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 請輸入檢索詞》,車賢在逆轉後的慶功宴之後在公司繼續和裴朵美對飲,問裴朵美:「妳覺得幸福嗎?」

(警語:以下有劇透,若在意觀賞樂趣,請審慎進入)

 

 

【第 15 集:曾經太年輕】

 

⛈ 以下有劇透,雷出沒注意 ⛈
⛈ 以下有劇透,雷出沒注意 ⛈
⛈ 以下有劇透,雷出沒注意 ⛈

 

親愛的豆腐:

如果有時光機,妳會想去哪裡?我和裴朵美一樣,完全不想回到從前。我同意成長過程那些苦辣鹹甜帶給我的價值,我懷念,但不想再經歷一遍。

我向來覺得電視劇花時間在剪輯主角回放過往互動,是刻意充數拖檯錢的安排。但在這一集裡,塔美回顧她與每一個人相遇的重點時刻,或是她與朴模建在曾經共同出沒的場景裡各自生活的段落,畫面切割的方式、晝夜相銜的佈置,都讓我感動。

愛過的人,一起走過的路,不會那麼容易在記憶裡抹去吧。

《WWW: 請輸入檢索詞》,導演用巧妙的手法去對比裴朵美與朴模建分手後的人生,仔細看這張圖他們是各自和自己的同事在一起喔!

朴模建的母親因車禍在巴黎過世,我想到在旅遊途中長眠的長輩,事發後第一時間家人們接獲電話通知,安排帶他回來的相關事宜,幾天後報紙的地方版一個小小的版面出現他名字。

依憑著當時的經驗,於是我大概能想像:對吳鎮宇而言,尹姓婦女在巴黎遭遇死亡車禍,不過是喝早餐咖啡時一眼瞥過的一小段電視新聞;但對朴模建而言,母親尹教授逝世的訃聞,即使在網頁版面上只是佔了幾個 pixel 的小小一行字,仍然宛如迎頭雷擊,重重劈開他的世界。

「如果永遠當個被拋棄的人,就不會像現在這麼痛苦吧。」

我忽然理解了上一集的分離,為什麼裴朵美把開口的機會留給朴模建。也許這樣他會好過一些。正因為瞭解他曾經被拋下的難受,即使有一天要淡出他的生命,裴朵美選擇把主控權給他,不讓他再次感到被拋棄。

只是,相對於前面鋪陳了那麼多集朴模建多麼坦然地說著「我們不要想還沒發生的未來,就看現在的我們」,這一集真是殘酷而巨大的反差。

那時會說出那麼黑白分明、情感單純的話,只是因為太年輕了,經歷還不夠吧。

就像裴朵美在青瓦臺的 IT 企業家聯誼活動散場後,質疑宋佳京怎麼能對政府要求任意調閱使用者個人資料的無理要求感興趣。但在生意場合上,哪有那麼多涇渭分明的相處呢?只要有權力流動,就可能會有合作機會。

唯一能讓這態勢倒轉的,是宋佳京與車賢相處時,兩人總會回到學生時代的單純自然。不苟言笑的宋佳京會孩子氣地掩嘴而笑,大剌剌的車賢還是害羞青澀得像第一次見到宋佳京那時模樣。

妳我碰頭時,旁人眼中的我們,也是這樣嗎?在團體聚會時,我們還像第一次在高雄火車站前的麥當勞時那樣嗎?明明各自都不是太自來熟的個性,卻會為了想要整個場面大家都能舒服好過一點,所以一搭一唱地演起雙簧。

寫到這邊,我又忽然能理解,車賢為什麼希望能回到十幾歲時,柔道場上單純的輸贏。那時的決策不會有這麼多權謀,所有卯足勁把對方往死裡打的動作在哨音響起就停止。不會有無止無盡的傷害。真是最好的時光了。

說到學姊學妹這點。一直以來走在學妹與後進前面,閃閃發光的宋佳京,即使輸了,在設定回擊策略時決定還是要維持品牌特色,不貿然跟進對手風格。和她本人好像。優雅冷靜,不跟風。面對握有比她還大的權力的人,宋佳京維持一貫的淡定,不亢不卑,「我是生意人,我也是 Unicon 的代表,即使是腐爛的權力,只要那權力能夠保護 Unicon 的話,我就會選擇它。」

面對前夫的母親,面對以權力相逼的政府,宋佳京都抱持一樣的態度:我是生意人,帶著等值的條件,來談判吧。

《WWW: 請輸入檢索詞》,宋佳京在 Barro 逆轉後的會議上說:「如果 Barro 是愛開玩笑,有趣的朋友,Unicon 就是感覺不會陪我玩、卻讓人想接近的朋友,保守,高級,優雅又洗鍊。必須讓使用者對使用 Unicon 這件事,感到自豪。」

我在想啊,對我而言,一直以來的妳是什麼樣子呢?我想就是個語錄扭蛋機吧。好幾年前,在我說到當時身邊的人們不能理解我決定轉彎的職涯規劃,妳淡淡地說「大象都會換地方吃草了,更何況是人」;最近我在低潮時喪氣說出有時總會覺得努力也沒什麼用,我前輩先前還曾經安慰了我「有時和妳的能力沒關係,不是事事都能圓滿的」,妳秒回「走心的人不好在社會走跳」。

我看再來投個六十元好了,這次的扭蛋會是什麼呢。(掏零錢)

 

小草


 

【交換日記之外的劇情觀察筆記】

 

這一集因為薛志赫要去當兵了,非常把握時間的和車賢一起約會,車賢卻看著海帶湯悲從中來的大哭,還抱怨「國防部真的煩死了」,這應該是每個站崗過的女孩共同的心聲吧。XD

《WWW: 請輸入檢索詞》,車賢對著要去當兵的薛志赫大哭:「國防部真的煩死了!」

性情中人的車賢真的很可愛,哭完以後回公司被裴朵美發現,不想被裴朵美死盯著看、覺得不自在的車賢,要裴朵美離遠一點,裴朵美還回嗆:「妳覺得我會聽話嗎?」──這兩個人才是高中社團學姊妹吧這互動!XD

《WWW: 請輸入檢索詞》,裴朵美看到剛哭過的車賢,拼命盯著看,被車賢警告離遠一點,裴朵美還回嗆:「妳覺得我會聽話嗎?」

什麼事都看得很剔透的布萊恩,看穿裴朵美把分手的悲憤全都發洩在工作上,過度賣力的在處理工作,忍不住點破她:「怎麼了,妳想用工作來逃避現況嗎?」

《WWW: 請輸入檢索詞》,布萊恩:「怎麼了,妳想用工作來逃避現況嗎?」

政府想把手伸進入口網站,企圖要求隨時可監管入口網站的使用者資料,意識到這一點的裴朵美,想都不想就立刻回嘴:「你在說什麼不像樣的話?」

《WWW: 請輸入檢索詞》,裴朵美聽到政委要求入口網站交付隨時調閱使用者資料的權限,想都不想就頂回去:「你在說什麼不像樣的話?」

相對的宋佳京就拿出生意人的態度,冷冷地說,拿出等值的條件來交換吧,否則都已經是 2019 年了,怎麼可能還用那種老派的手法讓政府去干預輿論。

《WWW: 請輸入檢索詞》,宋佳京:「有哪個人會接受這種瘋狂的提案呢?」

 

這一集裡我最喜歡的是幾幕跟錢有關的情境,例如為了躲避離婚消息外流而追上來的記者,宋佳京來到車賢家,盛讚車賢賺了很多錢,車賢很害羞的說:「除了廁所之外都是銀行的!」

《WWW: 請輸入檢索詞》,車賢:「除了廁所之外都是銀行的!」

裴朵美為了失戀而傷心,半夜三點去找曹雅羅訴苦,講著講著說到:「真正可怕的不是離別,卡費和貸款利息才可怕。」

《WWW: 請輸入檢索詞》,裴朵美:「卡費和貸款利息才可怕。」

這就是我為什麼心情再不好都有來上班啊!活著的現實感!

 

我也非常喜歡導演「不說破」的表演手法。裴朵美陪朴模建到殯儀館對朴模建的母親上香後,哭累的朴模建在裴朵美的車上睡著了,醒來後發現裴朵美在車外背對著車子偷偷抹眼淚。朴模建本來想衝下車去安慰裴朵美,卻又把手收了回來。

下一幕是暗示著裴朵美與朴模建的兩雙腳各自來到了自己的桌前,坐下,螢幕出現慢慢輸入的關鍵字:「與分手戀人重逢的方法」。

《WWW: 請輸入檢索詞》,暗示著裴朵美與朴模建的兩雙腳來到了桌前,坐下,螢幕出現慢慢輸入的關鍵字:「與分手戀人重逢的方法」

第一次看的時候被勾在這邊,想了好久:他們兩個到底是怎麼看待彼此的?想安慰,又不直接說出口;想復合,卻在搜尋引擎查方法。朴模建之前追裴朵美的時候,不是都表現得單刀直入嗎?為什麼現在這麼縮?

覺得細細咀嚼,可以腦補很多內心戲啊!

 

🌿小草與👩‍🎤豆腐的《WWW: 請輸入檢索詞》全心得:

 

追蹤小草的 facebook,看更多生活資訊! ↘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