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關喜不喜歡長大。就是不想要多餘的人際關係而已

妳從很久以前就發現,妳討厭交際應酬。那是從父親的應酬先開始的──妳討厭一起出席時,其他人頻頻問妳,為什麼挑食不敢吃海鮮?為什麼不表演背唐詩?為什麼都不說話?妳委婉解釋,因為會過敏、因為一時不知道要背什麼、因為不曉得要講什麼好⋯⋯

他們為妳認真的回應哈哈大笑,妳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了什麼事一樣。答其所問,不是理所當然嗎?妳難以一笑置之,只覺得兩頰熱辣辣的。

十幾二十年後,妳在妳自己工作的應酬場合上,客戶問妳,結婚了嗎?怎麼還沒?最近的工作都還好吧?公司沒讓妳沒時間交男朋友啊?

一連串的問題讓妳覺得厭煩。即使經過這些年,妳已經明白,有很多問題不需要認真應對,只要笑,或者是隨口說個不認真的答案帶過。這些就是社交時的快問快答,沒人認真的。

妳憋住要爆發的情緒,盡可能輕描淡寫地回覆每個問題。最後一個對話才說到一半,忽然被人硬生生打斷,岔進了明明也不是太重要的一句話。

啊。若是一開始沒有要讓妳說,又何必要問呢。

 

「所以我說,我不喜歡社交場合嘛。」妳嘟著臉說。

我們三個人一起聚餐,這是妳能接受的聚餐人數,再多了,妳就又過敏一樣的坐立難安。但妳每次都能夠適當的暖場、說冷笑話,在妳反覆強調妳對人際關係過敏之前,我們都覺得妳的社交技巧明明很不錯。

「妳為什麼要自我設限啊?」我問。「我看妳都能跟大家談笑風生的啊,妳也許比妳想像中更活潑外向。」

「我不是自我設限,是我真的不喜歡。」妳表情相當委屈。

妳說,妳覺得與人對話相當耗損妳的腦力體力,每次應酬或聚餐回來,妳都元氣大傷。正是因為尷尬的空氣讓敏感的妳手足無措,妳才會積極地說話,或是想辦法找些事做,排除太過乾燥的場面帶給妳的渾身不自在。

為了不想在等電梯時還要跟客戶說話,妳把電梯外的海報每一句文案都快速了一遍,再指著當中的錯字、歪掉的排版、不適宜的插圖,「你看這個,好好笑喔。」

在妳用盡話題素材之前,電梯來了,幾乎要坐滿了人。妳鬆了口氣,請客戶趕快先進去,「今天太晚了,您早點回家休息,我搭下一班就可以了。」

我完全不能想像這樣的妳,竟然是不愛社交的。也許人會為了生存,慢慢演化出自己本來沒有的技能吧?

聚餐過程中,鼻過敏體質的 Emily 在這季節交替的時刻瘋狂抽著衛生紙擤鼻涕,我們聊到選購空氣清淨機的原則、日漸嚴重的霧霾問題、買防蟎寢具的效果。

「妳們兩個都不會過敏嗎?」Emily 鼻音濃濃的問。

我們對看了一眼,妳說,「我以前都聽我姊姊打噴嚏的聲音起床,我老公小孩也是都會流鼻水。」

「真羨慕妳不會過敏啊。」Emily 說,又抽了一張衛生紙。

「有啊,我對人際關係過敏。」妳笑開來,「看來妳可以買防蟎套把寢具套起來,而我,只能把我本人套起來了。」

 

--

[註] 在網路上看到岡田尊司的《人際過敏症:曾經良好的關係,為什麼突然改變?》的書摘:《9個症狀 你有人際過敏症嗎?》,裡頭指陳人際過敏症的九個症頭——

「症狀1‧人際關係因為過敏而容易受傷
症狀2‧被負面情緒困住
症狀3‧難以處理憤怒、具有攻擊性
症狀4‧寬容度或接受性低落
症狀5‧身心不適與依附行為
症狀6‧比起「大同」更在意「小異」
症狀7‧被自己的觀點困住
症狀8‧就連最值得信任的人都要對抗
症狀9‧連自己都無法確實感受自己」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