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想見你》第一集,王詮勝為黃雨萱慶生

【第一集 / 來到聽懂伍佰的年紀】

親愛的 Y,

在日劇系的 V 推薦了《想見你》,說是防疫期間的療癒之作,我看了劇情簡介,還沒有從忙碌中追劇的動力。

當不怎麼追劇的妳也說這劇多麼療癒,我終於好奇:到底是有多強烈的魔力,能讓妳們推薦到這地步?

對我而言,台劇常常是兩倍快轉、靜音播放也不影響觀劇品質的。《想見你》的步調對我而言也還不夠緊湊,但我很快地發現了無法快轉靜音的元素:貫串劇情主軸的,伍佰的《Last Dance》。

有很多音樂是高中時的我聽不懂的。譬如李宗盛,以前覺得他就是個發聲很用力的阿伯,以前聽《最近比較煩》我總覺得黃品冠乾淨的嗓音我才聽得下去,但近幾年覺得那砂紙一樣粗礪的聲音,反而好有孫叔叔說故事那樣老派的溫柔。

高中時我非常喜歡水瓶鯨魚,但完全不能共感伍佰對她而言的魅力。她說她會為了推伍佰的歌而幫記者撐傘,我那時在我哥和我鄰座的同學的夾擊之下背熟了《夏夜晚風》、《浪人情歌》,還是聽不懂這位戴著墨鏡酷酷的大哥的作品。

劇情來到男女主角一起聽了 live house 裡的伍佰現場演出,音樂一下,我忽然被伍氏情歌拉進時光機裡。後面的校園劇情我很快能有共鳴。

可惜我對職場劇總是很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很快又抽離——在客戶面前展示公司粉絲專頁,商品資訊都是錯的,怎麼會是輕描淡寫地說到後台改改貼文就好呢?工程師設計的搜尋 APP,介面根本是《戀與製作人》的遊戲畫面吧?

但太想聽妳有感的片段在哪裡了。且讓我繼續用午休與洗碗摺衣服的時光,實驗看看我們的青春有沒有近似的流光。

 

 

台劇《想見你》,第二集,李子維為莫俊傑製造與陳韻如獨處的機會

【第二集 / 在校園裡發生的那些故事】

親愛的 Y,

網路小說《小雛菊》設定的背景,是我熟識的高雄校園。所以看到校園劇,我總會想起我唸過的學校們。那些小小的空間,到底能發生多少故事。

對我而言,截至目前的劇情走得太慢了,所以我把心力都花在觀察劇情哪裡可以吐槽,譬如拿生日蛋糕出來那段,大家聊那麼久,蠟燭早該燒光了。

多餘的心力還拿來想一些盤古開天時候的事。比方說,有個男孩說他記憶裡有個馬尾飛揚的女孩,我們反覆核對了彼此校園生活的歷史片段,答案指向總是笑靨甜甜喊我學姊的女孩。清澈純粹的暗戀,除了我們各自的想像裡能有對白,現實生活卻超沒戲的。

就像是女主角追尋答案,卻沒有她想要的結果。宛如在電池即將耗盡的收音機裡播放的《Last Dance》斷開了時空,穿越到另一個世界裡。那裡會有她要的答案嗎?那些答案能滿足她的執念嗎?

女主角把每一條線索指向的事物都攤開檢視,但裡面沒有她要的答案。於是她又繼續找下一道線索。

現實生活裡,如果我站在校園的川堂正中央,男孩在我左邊入鏡,女孩從我右邊走來,兩人會對話嗎?那些對話會是他們各自期待的嗎?如果不是,我們要重演幾次命運的相逢,才能擁有理想的人生?

如果我們的時空能回到過去,我們懸念的事,真的能改變什麼嗎?

這一集裡我最喜歡的是校園場景。然而,雖然喜歡這畫面,但我一點也不想回到那些白衣藍裙的日子。認識許多有趣的人很開心,但是寫不完的考卷、做不完的自修,真是一點也不想倒帶重演的青春噩夢啊。

 

 

台劇《想見你》,第三集,來到陳韻如身體的黃雨萱不自覺地連結李子維與王詮勝

【第三集 / 事宜過三】

親愛的 Y,

前兩集的步調實在太慢了,我的高中同學提醒我,撐過第三集會好一點。

同為幼兒的母親,我一瞬間覺得她好像在形容彼時我們懷孕喔。撐過前三個月,那些孕吐啊暈眩啊,就會緩解多了。

果然如她說的,到了第三集,在開場來到第 12 分鐘,前面那些緩慢瑣碎的鋪陳都有了理由。所有前面花了很多時間經營的橋段,在這幾分鐘裡快剪跳接,就能讓人理解黃雨萱進入陳韻如的世界的時空錯亂。

瞬間可以理解為什麼編導會安排女主角在業務反映商品資訊有誤時,毫不猶豫的說「沒問題我再叫人去後台改一下就好」。編劇大概想要塑造一個個性明快,什麼事都想要立即有結果的人吧。這樣就能突顯她在後續情節裡與原始時空的那人的差異。陰鬱的,明快的。明確的不同。

我發現這部劇讓我投入的是回到過去的情節,讓我煩躁的則是現在的時空。怎麼會有人那樣處理工作上的狀況?但若是高中生說出任何脫序的對白,好像都可以原諒:他們太年輕了,就算說了什麼不合邏輯的話、做了什麼愚蠢的選擇,都是成長裡可能出現的情節。

我又在 1996 年首發的《Last Dance》的旋律裡想起,幾年前大紅的《我可能不會愛你》,選了范曉萱1998 年的作品《氧氣》,作為該劇的核心音樂。

回想起來 1990 年代,真是華文音樂的美好年代,有從裝可愛小魔女跳躍至非主流音樂創作者的范曉萱,有張學友,有五月天,有蔡依林,有張惠妹。

《想見你》的劇情設定的 1998 年,隔年就是 921 大地震那一年。在這二十多年之間,還有 2013 年的 SARS,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狀況題。

近日的疫病讓我想到那段時間,我們是怎麼從驟然產生變動的世界銜接到現在的?今天我接到了好多不同單位正在規劃異地辦公的訊息。充滿不確定的此刻,看不到未來的形貌,感到惶恐不安。

在迷離而讓我不時出戲的劇情裡,我仍喜歡校園裡光線明亮淡黃的調光,也喜歡如詩的分集劇名。原本以為劇名出自詩人蕭詒徽之手,後來才知道是 Instagramer 不朽寫的短句。

在劇中辦了告別式卻仍無法與舊日告別的橋段裡,搭配這一集的劇名是「失去了你的時間裡面,我的世界從未往前」。痛苦會把人留置原地,捲進漩渦,墜至情緒谷底。我因為對現實劇情卻脫離現實的不耐,而上網查了編劇對此劇的想法,編劇說他們想處理的是青少年議題:性別的,情緒的,自我認同的。

在這一集中段,我把快轉降回原速,在穿梭時空的《Last Dance》裡,試著想聽到劇情時間軸裡,時間流動的滴答聲。

 

 

追蹤小草的 facebook,看更多生活資訊! ↘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