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樂!

今年生日一起吃了大遠百裡剛改裝完畢的金色三麥。本來覺得沒酒可喝還來金色三麥好像沒什麼意思,不過食物的選擇算多,再加上同桌有當日壽星就免費送一個大蛋糕,還是歡樂無比的生日啦!

喔耶鹿鹿寶貝生日快樂、馬麻我也生日快樂!乾杯!(結果杯裡都是白開水XD)

當天 16 把要送鹿鹿的禮物藏在鹿鹿房間的抽屜裡,鹿鹿隔天一直問我:「為什麼把拔要把禮物藏在我抽屜啊?為什麼不要直接拿給我?」XD

 

【太傷心了,什麼事都不想做】

生日後過了幾天,有天晚上睡前發現心愛的小飾品不見了,小麋鹿忽然放聲大哭起來,在她嗚噎不清的句子裡,我才知道她這一天已經弄丟了不只一樣東西啦,都是她心愛的寶物。

時間已經晚了,我邊安撫邊問她,「我們先來刷牙好嗎?」

小麋鹿搖搖頭,「我只想哭,我什麼都不想做。」

「那妳先哭一下喔,馬麻等妳。」我在她附近轉來轉去的收拾東西,中場走去上廁所刷牙,我忽然有點羨慕她。年少時我無論是失戀或是簽完家人的病危通知,隔天都還是忍住情緒去上班。能夠坦率地說出自己難過到什麼事都不想做真好啊。

小麋鹿比我想像中還要快速安靜下來,應該說,還是哭著的,但是可以一邊難過一邊刷牙,上床睡覺時再跟我說,馬麻,真的好難過喔,都不見了。

隔天早上我在收拾上班用的包包時,小麋鹿說要去找髮夾,忽然走回來房間門口,對我露出一抹神秘的笑意。

她手上拿著東西,我定睛一看,不就是昨天以為不見了、讓她難過得不得了的飾品嗎?

「我昨天還哭得那麼傷心。」她調侃自己。我心疼的摸摸她的頭,牽著她的手一起走出門去吃早餐。

 

【我們家有兩大十二小】

有天吃完晚餐回家路上,走著走著小麋鹿忽然對我說,馬麻,把拔是不是去接 baby 跟哥哥姊姊了,我說哪裡的哥哥姊姊,是堂哥堂姊嗎,她神秘的對我眨眨眼,「假裝的。」

「噢,現在除了假裝有 baby,還有假裝的哥哥姊姊喔。」我有點驚訝,她是希望家裡人口多興旺啊。

「對,有三個哥哥、三個姊姊,三個 baby。」

「噗,加上妳不就變十姊妹。」講完秒後悔,我好冷,梗好爛,我錯了。XD

後來我們邊走邊聊天。

「以前我還在公托的時候很麻煩喔。」
『不會啊,小 baby 是的確沒辦法自己照顧自己,但就只是需要大人幫忙處理事情而已。麻煩好像有點討厭,但是小 baby 還是很棒的。』
「可是會很愛哭,很愛吵。」
『很多人小時候都是這樣啊,慢慢長大就知道什麼時候該怎麼回應囉。就像我不會做的事要我馬上做到,我也是沒辦法啊!也是要練習一陣子的。小 baby 那時候就是在練習啊。』

話說我們的十姊妹還有很多設定:大姊下課會去打工,二哥要補習,把拔下班要去公托接小 baby,鹿鹿是老三,大哥和二姊會照顧家裡的兔子和貓咪。兔子會欺負貓,要隔開他們。(←最後這個設定是參考邦泥家的猛兔焦糖XD)

 

【名字】

有天早上跟鹿鹿去早餐店的路上聊到名字。

「馬麻,為什麼QQ姊姊的馬麻有時候都叫她陳小Q(←姊姊的本名)?」
『那是她正式的名字呀,就像我平常會叫妳小鹿,但是我跟老師討論的時候也都會講妳本名啊。』
「妳罵我的時候才會叫我陳鹿鹿。」
『鵝,有嗎,我不是只有罵妳的時候喊妳陳鹿鹿吧,有時候跟學校老師或是其他不知道妳叫小鹿的人講到妳,我也是會講妳全名啊,還有妳鬧我的時候也會叫我全名啊,也不是在罵我欸。』
「妳會說『陳、鹿、鹿』~」

拖長語尾的喊法學得還真像呢,咳咳。

想到幾件事:

  1. 光光老師說的,《不要和孩子說氣話~孩子會學的很像》,每次鹿姐學我們講話我都覺得好像~XD
  2. 名字的原始是充滿祝福的,寫在命名的紅紙上時,會說擁有這個名字的孩子會有怎樣幸福美滿的命格,希望以後可以多有愛一點的喊她全名,哈。 

 

【氟錠】

我們買了新的氟錠,小麋鹿說,貴的那罐有濃濃的味道。

「所以妳比較喜歡原本的?那個比較便宜耶,妳真好相處。」
『為什麼這樣會好相處?』
「因為妳幫把拔馬麻省錢,好好相處。XD」

只是氟錠要防止小孩隨便拿來吃的安全開關也太安全了,安全到差點連我都打不開,使用前請詳讀說明書,把扳片拔出來啊。XDrz

先把輔助開啟用的開關往外推@小哈氟氟錠

 

【馬麻加班的日子】

九月底,新系統上線,之前跟學妹吃飯提到九月底的晚上要加班,她主動說可以幫我陪鹿鹿。

等資料轉檔暨學妹下班的空檔,鹿鹿問我會到幾點,我說也許提早完成我們三個可以去吃東西喝飲料啊。後來事實證明我想太多了──六點半,學妹下班了,鹿鹿回學妹家,跟學妹一起玩,我回辦公室座位上和前輩一起處理問題。到後來過度樂觀的廠商讓我悲觀起來,越弄越晚,最後下班只能趕快帶小孩跳上計程車回家,完全忘記買個宵夜感謝學妹勞心費神幫我顧小孩。

話說等學妹的過程裡我不免暫時離開座位去看一下廠商進度,某一回合回到座位上,就看到鹿鹿畫顆愛心給我,叫我加油。

加班時鹿鹿說畫個愛心給我加油

 

【哲學工程師】

週日在家打掃,我要去拆電扇來洗,路過客廳,看到鹿鹿躺在長凳上看著天花板發呆。順口問她,「妳在幹嘛?想睡要不要去房間睡?」

「我在瞭解世界發生了什麼。」她很正經回我。

地方的媽媽覺得傻眼。XDrz

晚上更傻眼的來了──想說洗完澡吹頭髮的空檔放個卡通給小孩看,結果頭髮吹乾聽客廳沒聲音,從房間走出來看到 KKTV 的畫面不見了、瀏覽器停在新的分頁,內容是 KKTV 的 HTML 原始碼,超傻眼!

我才想瞭解這個世界怎麼了吧!!!妳為什麼在看 KKTV 的 HTML!!!

 

【公托好捧油】

十月初,小溜馬麻約我們參加小溜的運動會。下下停停的雨沒打消孩子們玩鬧的熱情,兩個公托時還是嬰兒的小少女都長大了,在雨最大的時候把我留在遮雨棚下,兩人黏在一起撐了我的傘在操場逛來逛去,回到棚下小溜跟同學分餅乾來吃,爽快剝了一半給鹿鹿,超大方大氣的啊。

活動結束後一起吃午餐,鹿鹿一直嚷著要去小溜家玩,面對這麼臨時的要求,小溜爸媽也很好心說要去可以啊但是妳們好好吃飯哦回去先睡午覺。

午餐時作為同行小溜爸爸跟我討論了彼此工作,討論到工作時忍不住好奇問小溜把拔在美商的任務是什麼。

「我以前是硬體工程師,現在是軟體工程師,做資安的。」
『(想到一堆稽核)哇,那很煩吧?』
「還好啦,我現在也不太需要寫 code,我是寫元件的。」
『寫元件為什麼不用寫 code?』
「是文件,不是元件,help 那種文件。」

覺得好酷!我一直以為 F1 按下去跳出來那些東西是大家邊開發邊寫,再找人整合的,想不到在外商是專人寫的,還有翻譯中心負責翻譯後再付由各國潤稿。(顯示為沒看過世面😆)

吃完午飯我陪小溜去洗手上廁所,看她獨立如廁忍不住很感動說「時間過好快哦妳看妳們從公托的小 baby 要人幫忙換布布,變成可以好多事都自己來欸」。說不定哪天我們可以輪流帶小孩去放風看電影什麼的了,大人們輪流休息,想到就覺得好期待。

回到小溜家,一開始午睡兩個小孩都不肯躺平,小溜把拔叫我們去旁邊休息、他來顧小孩,後來他來主臥跟我們說,「我幫她們搭了帳篷,好像已經睡了。」

看到實品我差點大笑,也太就地取材了,好妙。😂

小溜家的客廳露營XD

發展程度差不多的兩個人,說話讓人想蕊下去的台詞都好像,我哈哈大笑說謝謝小溜妳這麼可愛,讓我覺得鹿鹿沒那麼欠揍了。

只是小溜家實在太好玩,鹿鹿要回家時跟我在路邊躲著雨等公車時森氣氣對我亂唸,「我不要喜歡妳了,第一名不喜歡妳,第二名不喜歡阿哲教練。」

如果這時是晴天,如果阿哲路過我們,應該覺得他為什麼會捲進我們母女的恩怨吧,哈哈哈。

後來去歪頭廚房吃飯,進去溫順一半,吃完飯整個人又開朗起來,我真是不懂妳啊,如果說是餓了血糖低所以不開心,我們在小溜家一睡醒也吃了蘋果啊。

話說這晚晚餐在歪頭廚房看到人家的生日佈置,鹿鹿顯然很嚮往,一直盯著牆上貼著的字卡與汽球。

某草:「好喔我們有將近一年的時間可以存錢買佈置材料。😆」
老闆娘:「妳還可以幫她租蓬蓬裙洋裝。」
某草:「好喔我租一個裙擺從門口長到櫃台的!」
老闆娘:「我們店很小不要這樣~😂」

總之還不到六點就被興奮的小孩叫醒,晚上九點半能在幫布娃娃躲貓貓的遊戲後躺平,聊了很多天,討論了很多近期的煩惱與疑惑,遇到我景仰多時但不敢貿然相認的推友,還交流資訊業景況,覺得是超美好的一天。期待下次見啦。

──至於馬麻的公托好捧油,是另一個同學的爸爸提到快四十了有點老花的症頭,我說我太累的時候也會耶,他回我:「這位媽媽妳不是才 25 歲?」

公托的家長小孩通通都是好人啊!XD

 

【打電話】

最近的鹿鹿很著迷玩 LINE 的濾鏡,把拔晚一點回來就說想把拔了,但撥通後都在耍寶按濾鏡,「把拔你看這個好好笑!」

除了跟自家人玩,還企圖想要把觸角伸到其他人那邊,「我可以打給辰辰嗎?我可以打給小花姊姊嗎?我可以打給阿哲教練嗎?我可以打給安爪姊姊嗎?我可以打給羊羊姊姊嗎?我可以打給阿光阿伯嗎?」

不是啊妳打給他們結果都不說話一直玩濾鏡和小遊戲,人家會滿頭問號想說我們打來幹嘛吧?而且這串名單中竟然出現同事和主管,可以不要下班後LINE 公司的人嗎,我煮飯時最怕公司相關群組亮起來了啊。😂

 

【上班加班這回事】

九月與十月我和 16 輪流加了一些班,鹿鹿問我們為什麼要加班,我說加班可以選加班費或補休啊,馬麻存一點補休才有辦法陪妳過寒暑假沒課的日子,或是換加班費可以拿來付家裡各種費用,瓦斯水電都要錢,對了妳這個月還要扣保險費呢我都忘記了差點繳不出來。

解釋完後,隔天早上出門,走在路上鹿鹿忽然說「上班根本沒有賺錢啊」,我很納悶說我每月發薪日錢都有準時收到啊妳也有看到我去領錢怎麼這麼說,她回我「可是妳說上班是因為要放假,星期六星期天本來就會放假啊」。

每次重新仔細對鹿鹿解釋任何一個概念就覺得很有趣,我們是怎麼一年一年地堆疊各種知識與價值觀,以至於變成現在的我們呢?

 

【○○是怎樣的人】

某天睡前,我們母女哼了幾句《青春修煉手冊》,鹿鹿忽然說,「TF boys 是帥的人。」

忍不住好奇她怎麼定義人的,就著想到的幾個人名,問起她的想法。

「那阿哲教練呢?」
『阿哲也是帥的人。』
「那阿莊教練呢?」
『阿莊是好笑的人。』
「阿莊竟然是好笑的人,他明明酷酷的都不笑,妳該不會在說他睡過頭趕來上課那天看起來很好笑吧XD,那~果凍教練呢?」
『果凍是食物的人。』
「啊?」
『果凍是是吃的東西。』
「喔喔,是食物啊,那冬瓜教練呢?」
『冬瓜~也是吃的東西的人。』
「噢,那,媽媽呢?」
『媽媽是最愛的人。』
「哇,好開心,那爸爸呢?」
『爸爸是最愛的人。』
「真的。」
『爸爸是最搗蛋的人。』
「噗,有妳搗蛋嗎?XD」

 

【為什麼要吵架】

有一天晚餐過程我們為了要先吃飯、還是要先做想到的事,稍微激烈的辯論了一下。飯後小麋鹿平靜地玩著玩具,忽然問我。

『馬麻,為什麼我每天都要跟妳吵架?』
「對啊,我們為什麼每天都要吵架?是不是有什麼很想要講的事、對方都不聽,所以要這麼用力表達?還是妳希望我怎麼跟妳說?」
『我也不知道。』

好喔,那我們再想一想吧。

 

【覺得被愛】

十月中旬,得到媽媽友 Lily 請我的賦茶寄杯,超開心!雖然下午收工後一下坐錯車(很直覺下班就是要去學校接小孩但昨天是週六加班啊啊啊),一下忘了傘(兩天共打了三通電話給遺失物中心都找不到),但累到靈魂出竅的時刻看到被媽媽友 tag,瞬間覺得自己好被愛!(噴淚)

隔天吃午飯跟鹿鹿坐在吧檯區,歪頭廚房老闆娘從裡頭一下遞麵包、一下遞紅茶給我,餐都上齊了,忽然又送東西來,「這個給妳。」是給鹿鹿的,我瞄了一眼,啊啊又是老闆在廚房隨手畫圖給鹿鹿,這次是公主裝造型。(配件感謝舅媽贊助)

歪頭廚房老闆畫的公主鹿鹿

當天上午打掃家裡,鹿鹿用工具棒在黏土上挖了笑臉,拿彩色筆畫了愛心,什麼都是三人份;下午陪大小姐在四號公園玩了熱得要命的新設施,回來路上長髮控的她提議去剪短頭髮,「把拔說比較好吹乾」;晚餐買了菜快速做了飯,鹿鹿一邊大口吃炒空心菜一邊說「馬麻煮得好好吃喔,外面的也很好吃但是馬麻做的更好吃」。

剛好那幾天是我 PMS 非常消沉的時光,遇到這一連串好事決定好好振作。(握拳)

 

【流感疫苗】

十月十五日流感疫苗開打,十月十六號我們預約四價流感疫苗的診所就在粉絲頁上說可以過去施打了。十月十七號,特地請一小時補休帶麋鹿小姐去打四價流感疫苗。

前一天預告這個行程時得到大小姐強烈反應,邊哭邊說:「我記得去年我跟把拔去打,我很害怕。」

把拔下班後,鹿鹿的「想到什麼就分享什麼時間」也再次強調「把拔我明天要去打針我好害怕」,爸爸的反應是很淡定回「我也要去打欸」。

打疫苗當天下午,在學校要離開前,我跟老師說今天我們要打疫苗、明天麻煩幫忙留意一下活動力,走到門口的鹿鹿又回頭對老師說,「我不勇敢,我好怕喔。」

額,妳再說下去我要去便利商店彩印「怕.jpg」戴我頭上了,我比妳還怕妳失控到我無法處理好嗎。

我選擇走路去診所,鹿鹿問有多遠,我算算路程大約十五分鐘,說數到一千就到了。一起數著數,才數到三百多呢,就散步走到久違的診所。以前都是用背巾扛來,或是坐繞來繞去、班次又不多的公車來呢。熟悉的醫生一位去禾馨了、一位今天沒診,新的醫師還是親切好脾氣,快手快腳幫我們檢查完讓我們去注射室。

鹿:「我會怕打疫苗。」
護:「沒關係,會怕是正常的,妳們誰要先來?」
草:「我我我~她說她要先看我打預防針是什麼樣子的。」

自中學起完全不怕打針的我,在懷鹿鹿時的孕後期變得很怕痛,至今每次健檢抽血都忍不住小聲哎幾下,很怕鹿鹿看了反而更怕。不過今天的護理師相當快狠準,一秒消毒打針,一氣呵成!

換鹿鹿時她一直躲,我稍微幫忙抱著她,護理師說打大腿比較不痛。顯然是喔,兩針下去(包括被我遺忘的五歲四合一公費疫苗)鹿鹿沒哭得比較大聲,而且拿到糖果禮物哭聲就停了。

──只是隔天就發燒了。

和平常一樣五點起來打理,六點叫醒小孩,差別是今天溫度有點高。一耳 37.8,不死心再量另一邊,醫生說有時壓住的那側溫度比較高,結果 38.1,想了想算了,還是不要千里迢迢去碰運氣嘗試會不會被退貨好了。

『馬麻我好想睡。』
「好啊,反正最近都很早起,妳也辛苦了,我們來多睡一點吧。」

⋯⋯結果十分鐘後跟我說睡不著,這哪招。

搞半天被生理期與流感疫苗副作用連環重擊的我還比較像病人。不知道是不是看我在家裡飄來飄去的像抹遊魂一樣,鹿鹿很興奮的拿出裝零用錢的錢包,「今天我請妳吃早餐。」

中午想不到要吃什麼,兩人路過早上七點才開門、下午五點就打烊的路易莎,想到之前看游泳教練買來當午餐貌似不錯就跑進去買東西吃,但店員一直對我連環強調三遍「雖然妳點紅茶去冰,但正常紅茶都是有冰塊的,跟妳告知一下」令我草草問號,而且加糖的紅茶跟店員的氣場一樣不太甜,看來人世間一切的安排都是有它的道理的,這家跟我的確是相逢何必曾相識啊。😆

吃午餐時,往來銀行的信貸專員打來推貸款,鹿鹿在旁邊一直學我講話,「妳好」、「我是」、「不用了謝謝」、「真的不需要,謝謝」。

專員在推銷失敗後,「妳女兒很可愛,哈哈。」

「噢沒問題我會跟她說哈哈哈哈哈~」——我還以為專員她認真在推銷沒在管我們母女講什麼欸!😆

一整天走在路上鹿鹿不時很興奮地說「我今天發燒生病所以不用上學」,我總是累慘慘的回她「妳也太歡樂了,我覺得我比妳像病人」,接下來兩人就開始跳針「可是我生病」「可是妳比我有活力」,有夠煩的這對母女~

下午走著走著想到我有個東西得請前輩幫我申請上線,傳個 LINE 前輩就很靠譜的幫我搞定了,好感激。但傳完 LINE 後本來雄心壯志要步行去 40 分鐘遠的地方買東西的麋鹿小姐卻說「馬麻抱抱,我想睡覺」,是能量守恆定理嗎,我在一件事上頭省事就是要在另一件事補充勞動。

晚上配合患者要求,買了菜做了豐盛的晚餐,理由王陳小鹿對著媽媽覺得對身體好、但她本人不想吃的黃金奇異果說「我在長牙所以咬不動這個」,今天真是草草問號的一天,黃金奇異果很硬嗎?妳嬰兒時期沒長什麼牙都咬得動了欸。😆

結果在等把拔下班、馬麻去洗澡的空檔在客廳看 KKTV 上的逗逗迪迪,竟然因為怕卡通裡的反派,把家裡椅子排成兩排,躲在第二排椅子尋求掩護邊躲邊看。

久違的病假意外歡樂,我也為我到十月了還有假可以請感到慶幸。(去年根本家庭照顧假連發啊)

再隔一天早上順利去上學的路上,聽著店家的廣播終於知道小麋鹿平常「多滴多搭」的那個歌詞是什麼了──是小學生之間相當流行的洗腦神曲《達拉崩吧》啊!

 

【愛打扮】

看到同學說她女兒在制服日並沒有比較快出門,挑配件還是花了點時間。好有感。譬如某日,早上我一開始還慶幸前一晚書包就收好、衣裙都選好,早上一醒來小孩也馬上說想要哪個髮飾,結果臨出門前:「啊,我今天改穿另一雙鞋好了,我要回房間去選一雙可愛的襪子。」

也不是沒遇過愛漂亮的人,但我是到高中才遇到會拿我 CD 翻過來看亮面整理瀏海的同學啊!作為邋塌到趕上班常會忘記梳頭的宅媽,真的好難理解上班上課都要來不及了,還要打點到美麗為止才要出門的心情。

 

 

有時候我會想起來在娘家坐月子的日子。

因為我懷孕初期,孩子的外婆出了危及性命的大車禍,而再更早幾年,孩子的外公有肝病。加上長輩們本來就淺眠又容易睡眠中斷,所以在娘家坐月子的日子,我總是緊張地值著夜班,擔心月子還沒做完,長輩又有誰生病了,那就糟了。

我學著用大家說沒那麼好上手的媽媽餵背巾,把小孩抱在懷裡,走來走去,輕輕搖晃著懷裡還是嬰兒的小麋鹿,腦海裡還有嬰兒搖晃症候群的衛教字卡嘩啦啦地跑過,「醫生說不能太用力搖啊,乖乖喔,我們小小聲喔,不要吵醒阿公阿媽喔。」

現在大部分時候都可以安安穩穩的睡一整晚了。

最近的我反而容易睡眠中斷了,有時覺得這就是我開始老化了嗎?小時候有陣子同學很愛掛在嘴上開玩笑、用台語說的「你會老,我會大」,原來是這種感覺嗎。

一起睡飽一點,精神好,心情好,一起開心渡過每一天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草 的頭像
小草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