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橋的彩虹溜滑梯

一直在想還要不要寫。本來非常想寫的原因漸漸消退了,覺得鹿鹿自己就非常長記性,不需要我預寫未來情書。

另一方面,雖然小孩大了,自理能力變強了,但我的體力與精神明顯地消退了,加上越來越深刻的中年危機,每天都覺得好累。

都打開來記了一些了。能寫多少就是多少吧。

 

【記性】

2 月 22 日晚上,我看到客廳有本圖書館借來的書。

「我幫妳拿去還好了,快到期了。」
『還早啦,不要啦,3 月 10 日才到期耶。』

哇,妳媽連昨晚吃什麼都不記得,妳該不會連去年跟我吵過的架都記得吧。(抖)

 

【那個白色的花】

二月底,跟麋鹿小姐從頂溪捷運站步行去比漾廣場。路上鹿鹿忽然說到一種花,要我幫她想出名字來。

「有一種花,白色的,裡面有黃色的花蕊,名字有水的,那個叫什麼名字?」
『提示太少了我想不到啦,妳在哪裡看到的?我們一起去看的,還是哪個卡通或書裡有出現嗎?』
「(開始跳針)就是白色的、裡面有黃色的花蕊啊!」
『這樣連要上網查都有困難耶,妳要多給我一點關鍵字啦。XD』
「白色的,裡面黃色的花蕊,妳找看看。」
『我想想喔,百合花?水仙花?』
「還有什麼是白色的花?」
『杜鵑花?櫻花?梅花?』
「都不是。」
『它長在樹上,還是開在矮矮的地方?』
「它會開花。」
『噗!妳這個提示跟「我是一個人、我的名字是什麼」,不是一樣困難嗎~XD』
「它五月會開,陽明山上有,名字裡有水。」
『我們停下來查一下好了。』

這時候我們已經沿路爭論到仁愛公園,我還四處張望了一下週邊的林木尋找靈感。

我輸入的關鍵字是「陽明山 花 水」,切到 Google 圖片搜尋後出現一整排花,滑過了櫻花、繡球花,小麋鹿指著白色的杜鵑花:「就是這個!這個叫什麼名字?」

「這個叫杜鵑花——名字裡面沒有水啊!」我快昏倒。

「那它裡面有黃色的花蕊嗎?」鹿鹿問我。

「我也不知道耶,我看到的杜鵑花瓣都超多,花蕊都躲在裡面。」我說。

「那個花的花瓣很少。」鹿鹿又給我新的提示。

好險我們開始接近比漾廣場了,有了新的目的,這個話題就被關掉了。

剛剛心血來潮刷了一下別人臉書,翻啊翻啊看到人家牆上貼了海芋照片──

白色花瓣,黃色花蕊,陽明山,名字跟水有關係,花瓣很少。叮咚叮咚。

雖然很納悶陽明山的海芋有這麼晚開嗎,但上網查了以後發現,鹿姐永遠是對的。海芋的花季是 3~5 月。

本案結案。(歸檔)

 

【拍兩套造型】

鹿鹿躺在沙發上說要睡午覺但是又一直玩緞帶,我說那我拿相機來拍照喔,她竟然回我:「那我先化妝,好了妳再拍,我要換兩個造型喔。」

(到底在哪裡學到的???)

 

【特殊口味果汁】

三月初,有天路過火鍋店,鹿鹿忽然對我說:「馬麻妳看這家店有小黃瓜汁欸。」

我還特別倒退回去看。那個圖片是整個綠綠的冬瓜啊!看圖說故事的能力也太強了吧。XD

 

【解決問題的能力】

有天我看到家裡的小小 PETTI 指甲油罐子上被畫圖了,一開始我先看到中間那罐,本來還以為是小孩亂畫。

鹿鹿幫小小 petit 做的色卡,笑翻我XD

「妳怎麼畫到這邊來~XD」
『妳看這個。(拿出全部指甲油來)』
「──妳在畫指甲油色卡嗎!太酷了妳!」
『對啊,不然每次都要打開來看裡面是什麼顏色欸。』

後來想一想應該也可以在蓋子上面塗上一些指甲油來辨識啦,但還是覺得小孩自己想到幫指甲油做標記,實在是很有解決問題的能力啊。XD

貼紙甲

(出門會配衣服之外,有時還會用把拔買的指甲貼紙把整個手都妝點得漂漂亮亮,時尚度實在是超前媽媽二十個馬身啊)

 

【景仰】

四月底,跟鹿鹿去逛個生活用品賣場,採購結束後回家路上回答小孩的十萬個為什麼,鹿鹿忽然口吻變得好景仰。

『為什麼妳什麼都知道啊?』
「沒有啊,我們不是常常停下來『用手機查一下』嗎?」
『但是妳幾乎都知道。』

希望這種崇拜能撐到大小姐小學二年級。(再來就會發現自己的知識擴張能力遠勝開始癡呆的馬麻了,嗚嗚)

 

【叫救護車】

春暖花開四月底的週末,我把衣服擺進洗衣機裡,歲月靜好地整理打掃陽台,忽然瞄到有一個像蓮蓬頭的裝置在陽台門邊,本來想說咦這邊有消防灑水頭啊好妙,定睛一看,是個小小蜂窩!聯絡動保處,說最快要三天後才能來,但我們家的成員多半都很怕蟲,我怕他們看到蜜蜂後一慌之下會揮東西要趕人家走、反而被攻擊。想了又想,我就斗膽去摘除了。

摘除蜂窩以後,16 從紗窗觀察了好幾次,據他說法,造窩的成蜂多次回來繞行尋找自己的小蜂窩,「好像很生氣耶。」

後來 16 出門去買水果,我要去陽台晾衣服。走去之前想了又想,我開始交代鹿鹿。

「我好怕陽台蜜蜂會攻擊人,如果我沒進來,妳會幫我叫救護車對不對。」
『我跟他們說妳手機號碼是 09——』
「欸如果我都需要救護車了,到那時應該無法接電話啦。要跟他們說這邊地址⋯⋯」
『XX 路口。』
「不是說公車站牌的名字啦!要說完整地址啦不然他們不知道怎麼來!」
『我知道我知道,妳手機密碼給我,我練習打看看。」

不要試圖社交工程來釣魚妳媽媽的手機密碼好嗎!

 

【耳濡目染】

有天家裡來了一群小客人。我看著芊芊與她的妹妹霏霏。真不敢相信那個在我剛搬來台北時,還與我分食冰淇淋的三歲小女孩,現在已經大到可以照顧年紀小了她一截的一歲半妹妹了。

「妳們個性也不一樣欸。」
『對啊,我小時候很愛哭。』

後來我重複回想這個對話,下次見面我告訴芊芊,「妹妹的穩定,也許是因為妳在啊。」

妳變成一個好穩定的人了。她學著妳,自然變得很穩定。

我也把這件事用比較容易的說法講給鹿鹿聽。鹿鹿說,變成姊姊了,小朋友會學,不能鬧喔。

五、六、十歲的小女孩們畫的畫

(女孩們畫的畫,從五歲、六歲、十歲的女孩們的作品可以明顯感覺到不同的發展程度~然後我想了一下我的繪畫能力大概停在三歲XD)

 

【情書】

母親節前夕,下班去接鹿鹿,得到一個從學校裡興奮奔跑出來的小孩,遞給我她用便條紙畫的小書。封面上有手繪的馬麻,標題是一顆愛心、以及明顯由大人與小孩分別書寫的「媽媽」二字。

「妳在學校畫的嗎?老師寫給妳妳照著寫呀?」
『不是,是把拔寫的。妳看,這個是「愛馬麻」。馬麻,母親節快樂,我因為很想要做這個卡片給妳,所以我早上吃水果吃很快,剛剛下課收好書包以後也馬上跟老師說完再見就馬上要拿給妳。』

連珠砲一樣滔滔不絕的對白。真是澎湃的心意。 ❤

 

【專長】

有天我們放學在公車上聊天。

「我今天跟○○玩,他最會當小隊長了,※※就不會當小隊長。」
『是喔,還有最會當小隊長這種專長啊,那妳覺得我最會什麼?』
「妳最會抱抱了,還最會喜歡。」
『哈哈,好像有點道理喔,我喜歡跟妳抱抱,也最喜歡妳。那我最不會什麼?』
「妳最不會畫畫。──不過妳畫的人很可愛啦。」

被發現了。讓我們複習一下我畫的鱷魚刷牙。就真的不會畫畫啊。XD

我畫的鱷魚刷牙XD

 

【提示】

中班開始,學校的作業有運筆練習、有兒歌唱跳,我們如果外食的話,鹿鹿會在上菜之前把作業拿出來,跟我借枝筆寫作業。

這天的作業是介紹魚的鰓啊鰭啊那些。小麋鹿拿起鉛筆圈起課本上的各處。

「這是胸鰭。」
『沒錯!』
「這邊是鰓。」
『叮咚叮咚~』
「這邊是──(卡詞中)」
『這邊是魚的肚子,在胸口的鰭是胸鰭,在──』(我本來要說「在腹部的鰭是腹鰭」)
肚鰭!」
『哈哈,是腹鰭,肚子又叫腹部,所以是腹鰭。「肚臍」是哺乳類的臍帶掉下來以後那個凹洞。』
「這是尾鰭,這是背鰭,還有──(又卡詞)」
『這邊是魚的屁股,所以──』
「是屁鰭!」
『欸,屁股有一個優雅一點的說法,叫做臀部,所以是──』
「臀鰭!」

後來晚上再問一次就非常快速的記取教訓沒再出現肚臍了,學習力很好哇。(摸頭)

 

【追星】

五月底,小學同學說我應該會喜歡《她的私生活》。抱著想知道「為什麼老同學會認為我喜歡」的好奇心看了第一集,覺得是我老了嗎,劇情的流動走得有點慢。但在主角美術館的工作內容,讓我想到以前和博物館合作,半夜經過展場與巨型化石,內心總是播放無數遍《博物館驚魂夜》預告片。

正當我呆呆的看著電腦螢幕時,坐我旁邊在畫畫的麋鹿小姐問我這部劇是在幹嘛的,那個姊姊又在幹嘛。

「她是偶像明星的粉絲。」
『什麼是粉絲?』
「就是非常喜歡偶像明星、很支持他們的人。妳看她家到處都有她的偶像的照片。」
『那妳是我的粉絲嗎?』
「嗯⋯⋯妳看我們家都是妳的照片啊。」

小鹿說是戴耳機的小女生

(五月底的某晚,趁我煮飯時剪了圖畫紙,用紙杯做了「戴耳機的小女生」)

 

【創業】

五月底的某個晚上,外食後跟麋鹿小姐走路回家,穿過四號公園時,她忽然對我說到績效獎金。

「馬麻最近領獎金。」
『咦,對呀,妳記得欸。』
「這樣妳就可以買東西了。」
『也是要存一些起來啊,都花光好沒安全感。』
「上班族能賺錢就是靠獎金。」
『哇,妳連這都知道,是什麼靈感讓妳想到這個?』
「自己開店能賺比較多錢,對嗎?」
『願意投入的話是沒有錯。啊,妳會想到這個,是因為前幾天妳們去把拔朋友的店吃炸雞對吧?』
「對呀。馬麻妳要不要開店,我可以幫妳負責點餐、端菜給客人。」

萬年社畜馬麻都不知道怎麼關掉這個話題的。而且昨天又被問一次我考慮得如何,是在揪我合夥嗎?我最怕跟家人一起工作了。

樂七堂韓式炸雞

(激發鹿鹿創業靈感的樂七堂韓式炸雞~)

 

妳總是清楚記得我對妳說的事。

我們在板橋散步,在路上看到了木棉花,我告訴妳我唸大學時,日日通勤的省道上種了一段木棉樹。花季裡木棉花從枝枒落下,像精準殺球的羽毛球,咚的一聲打中我安全帽,悶悶地痛一下。

幾天後我被同事叫回公司處理一點小事情,下班後我帶著妳在古亭覓食,妳遠遠指著樹上地上的花朵,「馬麻,我們要小心,打到很痛。」

我這才注意到,羅斯福路上除了南昌路口的一小片杜鵑,也有木棉花開了。

有一天我走在路上失神跌倒了,摔得雙膝劇痛,妳非常關心的要我慢慢走,反覆問我會不會痛,我忍不住覺得自己沒用。

「跟別人的媽媽可以每天送小朋友上學、每天都做好吃的飯比起來,我不是一個很好的媽媽,工作很忙,又有好多想做的事,常常叫妳等我,可是妳是個好棒的小孩喔,對我們這麼好。」
『妳是很棒的馬麻啊,妳會幫我倒水,做東西給我,照顧我。回去洗完澡幫妳擦藥好嗎。』

三月初我動了小手術,術前跟資深的保險業務確認保險給付範圍,講到手術這件事。

「那小孩怎麼辦?」
『爸爸在家啊。』
「他可以喔?」
『他可以啊,而且小朋友五歲了。』
「小孩不會吵喔?」
『不會啦,想我的話視訊就好。』

想到以前長輩們住院,如果是媽媽住院,大家就會問「那爸爸一個人顧小孩沒問題嗎」、「那誰要來幫忙」,但如果是爸爸住院,大家就會說「噢那媽媽妳辛苦一點」。

咦只有我覺得哪裡怪怪的嗎。XD

但必須說事後覺得非常慶幸,妳擔心我,但妳還是很穩定地渡過了我手術與恢復的那段期間。

 

一起平安健康的過每一天。我簡單卻奢侈的願望。

    文章標籤

    小麋鹿的成長日記

    全站熱搜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