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慣例,第一段一定要離題。但是,嗯,剩下兩週寒假才算真正告終,我已經覺得我的寒假差不多結束了。

在所辦上班的這幾天──很想說是這幾「週」,但我一直到這幾天才有我真的有在認真上班的感覺。當老師把要核銷的發票拿給我的時候,我突然覺得,我就這樣過了這麼多天啊。雖然書比起前陣子多少有唸一些了,但是就像老師說的,我還不夠專注。

『像那些中文書,妳應該一個星期就要看完一本了。』
「啊……可是……」
『如果妳停住太久,怎麼說呢,就會失去動力吧。』

就連willie都直接跟我說他覺得他比我認真了,嘖,讓謙虛如willie說出這種話,我看到的時候還呆了好大一下,那種感覺大概就是我幼稚園時被超疼我的張老師罵的感覺吧(笑)。是說willie每次都自稱跟我們大家程度差不多,實際上明明是魔人級的吳老師你裝什麼弱啊。 囧rz

所辦值班的日子剩五天。寒假,如同第一段說的,我早已經覺得差不多結束了。剩下來的就是不停向前跑。老師說,如果我現在跑得前面一點,時間不要排得太剛好,對我比較好。

「先跑起來放、以後才能慢慢走慢慢喘?」
『對啊。 :)』

看著老師的微笑,我只覺得害怕。我真的跟得上嗎?事在人為,就像吳老師說的,只要認真都可以彌補。可是我不夠認真啊。回頭翻翻前面的文章,還滿有趣的,每個學期都會重覆一次這樣的情況。哈。我想到那次是賴導和我在樓梯間遇到吧,我正在對阿葆抱怨都是我愛蹺課愛遲到,少聽課的結果是換來對分數的強烈殺傷力,向來愛亂入的賴導那時對我說,「這就是教訓啊教訓。」可我怎麼經過這麼多時日還是沒有記得呢?左耳進右耳出,大概就是在講我這種教不聽的學生吧。

我想到高中的時候也是這樣。每次考完小叮噹老師的程式設計,我跟婷婷就會立志要認真向上,但是最後我還是會迴流游向墮落的深淵開始摸魚,都唸這個領域這麼多年了,依然如故,這就是劣根性嗎?

好險寒假結束,就是開學了。開學之後,我身邊就有立志要向上的炎儒,萬一不幸他還是要在我旁邊耍悠閒的話,我另一邊還有一直以來就上進到爆炸的吳老師……我突然想到!吳老師丟給我的書我還沒唸完啊!寒假怎麼就這麼結束了咧?(抱頭)

可以預期的是,不管我想怎樣,為了我的夏天,我別無選擇,嗯,我想我會像小學生一樣,在寒假的最後一天,伏案到天明吧。只是小學生是在力拼一本五十元的寒假作業(現在有沒有漲價啊?),我是吳老師一本少說都價值三五百的精選課本。沒關係,我熱愛早餐,也熱愛早上微涼的空氣與晨曦,差不多結束的寒假,就來看日出吧。


--
回想一下這個學期發生過的事:監考、做手冊、寫作業、交報告、偷畫圖、亂寫字、考試、唸書、學新鮮的東西、認識有趣的人……這半年過得很快,不過這樣算起來也滿充實的喔?哈。尤其是某次監考,事後改考卷的時候,發現在這過程裡會看出學生容易卡死的問題在哪裡,彷彿有種時光回溯的親切,呵,我們以前都曾經在同樣的陷阱裡跌倒過啊。拍拍衣服上的灰塵、站起來繼續走,現在我們也能站在這裡了,忽然覺得這些年很值得呢。 :)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