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 Sunset

終於看到診所的叫號鈴往下跳了一號。妳算了算時間。已經過了十五分鐘,才跳了一號。而手上的號碼牌,距離目前的號碼,還有六個人。

距離第一次發現自己的身體疼痛,已經是半個月以前了。妳不是沒想過要立即就醫,可是第一次來看醫生,是趁著接小孩放學前的空檔,天氣晴朗的日子,診所裡人山人海,妳光是看到櫃台前排隊等掛號的人龍,就打了退堂鼓;第二次再來診所,得到了間隔十幾人的看診號,等啊等的,等到了該回家準備幫小孩洗澡哄睡的時間了。

試著打聽過附近的診所,有沒有比較容易快速就診的技巧。但是,在家裡觀看網路線上看診號碼接近自己原號碼了,到現場還是等了半小時未能看到醫生,要不就是到場已過號,得重新等個三到五人。朋友說,這區域人口較多,等待是免不了的,醫護人員也是很辛苦的呢。

妳咬咬牙,走進藥局,買了藥膏藥布與護具。不過就是手痛腰痛而已,以前唸書時擦擦藥就能自行復原。先撐著過這幾天吧,要是持續發炎疼痛,總會有空檔可以處理的。

 

 

然而妳一時忽略了,現在的妳已經和以前的妳不一樣了。妳身邊多了需要妳緊密照顧的家人,能夠休息復原的空檔比以前少了許多。甚至被壓縮到幾乎沒有。

一晃眼就半個月過去了。不適感讓妳忍不住以各種奇怪的姿態去完成日常任務,錯誤姿勢的肌肉代償引來更多的疼痛反撲。妳忍不住舉起白旗,請先生務必撥出時間協助妳,讓妳能夠就醫。

只是妳在診間等候漫長的看診時間裡,先生傳了訊息來,說要加班。原本答應要幫忙接孩子放學,現在只能請妳自己處理了。

這不是轉嫁成妳加班嗎?而妳原本已經安排好要看病,如此重要的任務,卻被一則寥寥數字的訊息逕行取消。妳對自己苦笑。

「不好意思,中間的號碼都有人嗎?」妳懷抱著一線希望請教櫃台護理師。

「今天都有人,也都報到了。」護理師從忙碌中抬頭快速扼要的回應。

妳想要問還要多久。但剛剛妳坐在旁邊時,已經聽到前面不耐久候的爺爺抱怨過了。護理師無奈地回應過他,她也無法預測今天醫師會遇到怎樣的患者,只能安撫患者,請他們耐心等候。

妳又等了三分鐘。看著時針跨越錶面,最後決定再次放棄。

這已經是妳離醫生最接近的一次了。妳也不是沒想過,匆匆地扒完晚餐後趕快出門就醫。但孩子在飯桌上玩著飯,剛下班一臉倦容的先生不耐地說,好啊妳去啊,但孩子不吃等下就是馬上收走食物。妳想到上次醫生提醒妳,孩子已經落後生長曲線了,要留意用餐狀況。妳嘆了口氣,選擇待在家裡。

於是妳就這麼拖著。

妳不只拖著這麼一件事。為了在先生下班後未知的到家時間,妳心想他應該快到家了吧,等下他回家再去洗手間好了吧,要不一走開孩子就哭著嚷著要大人陪伴,妳於心不忍。憋著憋著,拖到尿道炎了。

身體狀況越來越多,妳想著要去就診的項目增加了,先生也許還會加碼抱怨妳造成的醫療費用,拖到妳更厭世了,一下一下的抓著自己的頭髮,一回神看,地上都是落髮。

聽著妳的事,我忽然想起吳克群的《越愛越難過》:「別拖,求你別軟弱,求你說出口⋯⋯」

就說出口如何?妳是需要幫手的。我說。

但妳搖搖頭。妳已經求助過,但妳不知該怎麼回應對方的回絕,持續堅持地索取自己必要的資源。

於是,實際上,妳的需求應該是周杰倫的《開不了口》,「就是開不了口讓他知道,就是那麼簡單幾句我辦不到。」

 

--

故事的原型是我在網路上看到有人發文詢問,說朋友懷孕中,因為工作偏向客服性質,夾在客人與上司之間壓力很大,而持續有憂鬱症狀,到發文時已有數日厭食傾向。

雖然不容易,但請允許自己照顧自己,按下暫停,就浪擲一把光陰去就醫吧。

人生還好長,先安頓好自己,比什麼都重要。

 

 

追蹤小草的 facebook,看更多生活資訊! ↘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