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上週又長歪以後,忐忑的來到這週的測量時間。一見面的測量,還是歪了一點點,不過比起上週好多了。

「咦,又歪了。」
『不過是不是比上週好?』
「是好一點。最近有什麼變化嗎?」
『沒有~』
「那運動回去有做嗎?」
『是有比較忙一點,所以比較沒做足~XD』
「要好好做,比較能維持啦。」

讓我想到昨晚鹿鹿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想到,睡前一直問 16:「把拔~你要不要也去看狐狸醫生?」

孩子啊妳爸都這麼高了,看起來也長得很正直,再去做狐狸醫生指導的那些運動,是目標要長到天花板去嗎?XD

 

 

 

今天的動作有:

 

坐球把身體拉開之後,球往後移開,物理治療師說今天來教一個新動作。

「接下來轉過來,先跪下來、趴在球上,腳往後伸頂到後面板子上沒關係。」
『好~』
「腳伸直。」
『好~』
「手抱著球。」
『啊啊啊啊啊我會怕高~』
「這樣有很高嗎?妳看得到地面耶。」
『我知道啊但是我還是會怕,我覺得我開始腳軟了!』
「不會啊我看妳滿穩的啊。看著地面不要往上看喔,上半身直的,頭抬起來,用腰的力量撐住。」
『額,我腳一直抖耶。』
「不會啦,我從後面看,很穩定啊。」

是用精神勝利法戰勝恐懼嗎?相信不會怕高就不會怕了,哇哈哈。

但是我還是一直抖,抖到一直偷偷從球上溜下來休息,噗。XD

(怕.jpg)

(不知道這個圖長怎樣又很有興趣,請 Google 看看XD)

 

通常我都可以忍住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直到當次治療完成,不過這次我覺得腰好痠、好想上廁所,中場我就溜去洗手間了。

回來後就是再做個背部拉筋,做完就下課了!這次做完整套運動,整個下半身好有感啊!好累!(到底有哪次不累XD)

 

前陣子收到陳老師傳給我上次大家一起出去大稻埕玩時,吳老師幫我們拍的照片,看到我抱鹿鹿的樣子,覺得好懷念啊。

大稻埕

雖然她已經長很大了,但之前想著作為職業婦女,我每天並沒有太多時間陪她,打算在她討抱的前提下,抱到我抱不動為止。可是開始治療後,狐狸醫師說,小孩現在已經太重了,建議我別再抱了,「對妳身體負擔太大了。」

於是在治療中程開始,我儘可能的避免站著抱小孩,那段「還抱得動就儘量抱吧」的時期,就像當初停餵母奶一樣,都在醫師們的建議下忽然中止了。

拍這張照片的這天,正是陳老師建議我好好處理我的身體,成為推動我走進物理治療所的最後一分動力,回想起來,這天正是預告了「之後會減少免費供應鹿鹿的撒嬌空間」的起點啊。

如果事前就知道會被建議不能抱小孩,我也許會再晚一兩年開始接受治療。小闕說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總是都會有開始,有斷離,有獲得。

相較之前覺得母奶驟然停餵帶來的諸多壓力──鹿鹿有輕微的異位性皮膚炎與鼻過敏,許多人會頻頻問我為什麼不餵了?為了過敏的孩子,再忍耐一下都不行嗎?當下覺得,我被治療切斷了我給孩子母愛的機會,殘念劇烈。

經過了四年多,這次當然也覺得遺憾,好像比起那些可以扛起更多的母親來說,是不是我不夠努力?但看到照片最想說的是,謝謝我們都這麼努力。小麋鹿不免會問我為什麼不能抱了,為什麼狐狸醫師這麼說,「我覺得馬麻長得很好啊」,但沒有太多抱怨。

 

再兩堂就結束啦!最後一堂課要拍課程之後的比較照片,我好久沒量體重感覺又變胖了(畫錯重點),到底這整個療程算不算效果滿意呢?期待又怕受傷害啊~(當然是受自己不夠認真的傷害,哈XD)

 

 

追蹤小草的 facebook,看更多生活資訊! ↘ 

 

    全站熱搜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