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從吳曉樂轉貼張慧慈講她的慣老闆的影片開始知道張慧慈這個人的。

老闆:「妳知道為什麼我會成功嗎?」
張慧慈:『(秒回)因為你老爸有錢。』

然後知道這個人有很世俗的興趣(竟然一直在破一個場景設在古代的遊戲XD),知道這個人曾經參與選舉工作(在我的同溫層的七年級生應該有一大部分的人以自己不碰政治的清新脫俗為傲吧),開始 follow 這個人,因為她最近出了新書《咬一口馬克思的水煎包》所以好常看到她的訪問。

其實看完《我比較會讀書不想當阿信,媽媽,請投資我吧!》這篇書摘,我很有共鳴,但沒有很了不起的心得。我只想說我的書也都是放我衣櫃裡的,但不是因為我要藏著書讀,我家沒戒嚴,而是住家實在是找不到什麼地方擺書櫃又維持我想要的寬闊。不可兼得,只好先保持這種放空的狀態。

(其實也是覺得有點遺憾啦,身為七年級女生,在唸書這件事上,如果擅長的程度不夠驚豔亮眼,就會被傳統的家庭理所當然的犧牲掉,唉,還以為這個時代已經不一樣了。Orz)

 

 

她在她的書裡提到 77 年次(西元 1988 年)出生的她,在小學一二年級時,因為考試考得好,媽媽送給她一枝要價不斐的筆。結果家貧的她因此被老師與同學認為是偷筆賊,「慧慈,人窮,就窮,沒關係。但不能因為窮,就偷別人的東西。」

她因為這件事被逼著道不該道的歉、寫了莫名的悔過書,進而想要當黑道來報復誤會她的人。被母親發現後,母親這樣與她對話。

「『如果妳想要走黑道,也不是不可以。』

『可以嗎?』沒想到我媽居然不覺得這個不好。

『媽媽現在給妳兩個選項,一個是走黑道,但要做就要做到黑道老大,不可以做小弟,那是等著去死的。另外一個,就是好好讀書,不管讀到大學研究所,都讓妳讀。』』

 

她上鄭鴻儀的節目時可以用頗為流利的台語與鄭鴻儀對話,聊到書名用到「水煎包」而不是其他食物,她說,因為水煎包相當適合不富裕的人,有菜有肉有澱粉,還可以加很多醬料,有鹹有飽足感。對談中她也聊到她的成長史,提到城鄉差距,提到她小時候「以為某牌原子筆裡面都有錢」那段戳中我笑點。

她以前當社會學助教時請學生到賣場觀察小孩與父母購買玩具的過程,這個對我好有感。每次有長輩跟鹿鹿說「小女生玩什麼工程玩具、玩什麼車」,我都覺得很煩很反感,馬的可以不要逼我女兒只能喜歡公主玩具嗎!

最後,希望小花媽可以體諒我們這種沒有錢買大房子的中產新貧族,《咬一口馬克思的水煎包》趕快出電子書,因為我衣櫃滿了沒地方放新書。

郝明義大大,可以幫她出電子書嗎?課以嗎?課以嗎?

 

 

追蹤小草的 facebook,看更多生活資訊! ↘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