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開始準備考研究所、逛遍許多站台收集資訊時,讓我覺得最受用的句子,印象中是在元智資管的系站上看到的。我這個人嘛,既迷信又認份,這句子完整表達出我對人生的觀感:有些事是註定的,也無從選擇或改變,我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守住最後的關卡,好好唸書了。

雖然還是不便進食,不過,這陣子對矯正器已經不會有什麼感覺了,可以在回家的路上小心的食用酥脆可口的林南街脆皮雞排,不至於像某段時間一口咬下便痛到淚水盈眶。但是從帥哥醫生對我的演講看來,我的下顎還是很有訓練的空間啊。當初計畫在明年上半年拆矯正器,照這進度不知道會不會延長啊,唉唷。總覺得這就跟唸書是一樣的──到了考前一晚,才在翻還白得很誇張的經濟學複習講義;到了東華的學人宿舍,才在翻電子商務課本、想依賴過去寫過的企劃翻盤。奇怪,當時決定要考、立志要衝第一名的衝勁去哪裡了呢?莫非真的都要到deadline之前才會感受得到嗎?

(可能也是習慣矯正器又沒有新玩具,我發現最近幾次的題目和內容都慢慢偏離這個系列的主題了,哈哈。)



今天回診,一進去就看到大電視在播Keroro。(大心)

把健保卡拿給正妹護士,她一樣笑得甜滋滋的跟我說哈囉,挖哈哈。在夏美去了西班牙又回來後,正妹護士就叫我去座位上了。走進去時剛好帥哥醫師準備要移動到我的位置,我想說他還要看病歷、讓他走前面,他卻停下腳步讓我先走,嘖嘖一整個沒默契。

入座後,今天的帥哥醫師沒有像之前一樣問我有沒有問題要問他,我本來想要叫他再示範一次那些超困難臉部肌力訓練的耶。在我躺下來檢查咬合的時候,見習醫師走過來,悶著笑了一下,在我想要問他笑什麼之前,護士就已經問他了,他也沒說,就繼續觀摹。看沒兩下,他突然伸手去按電視開關,呃,又是趙建銘的新聞。好險今天帥哥醫師沒有像之前對電視那麼有興趣,不然我大概會有和邱毅上新聞那次相同的感受吧,因為今天比上次更糟,上次只是遙控器轉不了台關不了電視,這次連遙控器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XD

拿掉舊的、也就是帥哥醫師為我們上家政課的那次裝的裝置,帥哥醫師叫我漱漱口、等他一下,當他回到座位上,可能是今天見面時我又忍不住做出下巴肌肉會繃住的表情,於是又被帥哥醫師小小演講了一下。

「妳看妳的排列已經慢慢變整齊了,但是這邊還是要再加油哦,妳回去有沒有練習?」
『有啊,可是我都做不到嘛!那好難哦!』我趁機抗議,但在我要爭取醫師再次表演的機會時,他演講的開關又打開了。
「妳可以的,真的,妳要多練習彈舌吞口水啊,這樣才會更漂亮哦。」

口吻之誠懇、語氣之溫柔,我只能合理地猜測帥哥醫師的女朋友大概是幼教或小教老師吧,呵呵呵。

是說,為什麼醫師們總是喜歡說「這樣才會更漂亮」呢,真像是催眠術。之前去橋脊椎的時候,復健科醫師也是這樣對我說,「妳要趕快在十九歲以前橋好,這樣以後穿婚紗才會漂亮哦。」還是這是高醫的醫師們共同的特徵?

接下來,帥哥醫師幫我做了一下清潔,一邊清一邊唸,「妳有一點脫鈣的情況,我幫妳上一些鈣化劑,接下來妳要注意清潔、不要喝汽水和可樂,妳要忍耐,好不好?這陣子不要再喝汽水和可樂了。」

呃,聽說我只是昨天趁著最後一天半價溜去喝了一杯思樂冰,這樣也能馬上被發現喔?

清好以後,嗯,今天拆每件裝置都很痛。拆完o-ring、鐵絲等材料之後,上排的門牙上了連綁,下排換了線、夾了o-ring,依例拍了五張,回家。七點過一些些出門,到家還沒八點,真快。吃晚餐時仔細的咬咬嚼嚼,也不是太酸軟難過,是適應了還是矯正的力度降低了呢?



再回到標題上,哈哈。前幾天和吳老師聊到高中生活,我發現我的高中生活真的過得好快樂哦,雖然我不會蹺課(雖然我們也有在比賽後溜去吃Subway和五福一街的黑輪攤 XD),又沒在高中時好好談過戀愛(倒是在女生居多的商校還能認識很多學長,真是何其有幸啊),參加的社團也都不是大社團(其中一個,文琪還說策略錯誤所以已經合併了),跟別人比起來,還不夠精彩。但是我覺得那時候日子過得很滿足,我有很棒的同學、朋友、學長姊弟妹,還有一票辛勤澆水讓我長得像小樹一樣高的老師們。

煩惱當然也是有的:高三快聯考前我拉著其涵走了半圈雄商外牆,他測了風向站在下風處抽菸,聽我哭著說我想要在這生死存亡之際休學(現在回想起來我還覺得我滿好笑的 :p),又或者是遇到誰誰誰對我說了什麼傷我心的話、至今我還是記得牢……但是現在回想起高中生活我還是很開心啊,因為那是我的十五六七歲耶,我可以單純的喜歡一個人、一件事,全情投入而不求回報,即使和別人的轟轟烈烈比起來只是鏡花水月,但是這些模糊的幸福感對我來說很厚實。前幾天畢業班口試結束後,和雅伶學姐送樊老師去坐車,回程路上我們說到彼此都是雄商人,我可以很愉快的意識到同為校友的親切感,如果我的高中不那麼開心,那樣愉悅的感受就不會有了吧。

這樣一路走來,覺得也只有不停的好好唸書、學東西,才可以改變人生吧。如果我高二沒有小熊教我做網站,或者小熊沒在老師選他當選手時順便拉我一把,我也許會跑去唸別的科系,就不唸資管了;高三那年如果沒有大頭主人帶著我唸書、小花陪我晚自習,這麼靜不下心的我大概聯考倒數日就比別人多365天;如果我重考時傻傻的繳了大學志願卡、唸了中文系,也許真的因為書法寫不好而一直延畢也不一定。人生就像推骨牌,前面哪個環節選擇轉了彎,後續奔向的路徑也就完全不同。

是說吳老師捐出他的三萬分之一兩千給我(數字還在持續增加中,我想我是唸不了這麼多書的 Orz),看了其中一些以後深深覺得:適合的課本讓你上天堂、不適合的課本讓你超心涼,我終於可以理解為什麼以前我這麼討厭coding、數學這些有的沒的,因為課本的習題都太難了,我需要一本白癡一點的課本來建立我的信心,哈。

以前正憲老師說,他也可以出很簡單的題目給我們,但是沒有意義;我好想在哪天上學路上繞進去五福跟他說,老師你錯了,簡單的題目可以在學生心裡種棵小樹苗啊,就算它以後可能不會長成神木(怎麼可能每個人都是Leibniz或Nash啊 XD),但是至少學生不會那麼排斥嘛。

吳老師大人,我想你陰德積到有夠,不管哪年考教甄應該都會上吧,心動就快報名,我不會跟老闆講的,如果你考上我也會滿心祝福你的,以後教到我家小孩要多關照一點就是了,哈哈。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