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拉橡皮筋,只要一週換一次就好,但不知道是不是勾的位置不對,總覺得沒什麼拉力。三週過去了,覺得關的速度好慢,跟我未達進度的進度報告一樣,真是一陣尷尬。

傍晚準備看醫生之前先回lab整理要給賴憨憨的文獻,跟willie說我好餓但是等一下要看醫生,willie又和平常一樣很反射神經的反問我什麼時候要拆矯正器。

如果我現在就能知道我什麼時候可以拆矯正器,那我應該會跟美女醫生一樣聰明吧? Orz



八點半回診,餓得要死,出發前喝了一罐果汁平衡一下血糖值。來到維美門口,怎麼那麼多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今天又不是星期六不是嗎。 ┬_┬

我猜大概是最近天氣剛穩定一點,大家想要趕快看一看牙醫吧,免得風大雨大的出門也不方便。人多,我們家醫生大人就容易慌得手忙腳亂的,每次受傷都是在人多的時候發生,嗚。一想到等一下的情境,我就開始擔心起等一下會發生什麼事了。

為了鎮定一下心情,我拿出回家前在圖書館借來的腦力訓練來看。題目還滿有趣的,譬如說如何用九根火柴排出十來。看看看,解解解,快解完時剛好就換我了。

帥哥醫師今天一看到我就很親切的問我有沒有問題,我也跟平常一樣很反射性的說沒有問題。想起回家前willie問我什麼時候可以拆矯正器,嗯,我也想知道。

「沒有問題哦?」
『有啊,我什麼時候可以拆矯正器?』
「這個啊,哈哈哈。」

醫生你的反應為什麼跟我老闆問我進度怎樣了的時候一樣?這就是現世報嗎? 囧rz

「那妳有沒有在練習吞口水?」
『(停頓)有啊!』
「真的有喔?」帥哥醫師竟然懷疑起我來了,越來越精了啊。 Orz
『有啊,不過有些太難,像下巴那個,我一直都不會耶。』
「下巴哪個?」
『就上唇往下施力但下巴不可以出力那個~一直都沒辦法辦到耶。』
「喔,沒辦法那也就沒辦法啦,妳就繼續練習其他的,要記得哦。」

那個「沒辦法就沒辦法」是繞口令嗎醫生。 XD



話說,今天張醫生不在,似乎現場年資最高的就是帥哥醫師了。今天的帥哥醫師滿場飛,我坐在第三檯,看著他過來瞄一下我病歷又跑回第一檯、等等檢查完我的咬合又被胡醫師請到第五檯,忍不住又再次擔心起我今日的命運……

第三檯的遙控器每次我都不知道要對準哪裡才能轉台成功,繼電視關不掉、邱毅自稱光頭型男等危機事件後,我還是沒有勇氣問護士到底要怎麼關電視(護士姊姊已經教我兩遍有了吧 XD)。於是我又把書拿出來,把剩下幾題解出來。全部的題目解完,在我開始想要砸爛電視之前,帥哥醫師也去幫胡醫師看完小朋友回來了,又回到我旁邊,一邊幫我降座椅一邊想話題跟我閒聊。

「嗯……」
『?』不用勉強,愛講話如我也不會硬要跟你聊天的。 XD
「妳要升大三了對吧?」
『……等一下,』我腦海飛快的閃過了一個畫面,『我記得我跟你說過我在唸研究所,而且你還以為我是工教系的啊。』
「哈哈對喔我記錯了~」

好吧,有稍微降低我今天對人很多這件事的緊張感了。

不過也可能是人很多,今天沒有牙助在旁邊幫帥哥醫師忙。今天還得幫我黏舌側位置的矯正器,一邊拿東拿西的還要不時回頭注意我嘴巴有沒有不小心閉上把黏劑給吞了,接下來O-ring自己夾、連綁自己拿,非常自立自強。

但是帥哥醫師雖然年資老了(?),緊張程度也變輕了,但還是忙中有亂──拆連綁時為什麼要戳我的牙齦?嗚,你下次記錯我幾年級我不噹你就是了嘛。

可能今天很忙,所以帥哥醫師不時有饑餓的徵候,我一直有個衝動想問他:「你要不要跟我的腸胃一起來個宵夜二重唱?雖然它現在還沒開嗓~」「等一下我要吃晚餐你要不要我順便幫你買啊~」「看在大家這麼熟的份上請你吃泡麵啦~」

但可想而知的是,如果我敢講這些有的沒的,帥哥醫師應該會把我的調整調更緊、讓我完全沒有吃東西的意願,所以我還是乖乖的閉嘴吧。



結束後約回診時間前,帥哥醫師又要拿橡皮筋給我,唔,真的不是我在說,我家很多啊,而且就算用完了我再自己回來拿就是了,多給我也是浪費。 @_@

醫生說,如果我覺得不夠力的話,可以一次上兩條橡皮筋。但根據之前的經驗,兩條還滿容易滑落的,我再考慮看看好了。 XD

回家前約回診時間,櫃台跟我說,現在蔡醫師只來週二和週六了,唔,發生什麼事了,醫生大人你星期一三五要去練習講冷笑話嗎。(醫師:「妳再講我下次就幫妳調到跟上次吃subway那次一樣緊~」)

有沒有感覺到我很愁悵?

好啦我自己說,我覺得只有週二和週六可以選好可惜喔,原因當然不是因為沒辦法天天看到帥哥醫師啊,而是因為通常調整調太緊那幾天都會睡不熟,但是週三可是必修課耶,如果睡不飽第四節楊sir的課我應該會渡咕吧,那怎麼行。

週六人又太多了,我怕我們家醫師大人會緊張我又愛亂講話,等一下會發生什麼事誰都不知道~ XDDDDD

帥哥醫師等你忙完要再回來多上幾天班啦,我想看別天嘛。(耍任性)



以上,是一個三週後要回診,但心裡覺得反正醫師看不到我blog就放肆鬼扯的小病患的此回心得。

帥哥醫師如果知道我有blog的話,下次麻煩請不要記錯我科系還很堅持我應該是工藝老師了,不過把我認成大學部學生我很歡樂,遙想當年做完牙模要說明時,張醫生也曾經以為我年紀很小,感謝各位醫生,哈哈哈~(揚長而去)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