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普拉斯,肚財與釋迦

週末看了《大佛普拉斯》(Buddha Plus),影片裡埋了很多梗,我同意別人說的,看這部電影以前看越少越好,所以如果還沒看過電影的人,建議先不要讀這篇。如果和我一樣看完以後心裡有點感觸、有對導演鋪梗的疑惑,再來看我收集的資料吧。

(首圖圖片來源:自由時報專訪〈《人物專訪》阮攏是大佛普拉斯 黃信堯的「幹」味人生〉

 

(以下有部分劇情,敬請小心慎入!)

 

 

看刻意處理為黑白影片、在特殊時刻才上色的《大佛普拉斯》,在預告片階段一直讓我想到同樣有戴立忍痕跡的《不能沒有你》,一樣的黑白影像,一樣的沉重議題,一樣在片尾給了一個隱隱約約的美好暗示,讓人覺得人生不那麼血淋淋,也不那麼黑白慘澹。

影片中多數時刻都是黑白映畫,只有在描述行車紀錄器從山間開到海邊、從雨天開到晴天,以及特定的幾個場景,才短短地使用了彩色鏡頭,或是將鏡頭內部分畫面還原原色。

像是土豆抽獎抽中的新機車,竟然是超可愛的粉紅色。向土豆借了舊車的肚財一邊騎車一邊虧他「你一個大男人騎什麼粉紅色的車」,土豆回嘴「這是黑白電影誰看得出來是粉紅色的啦」,導演偷偷在他的背影為機車還他三分顏色。

 

有的人覺得黑白影像讓他看得很痛苦、很無聊,但我覺得這樣的距離剛剛好。導演不用費心經營陳舊破敗的場景,使用關鍵的道具與適當的破損與裝飾,讓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角色與環境背後的狀態,例如「面會菜」的「面」字缺損的招牌,例如老闆的雙 B 名車在行車記錄器裡明顯入鏡的 LOGO。

我很喜歡柯文哲(或是他的公關團隊XD)的這句觀影心得「與其說好笑,不如說是讓人哭笑不得,只好苦笑。」

 

預告片讓我一度以為這是喜劇電影。

看完電影我才知道,原來就像 iPhone 6s 是正常尺寸、iPhone 6s Plus 是螢幕加大版本,《大佛普拉斯》也是導演的前作《大佛》的加長版。只是《大佛》裡的老闆成立的藝術中心是「黃三界」、而《大佛普拉斯》是「葛洛伯 (Global)」,對應到劇中情境,我猜這些隱喻應該就是「黃三界」是以性招待來打通三界、"Global" 則是藝術中心老闆黃啟文與應召女郎 Cindy 對話時那種故意說英文的偽國際化吧?

有很多人覺得影片中演出的法師們就是對他們自身信仰的最大反諷,不過在影評《【6分鐘影評】🙏 大佛普拉斯 | Buddha Plus - 荒謬世界中的眾生相》的留言裡有提到,「我有機會聽導演親自說明法師的部分,他一開始有找真正的和尚,結果沒一個答應演出,後來打聽到有『職業法師』,他們就是收錢辦事。」

有人說張少懷演的角色「釋迦」暗喻的就是真正的神佛,在凡間默默守護著信徒。釋迦被設定成一個身份神秘之人,每晚要聽海浪的聲音才能入睡,我看了《【慾望之味】務實甘苦人(上):專訪《大佛普拉斯》導演黃信堯》這篇訪談後,覺得也有可能是曾經參加過社運、嚮往成為船員的導演,給自己在戲裡一個隱藏版的角色。

 

正好觀影的前兩天,我才和同事提到我與同學以前在便利商店工作時遇到的各種光怪陸離——

我曾經幫客人影印,打開影印機確認他已將文件正面向下、也沒放歪,蓋上後親切的幫他按好啟動,取出印刷完成的紙張,才發現他影印的 A3 紙張上頭是手寫的大字「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我也曾經在某個站在櫃台等待客人上門的時候,看到外頭有兩人快速奔跑經過,定睛一看發現尾隨者手上拿著菜刀,我一時傻眼到沒有追出門外確認他們的狀況後幫忙報警,而是顧好當下只有我一個人當班的門市。

強者我同學 S,在實習時選擇北上來某商圈旁的便利商店工作,附近夜店多,所以常有人酒醉踉蹌進門,有一日他遇到一個客人,以為也只是喝醉所以步伐不穩,殊不知是中刀後所以大失血,整個店裡血跡片片,S 說他後來還花了許多力氣裝熱水來拖地,「不然血裡的油脂讓地上都油油的啊!」

 

看《大佛普拉斯》,我又想起那些在便利商店裡,「三字五字國罵迭聲」以及「微笑高喊歡迎光臨」並列的日子。

看完電影以後回來翻了批踢踢 movie 板上的影評,有的人覺得這部片很無聊,我摸摸我的後腦勺,想想我在電影院裡看到某些橋段頭皮發麻、覺得有既視感的感覺,忽然覺得,能對這部影片沒有共鳴的人,是幸福的吧。

劇中老闆問到知道他底細的職員,家裡最近狀況好吧,錢還夠用吧⋯⋯其實這種種都是強大的暗示,「你要是洩了密,你自己也不會好過到哪裡去。」

在我看來,這也有點像近期沸沸揚揚的勞資議題。有很多人問,老闆不遵守勞基法,何不舉發他?何不換一份工作?

但現實人生有多少人是像《大佛普拉斯》裡的小員工,沒了這份工作,他也很擔心找不到待遇更好的工作,更甚者他背後還有強大的經濟需求(需要醫藥費的家人、完全無經費可整理的住家硬體環境⋯⋯),完全無法斷炊一日。

從電影裡也可以看到許多我們沒有想過的細節:在這個資訊能力已經成為基本的工作技能之一的時代,菜埔連行車記錄器要怎麼看都搞不清楚;肚財撿了便利商店的報廢食物,菜埔不停說「這個冰冰的是要怎麼吃」,也許溫熱一下就好多了,但他們連加熱的設備都沒有;住慣了醫療幾乎與便利商店一樣隨手可得的都市,很難想像會有人為了快要下午五點而差點不能打一瓶點滴。

 

看電影的過程中我看了幾次手錶,不是覺得不耐煩想要快轉離開,而是覺得太寫實,太不舒服了,很希望可以趕快知道事情到底會不會變好,再過多久可以等到個 happy ending?

我喜歡作家王俊雄對這部片的見解:

「好命人,理應看不懂大佛的好。
苦命人,理應難開口大佛的好。

一則雖可理解但無法體會。
一則早已體會卻無法朗笑。」

他還在另一則貼文裡有更雙關的解說:

「那佛為何充滿神通?
因為裡面養了一頭猛獸。
是修羅座前的異獸。
叫做紅感髓狼。」

紅感髓狼。沒背景、位置比中線還低和肚臍一樣高度的中低階層市井小民,在這世界上被修羅座前的異獸凝視著,不知會被吞噬,或被守護。

 

 

 

追蹤小草的 facebook,看更多生活資訊! ↘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