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很不給眾好人們面子。

醫師:「今天這樣可以了喔。」
小草:「(坐起來)好~謝謝醫生!」
醫師:「啊,我幫妳換個橡皮筋好了。」
小草:「(沒聽清楚)嗯?」
醫師:「(拿出橡皮筋)我說,我幫妳把橡皮筋拉回去。」
小草:「喔……可是我回家要吃飯了耶。」

他本來是好心要幫我弄的,算是送我個服務吧結果我竟然跟他說我要吃飯,醫生對不起~ XD

話說可憐的帥哥醫師被我潑冷水後只好默默的把橡皮筋送給我,我也傻傻的直接塞進手提袋裡,回家的路上才想到:我還有好多沒用完啊!我又拿這包橡皮筋回家是怎樣~



今天回診,人並不是太多,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遲到了十分鐘,所以等了好一段時間。才隔三週沒來,這次又看到一位沒見過的漂亮女醫生,牆上也掛上了好多醫師們的證照,門口的植栽也換了位置,感覺好像隔了很久沒來、一切都異動了不少。

等候的過程實在是太無聊了。帥哥醫師雖然拿病歷來櫃台,但是大殘念,他不是來叫我的。等的過程除了看電視看報紙看我的行事曆、研究診間的擺設有什麼變化,也沒什麼事好做,到後來實在是沒事好做了,我拿手機出來傳簡訊,簡訊打到一半護士在櫃台研究我的名字──喔,換我了。

今天沒有牙助跟在旁邊,醫師大人看了看我的病歷,拿出咬合紙檢查我的咬合程度,感覺得出來臼齒已經可以咬得很緊了,但是我不懂為什麼都叫我往後咬了,還要檢查門牙的咬合?好奇妙。不過,醫生說我前面牙縫關得差不多了,再關一陣子就可以從後面往前拉了,是個令人大心的結論~好期待七月底裝的T-loop拆下來唷。

檢查完後帥哥醫師拿出工具幫我調整臼齒上的裝置的位置,旋緊後沒什麼不適感,但是旋轉的過程中,我一直好想舉手問醫師:「今天是要拔牙嗎?」每次帥哥醫師站起來出力時,我都有一種惶恐的心情……深怕他等一下突然唉唷一聲告訴我他不小心扯掉我的牙齒了。 Orz

然後?話說今天的患者不多、醫生好像也不是很餓,所以動作非常俐落迅速,連O-ring都沒換呢,醫師大人就放我回家了。因為覺得太沒有「今天我有來看過醫生哦」的感覺,所以我決定多增加一些感人的互動,於是就問帥哥醫師為什麼現在只有星期二和星期六可以約診,他很坦白的告訴我他現在在別的地方上課,不過,醫生你不是畢業了嗎?

回家前是例行性的問答時間。(連內容都是老梗XD)

醫師:「妳舌頭有在練習嗎?」
小草:「有~」
醫師:「真的有哦?那有沒有哪裡會不舒服?」
小草:「沒有耶。」
醫師:「嗯,妳嘴唇滿乾的喔。」
小草:「可是我有擦護唇膏了耶。」
醫師:「哈。」

下次會勤勞的補擦護唇膏的啦,你那個哈是怎樣,我本來是要講說你都叫我擦防曬油耶。 XD



週一去碩一聽資料分析的時候,宏興跟我說叫我認真點矯正,「現在很難過,但是拆的時候妳就會很爽!到時候妳就會照鏡子說,『哇,我媽怎麼把我生得那麼正』!」

衝著這句,Anny啊,咱們一起加油吧~ :p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nny
  • 我昨天也去回診了~
    我在猜,dr.蔡是不是要準備取得“齒顎矯正學會專科醫師“的資格而上課啊?我不敢問他XD
    今天又有一個dr.蔡的學長在跟診,學長看我的資料提出了一些問題,然後dr.蔡也提到他去看Damon的演講~我發現只要有比較熟的學長、學妹跟診,Dr. 蔡就會提到他去聽演講的事~XD
  • 好!!!下次如果也一樣四下無人(?),
    我就來問醫師大人看看他是不是要考專科醫師,
    回家再告訴妳XD

    希望他不要考試壓力太大,
    下次幫我調的時候又一副要宰了我的樣子,
    俺會害怕~ /_____\

    小草 於 2007/09/24 01:14 回覆

  • Anny
  • 我每次在被調整矯正線時,心裡面就在想…我就是那隻逃不出如來佛手掌心的猴子,如來佛正在唸「緊箍咒」了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