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投影機相機

今年農曆年是二月中旬,一月左右學校就開始設計農曆年相關課程,時不時會聽到小麋鹿說她又要大一歲了。咦,怎麼還沒開始跟我和林先生小時候一樣,懷疑一年裡可以長大一歲的機會怎麼那麼多?過農曆年也大一歲、吃湯圓也大一歲、過生日也大一歲⋯⋯根本傑克魔豆!

 

【來參加我學校的活動】

聖誕節活動的前一天,放學在公車上,鹿鹿問我為什麼不去學校參加她的聖誕節活動。

「馬麻妳為什麼明天不來?我很希望妳來,妳沒有來,我好失望喔。」
『因為年底了,馬麻沒有假啦,把拔說他可以去。』
「我希望妳們都來。」
『可是馬麻之前暑假的時候請太多天了,現在沒有假了,哈哈,妳看我現在都晚上帶妳陪我去看醫生,以前我都白天請假去耶。』
「我們明天要做麋鹿薑餅耶,這樣妳就不能一起吃了。」

不是老是覺得我太胖嗎!為什麼找食物當餌問我要不要去!XD

話說聖誕節最大的禮物就是以前在公托的老師傳了語音訊息給鹿鹿,鹿鹿也很開心的回錄一段訊息傳回去。

覺得學習之路能遇到好老師真的很幸運欸。

 

【監控馬麻的駭客小鹿】

前一天才跟物治師聊天說到我是不愛出門的宅媽,隔天鹿姐忽然就四處放送:「馬麻妳要多出門,不然妳越來越胖,都變大胖子了。」

奇怪,不是都說 Facebook 會監聽 user 周邊環境以便下廣告,我覺得鹿鹿也沒在我身上裝什麼,怎麼吐槽也都永遠跟得上我跟別人的話題?

是說對於我每週都會去一趟物理治療所,小麋鹿充滿疑問。

「為什麼妳又要去找深呼吸醫師?」
『因為馬麻長歪歪的啊,想要身體更健康更漂亮,所以要每個禮拜去一趟物理治療所。』
「馬麻,妳已經很漂亮了啊,為什麼還要去狐狸治療所?」

 

【七龍珠】

之前為了鼓勵小麋鹿站著洗頭,所以從善如流買了她在康是美看到的小瓶裝嬌生公主洗髮精。有天我幫小麋鹿洗澡時,她提到這罐洗髮精。

「馬麻,把拔說我要用王子洗髮精。」
『也是可以啊,沒有規定妳一定要用公主洗髮精,下次要買也行。』
「為什麼我不是公主?」
『王子也可以當大家的好朋友啊,妳看像七龍珠的達爾就是王子啊,妳洗完王子洗髮精說不定頭髮會跟孫悟空一樣膨起來,就可以跟布馬當好朋友。』
「什麼布馬,是琪琪!」
『咦,布馬是孫悟空的好朋友啊!不然布馬在七龍珠裡面都在幹嘛?』
「布馬是跟達爾啦!」

果然是爸爸講七龍珠當床邊故事的小孩,我都記不住那麼多人物了,這小孩還能搞得清楚弗利扎、賽魯、亞奇洛貝這些人各自發生什麼事。XD

 

【小孩的崇拜認證】

有一天跟小麋鹿走在路上,經過某個動物醫院,小麋鹿指著玻璃上各種狗狗圖案的靜電貼,「馬麻妳什麼都懂,跟我說這個是什麼狗狗好不好?」

登愣,什麼時候我在妳心目中這麼厲害了?覺得得到認證了!好險那些圖案我都有信心答得上來,喔耶。

後來有天跟小彬老師聊天,他也說我懂很多。

「欸,你真的知道得很多耶。」
『鹿鹿說「媽媽妳什麼都懂」。』
「鹿姊認證妳比我更斜槓,可惡。」
『我是愛抬槓,哈哈哈。』

 

【年底忽然長大】

有天小麋鹿忽然很興奮跟我說,「因為我吃芋圓了,所以我長大了。」

問了一下發現是幼兒園的廚房阿姨在元宵節隔天煮了芋圓,代替了湯圓的效果是嗎。XD

這一晚吃了芋圓長大了一歲的小麋鹿,非常賣力的表現自己:可以自己按公車的下車鈴,可以好好的跟公車司機說「司機先生辛苦了,謝謝」,可以幫我關我忘記關的浴室電燈,主動又積極。

冬至之後迎來的就是 2017 年最後一週工作日。我們夫妻都忙到爆炸,我是每天都昏昏鈍鈍,16 是比平常晚歸。

2017 年倒數第二個工作日,鹿鹿和平常一樣吃了點心,玩了晚上會玩的各種活動後,我說八點半如果把拔還沒有回家,我幫妳洗澡洗一洗來準備睡覺好不好,她說好。

但我自己太累了,一直懶洋洋的賴在原地想等 16 回來再說,到了 20:35,小麋鹿忽然自己去開了浴室電燈:「好了,我們來洗澡吧!」

登愣,平常是洗澡要三催四請、捨不得去睡覺的鹿鹿啊!被聖誕老公公交換禮物換掉了嗎?XD

 

【聖誕老公公是個怎樣的人啊】

說到聖誕老公公。第一次收到聖誕禮物的小麋鹿,在洗澡時忍不住問我一堆問題。

「馬麻,為什麼聖誕老公公不會送禮物給大人啊?」
『喔,因為大人小時候收過聖誕老公公的禮物了啊。』
「那為什麼長大了就不能收聖誕老公公的禮物了?」
『因為聖誕老公公也沒有有錢到可以買禮物給全世界的人啊,大人長大會自己賺錢,聖誕節也差不多要領年終獎金了,大人可以當自己的聖誕老人,但是小朋友還沒有淺錢,所以聖誕老公公想要看小朋友開心,就買禮物給小朋友。』
「那聖誕老公公為什麼不會死掉啊?」
『聖誕老公公是一種職業啊,就像把拔馬麻是工程師一樣,聖誕老公公的工作就是送禮物給小朋友,會一直有新的聖誕老公公。——鹿鹿我們要出去了喔浴室裡好冷!』

⋯⋯再叫我掰下去我要請聖誕老公公贊助我染髮劑,頭都要想到白了。

 

【我以前是月亮唷】

看完超級月亮後,有一天晚上睡前小麋鹿忽然對我這麼說。

「馬麻,我在來我們家之前,是天上的月亮喔。」
『這樣啊,難怪,我最喜歡看天上的月亮了,原來我從以前就那麼喜歡妳。』
「對啊,我在天上一直走來走去,在選要去哪一家當他們的小朋友。」

一週後。

「其實我不是月亮公主,我是一條被凍得發抖的蛇。」
『喔?那妳還記得有發生什麼事嗎?』
「我在馬麻肚子裡游來游去,出來以後就變成小 baby 了。」

聊齋誌異嗎~XD

露營日

月亮公主的話題斷斷續續在最近幾天還是繼續維持著。譬如週三時我們去診所看了醫生,兒科診所送了小玩具戒指給小麋鹿,週六晚上我們母女倆走在路上,小麋鹿忽然把戒指遞給我。

「馬麻,這個是勇氣的戒指,如果有人兇妳的時候,妳就拿出這個戒指,它會保護妳喔。」
『謝謝妳,但是如果我沒有放在身邊呢?』
「那這個就送給妳,讓妳一直帶著。」
『可是戒指我們有時候會拿下來,如果剛好那個時候有人跑來兇我呢?』
「那我教妳一個咒語,有人兇妳的時候妳就唸那個咒語,就不會有事了!」

回想起來,這故事大概還與更早一點的對話有關吧?下午我們去找林先生和得分妮,我對小麋鹿提起一週前我自己一個人來找他們的路上,遇到一對父子正在對峙,父親非常冷淡,看起來大約是小學中年級的孩子一直猛烈地大哭,甚至一度跪了下來,只是幾秒之後父親往前走了半步,不知道說了什麼,孩子又站了起來,只是哭泣未曾停止。

「那他把拔為什麼要罵他?」
『我不曉得耶,有時候別人在講話也不喜歡我們過去問他們在幹嘛,所以我遠遠看了一下,確定那個哥哥的爸爸好像不是真的那麼兇,我就先去找舅舅了。』
「那妳看完心情很不好嗎?」
『對啊,我好想過去跟那個爸爸講說,你可以走過去一點跟哥哥講話嗎?可以抱抱他嗎?他這樣一直哭我覺得好可憐。可是我也不知道他們發生什麼事了,很怕那個爸爸反而因為有人過去問而更生氣,我看了好久,後來想說哥哥應該不會有危險,他們好像沒有那麼大生氣了,所以就先走了。可是妳看我想了一個禮拜。希望他們後來好好的。』
「那我抱抱妳。」
『謝謝妳。希望那個哥哥後來也有被他爸爸抱抱。』

 

【第一次拜拜】

以前每季我固定會至少去一次行天宮,但最近實在是太忙了,於是乾脆約小麋鹿下課陪我一起去。

第一次去拜拜,我指著行天宮的說明看板對小麋鹿解釋拜拜的流程,「我們等下要手合十拜拜,謝謝老天爺照顧大家,也可以跟老天爺許願。」

小麋鹿第一次拜拜就許了一卡車的願望:「老天爺啊,希望大家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可以釣到很多的魚喔。」

⋯⋯最後一個是怎麼了?我是不是不該在小孩面前玩 Brown Farm?Orz

強運少女小麋鹿跟衰人媽媽的狀態也完全顯示在抽籤上面,小麋鹿每次擲都有筊,而且第一次抽籤就抽中大吉;我抽了兩次,問到了中平籤。

(註:根據批踢踢的《[心得] 抽籤與解籤》一文提到,以行天宮的籤詩來說,共有一百隻籤,其中計有:

  • 大吉 3 支
  • 上上 10 支
  • 上吉 13 支
  • 中吉 9 支
  • 上平 1 支
  • 中平 36 支
  • 中中 1 支
  • 下下 27 支)

 

【第一次學撩妹話術就上手(?)】

台北阿媽送了小麋鹿一台玩具投影相機,裡頭有多張迪士尼公主幻燈片。

「那妳在裡面看到誰?」
『你啊。❤️』

⋯⋯我絕對沒有在她面前看波特王撩妹片!

自己拍自己手上的紋身貼紙

 

從 2017/12/28 我開始感冒,妳說,「馬麻妳的感冒要趕快好起來哦。」

一週後我稍微痊癒了,隔幾天卻又急轉直下變成影響左耳聽力的嚴重程度。再過了幾天我二次感冒終於快好了,幼兒園老師忽然打電話來,說妳發燒了,請我們提早接回。接到了病懨懨的妳,沿路妳一直抱怨想睡覺、不舒服,一開始妳黏在我身邊走路,出了巷口、離公車站牌還有一段路,妳忍不住蹲下大哭說妳真的好不舒服好想睡、妳真的再也走不動了,但那個位置招不到計程車、也沒有公車,於是我抱著妳再往外走了一段路。

果不其然隔兩天物理治療師檢查我身體,腰椎又明顯地偏了。我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問他:我這樣一下稍有進步、一下又退一大步,治療起來是不是很難搞?是不是會很想請我不要再去了?可是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正常地維持身體的最佳狀態,又能夠扛住自己該負擔的所有責任。

那個時刻,母親們都不會再勉強自己的孩子往前走吧。甚至多數的母親應該會想辦法讓孩子一開始就不用自己走踏出巷弄的那一段路吧。我忍不住又覺得自己是個無反應能力的母親。不過之前看小間書菜的彭顯惠在《家有半獸人》是這麼說的:「是人都有撐不住的時候,孩子們不管再小,都是家庭的一份子,如何相互接納不完美的家人,才是我們家一直在努力面對的課題。」

親愛的小麋鹿,馬麻覺得當爸媽是需要層層疊疊的努力與運氣:有的人無法生育,有的人無法有足夠的經濟環境,有的人沒有足夠的支持系統⋯⋯

一直覺得當媽媽好難,也有很多人對我說「沒有那麼難」。那之中有許多是我的同溫層,與我處在相同的境遇裡,陪伴我加油打氣。

前天請假在家陪腸胃炎稍稍恢復、自主在家隔離的妳,本來還在超市裡買晚餐食材的我們,臨時接到公司 call 我,我忽然拉著妳說我得進公司一趟,緊急轉彎走向櫃台結帳,回家匆匆忙忙的拿了東西、讓妳吃了藥以後,我們就出門了。沿路上妳並非完全沒有抱怨的,對於原本的鬆散悠閒忽然變得急促匆忙,妳也有很多妳的問題——

「發生什麼事了?」
「為什麼一定要妳去,不能請叔叔他們做就好?」
「我們家裡也有電腦啊,妳為什麼不能在家弄就好?」
「那我們要先去找把拔嗎?」
「為什麼要跟妳去公司,不能等把拔回來陪我嗎?」

這些問題我以前也被問過,佐以很多情緒化發言。當妳說出來的當下我愣了一下。

但因為這是我們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狀況,也是第一次在妳的世界出現這些情節,我耐心的一一解釋:因為這是我的業務,請別人處理耗費的時間也許比我們坐車過去還要久,而且人家也要下班了;我對這個 trouble shooting 算是有點把握,應該不會太久,應該不需要把拔來接妳,不過我會跟把拔說一聲我們要出門了,我們動作快一點,也許會比把拔還早到家哦。

妳算是頗為體諒的陪我待在辦公室裡,我祭出了平常不太有機會看的 KKTV,播了三集 Super Wings,擠出一小時時間,迅速地把問題檢查修正完畢。

離開公司的路上我們走到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點東西坐下來吃,離開時我意識過來這個路口正是我中午離開物理治療所等車的路口,忍不住對妳哀嚎:「天啊我怎麼又回來這裡了,我中午才在前面那邊搭計程車回去跟把拔交換欸。」

其實也就只是嚷嚷而已。已經很幸運了。可以在這種資源沒有開滿的狀況下有很多選擇,很多討論的空間。今晚我去前幾天我們看醫生的診所領回未帶健保卡的押金,回家時下了公車、穿過黃昏市場,在攤位上看到一個約莫一歲左右的孩子,正爬在攤位上排著攤位的商品。

而能那樣互相陪伴、相依為命,在這個常見假日父母、分偶家庭的時代,也已經很幸運了。

每個家庭有每個家庭的課題。願我們都能平安寫好每一題。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