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土星人二號進行宇宙航行的第二十四個季節。

這幾年,小王子會在玫瑰園裡為土星人二號種下一朵又一朵的玫瑰,權充宇宙航行周年的紀念與祝福。雖然在別人眼中,幾朵小王子手植的玫瑰並不是太豐盛的饋贈,對土星人二號而言,能夠擁有小行星的玫瑰花,就是最重要的事了。

而今年土星人二號收到了小王子手植的二十四朵玫瑰。新興的技術流行在花瓣上鐫印細細的小字,土星人二號定睛細看,發現是太陽神老師說過的話。



「如果問題解不出來的時候,被罰站在黑板前面三個小時也是有的事,前輩想罩都不行……所以後來我已經很習慣了。」
這是在說要不要繼續待在校園。


「不要以為一天唸幾小時書就很了不起,要競爭的有這麼多人,為什麼勝出的會是你?」
這是在說追求一個機會該付出的代價。


「很多時候,你最大的興趣,如果在你沒有很有成就、很有經濟地位的情況下,是很難維繫的,很多時候,想做的事不能想做就現在去做,反而要勉強自己先做一些不是很有意願要做的事。」
這是在說夢想不一定可以放在最前方。



看著看著,土星人二號又忍不住掉起眼淚來,沒用得很不像話。火星人三號反問土星人二號到底在哭什麼,「妳現在煩惱這個也太早了。」

土星人二號一直討厭以眼淚作為手段的女孩。有一陣子,土星人二號幾乎是沒有淚腺一樣的,感動也不哭、痛也不掉淚;想不到最近卻像水籠頭壞了一樣,輕輕一旋,整個淚腺和瀑布沒兩樣。

(愛哭的人為什麼會得乾眼症呢?我也想問。)

火星人三號前往遙遠的行星進行新的研究工作,土星人二號看著火星人三號飛行的航跡雲,想起很多以前的事。好像也有一次,在大家都被太陽神老師拉去上課、只剩下土星人二號和火星人三號在走廊的時候,那時看不清楚未來的模樣的土星人二號也曾經當著火星人三號的面,說著說著就掉起眼淚。


「你該不會哭了吧?」
『對啊,哈哈。』


土星人二號以為這套對話不會一再上演,當時並不是太在意。現在回頭看去,一切又是一個循環。傷心難過的事偶爾重演,只是不一定有人會給土星人二號當初的理解或不理解了;挖下的洞還清楚記得位置何在,不時會有想要把秘密挖掘出土的衝動。土星人二號清楚知道,就像經濟學上的模型:景氣落至谷底總會回升,過了傷心的低點,快樂也會回到原初。

於是土星人二號輕輕放開捉住眼前玫瑰的手。會長得很好的,關於這二十四朵玫瑰。土星人轉身取水,心裡默默唸過最簡單的那句咒語。

「祝你幸福。」





--
(modify: 200706180019)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