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貓快閃@中正紀念堂,紙貓熊展,1600貓熊世界之旅

我們一起留下來加班的那天,等著辦公大樓出奇難等的電梯。看著數字緩慢跳動接近我們,妳先開口問我怎麼也待得這麼晚。

「我處理某個 bug 時卡住了,妳呢?我本來以為妳的工作比較好預留時間,是不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啊?」我好奇地問妳。

我的疑惑打開了妳怨念的開關,「本來請人處理的文件,他整個亂做,範本裡比較難做的部分他就偷偷刪掉,時間來不及就寄個空白檔案來,再謊稱檔案壞掉了,超扯,當我第一天出社會嗎。」

「那妳怎麼辦呢?」我又問。

「我怕被罵,所以只好撿起來做啊!」妳苦笑。

「外面景氣這麼差,他們都不怕沒工作啊?」我跟著憤慨起來,想著妳很少動怒的樣子,「妳該不會沒當場發脾氣吧?但他真的很過份欸,為什麼妳不對他生氣啊?」

「生氣?」妳哈哈大笑,「這樣不是顯得妳自己 EQ 很差嗎?」

電梯來了,妳瀟灑的走進去,我趁著電梯往下移動的一分鐘消化情緒。走出電梯後,我們一起走往公車站牌等車,這次聊了原生家庭對情緒的應對策略。妳的原生家庭不允許家庭成員有情緒,太快樂會讓人得意忘形、太悲傷看起來如喪考妣太不吉利。難怪很少看妳生氣,我想。

說著說著我抱怨起這城市的冷漠,每個人之間的互不關心,讓我很不習慣住在此地。妳在搬來這裡之前住在郊區,倒是和我有不同感受,「雖然大家都覺得我一定超喜歡回去鄉下,但是我覺得城市的冷漠對我反而舒服多了。不再有人干預我的興趣、對我的成就指手畫腳。雖然有時有點寂寞,但是這樣就好了。」

妳說,比起城市裡的鄰居只在電梯裡偶爾點頭打個招呼的淡淡距離,妳最怕的是回家時那些過量的關心。不要太喜歡寫作,等下人家以為妳虛構的那些破事都是妳家人的真實經歷,太丟臉了;女孩子那麼認真工作幹嘛,以後還不是要嫁人,存夠錢就趕快回家找個好人家結婚生子才是正途;妳在客廳讀心理科普書,遠房親戚走進來就指著把焦點放在家庭關係的書名,「看這種書幹嘛,我們家又沒有那些問題」。

自小被刪除情緒的妳,習慣被要求成溫和有禮的樣子,連想對這些不禮貌的交際拂袖而去,都還覺得這樣的自己是不是有問題。

「兇一點嘛,」我推了推妳肩頭,「會這樣對妳指指點點,是對方水準不夠。」

「那畢竟是熟人嘛,好難。」妳說,「想到他們受了氣還要再去我爸媽面前告一次狀,我還得再承受第二份責備,就覺得還是算了。」

 

 

不知道是什麼契機,這樣的妳始終還是慢慢地變了。後來路過妳身邊幾回,我眼見著妳開始練習設定防線:拒扛不屬於妳的責任,反駁情緒勒索,對於無理取鬧的批評置若罔聞。

「最近看妳覺得妳好像變輕鬆了。」我拎著空杯,站在茶水間門口看著正在流理台刷洗保溫瓶的妳。

妳甩甩手抖落水滴,像是抖開過去那些試圖侵犯的靠近,「我也覺得。原來被討厭的勇氣是這麼一回事啊,哈哈。」

可以想見的是,初期免不了烽火連綿,對方會回應妳「本來就都是妳的錯啊」、「妳怎麼可以這麼不負責任」、「如果工作得這麼不開心幹嘛不換工作」,但妳試著相信,設定了楚河漢界,畫出合理界線,妳可以擁有舒適心安的空間。

妳笑嘻嘻的裝滿了咖啡,對著我比了乾杯的手勢。

 

 

追蹤小草的 facebook,看更多生活資訊! ↘ 

    文章標籤

    小彬老師與小草的交換日記

    全站熱搜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