經進行到跨了年的程度,很遺憾的是,我的感冒跟著我一起跨年,也同時伴我一起長大(也就是感冒進化成重感冒 囧rz),跨年後第一次看醫生,回到家昏昏沉沉的,完全提不起動力寫什麼。

2007年的第一次回診是一月四日。我的感冒到這天應該算是慢慢邁向極大期吧,後來還高燒不退,加上這幾天的瘋狂咳嗽,我都快懷疑我是不是得SARS了,精神稍微好一點的時候爬了Google才知道我和SARS還差得遠。 XD

話說回來。那天其實也沒弄什麼,帥哥醫師快手快腳的幫我換線,快到還不小心手滑了一下,稍稍在我口內牙齦之類的地方刮了個小傷(我一直在想我後來發燒是不是因為這個傷口發炎,但它又沒什麼感覺 XD),中間我喉嚨癢忍不住咳嗽,他也收手收得超迅速,所以我那天也沒因為感冒而吞下任何器械。倒是忍住咳的表情大概和覺得痛的表情長得太像,帥哥醫師本來要幫我換更粗的線,換到一半問我是不是會痛,我說有一點、他就說不然換細一點的好了。回家路上我想起這段對話覺得非常可愛:有哪一次回來調整會完全不痛的嗎?哈。

線換好以後,帥哥醫師告訴我拍張照就可以走了。啊~唯一讓我覺得很可怕的也就是拍照了……上次不是才拍過嗎?我超怕拍照的耶可不可以不要拍。 Orz

好險這天幫我拍的護士們身手超俐落,在我開始想吐之前她們就已經拍好了。

從一月四日看了醫生,中間隔了個我考得超級爛的期末考,然後就是今天了。我東摸西摸摸到三點鐘才慢慢從家裡出發,到了診所護士說我記錯時間了,「妳今天不是三點是三點半喔。」

我看我最近真的越來越不長記性了,繼前陣子上網查SARS的癥候,今天回家應該可以來查一下阿茲海默症的前兆。 XD

翻著報紙打發候診的時間,三點多,前一個病人沒來,帥哥醫師來上班了。醫師去換裝的時候,護士就先帶我到座位上等了。一見面當然就是檢查咬合、拆O-ring之類的,最近幾次回診都是這樣,比較可怕的是今天拆了某個位置的矯正器,痛到我覺得我拆矯正器那天想被上麻藥……

中間護士拿牙刷叫我刷個牙,刷刷刷,刷完就是看電視。說到這個電視,我本來以為今天會有Queer Eye for the Straight Guy,忘了我前陣子來都是星期三、今天是星期二。看到旅遊生活頻道講中文我嚇了一跳,不過隋棠主持的這個節目好像還不錯,就停下來看了(反正我就是不想看新聞啦,其他第四台又大部分在賣減肥藥 囧rz)。因為之前都是看Queer Eye,帥哥醫師今天一見面就問我「咦怎麼是中文的」,欸,這個,旅遊生活頻道不是我開的,如果Cartoon Network在播KERORO我可能就不會給你看中文版的旅遊生活頻道了。

後來張醫生幫我看了看,什麼二到二、哪個當成三,聽起來讓我有再過幾個月就可以拆掉的錯覺。 XD 看完以後在剛才拆掉矯正器的位置重黏一個上去,等材料乾的過程我又一直看電視,看完再夾O-ring,最後再上分離器(今天上得好順喔,我還記得第一次上得血淋淋的好恐怖 XD),嗯,本日療程就在電視與疼痛中渡過。

結束的時候護士給了我對帳明細表,可是明細上面比我實際繳交的還少一次,導致我回家路上覺得有夠悶。不過到家以後回頭想一想,護士好像是在自費的病歷表上謄寫對帳明細,我第一次付款之後一次回診才開始有那張病歷,所以少的那次也許被記在其他地方吧。無論如何也只能等下次回去再問囉。

回到家喝水的時候覺得有個位置有點酸軟敏感,一喝水就感覺到這個冬天有夠冷。不過根據之前的經驗,這種感覺過幾天就會消失了,忍耐忍耐。啊,調整後又開始沒力氣咬咬嚼嚼了,可是突然好想吃東西喔。希望下週上了新的矯正器(帥哥醫師預告的 @@a),我還可以吃得動想吃的食物們。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