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畫畫,開心得咧,每個人都比ya

親愛的麋鹿小姐,今年的妳升級成小學生了。因為馬麻依然被調動在外,每天光是通勤與接送就讓我覺得疲憊,更不要說是加入了妳的學習新挑戰了。

之前我上了好多課、看了好多書,大部分現代化的學習概念大致是:幼兒的主要活動就是玩耍,各種型態的玩耍可以促進孩子的肌肉、邏輯等等能力的培養。

到了學齡階段,要面對的學習應該是什麼樣態?我不想當橡皮擦媽媽,想要妳慢慢的練習掌握字體結構,清楚感受到自己的進化。

 

【照顧】

晚上走在路上,妳忽然黏在我身邊。

「謝謝馬麻照顧我。」
『我?我今天沒有特別照顧到妳啊,今天早上請假帶妳去看牙醫的是把拔。』
「去年跟前年妳都有請假來接我,我記得妳有一次中午一點就來帶我去看醫生。」

喔對啊。這麼說我想起來了。那時請到連家庭照顧假都請光光,在請家顧假的過程,還要為了生出請假需要的證明文件,不斷對私幼從導師到主任一關關地解釋什麼是家庭照顧假,承受她們「我們辦學這麼多年第一次聽到這個馬麻妳不要刁難我們」,翻法條、提供範例,忍耐我最不喜歡的重複說明,花那麼多力氣,只為了蓋一枚章,企圖維持好寶寶社畜認證。

這讓我特別感激公托公幼的行政,總是爽快俐落地接收需求、瞭解格式後,就馬上把我要的停課證明、立案文件等等資訊提供給我。

常有人說,妳要訓練家人幫忙啊不要都自己做。我每次上班遇到工作上的挫折都會想,在我的工作環境都已經有這麼多菁英,都還是需要時時調整彼此的節奏與體諒,都還需要為人力資源花超大力氣育留選訓。對於幼兒家庭,為什麼那麼輕鬆一句「妳就這樣那樣不就好了」看待呢?

自我照顧,知易行難。

 

【模仿】

一起搭公車,等車的時候聽到有一隻烏鴉還是九官之類的鳥大叫,接下來妳就發明了「可以點播聲音」的遊戲,一路玩到目的地。

一開始提供六種動物與小 baby 的聲音,後來變成可以任我自由點播。

「是喔,那⋯⋯牛的聲音?」
『哞~哞~』
「那舅舅的聲音?」
『妳喜歡這個對不對?』
「哇,真的耶,每次點菜或是買玩具他都會問妳這句,那舅媽的聲音?」
『來,這個給妳,組在這邊。』
「對對對好像喔!上次妳們在組樂高!那把拔的聲音?」
『快點去收一收,都幾點了!』
「噗,竟然第一個想到這句,那馬麻的聲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啊為什麼妳可以學得這麼像~」

 

【互相照顧】

下班太累、在公車上放空放得太空,到了離家最近的一站,公車門開的那一刻,被妳喊我,要我趕快下車:「馬麻,要下車了,今天坐的是 XX 路線公車,下一站會開到離我們家很遠的地方!(往前大喊)司機先生不好意思等我們一下!」

下車瞬間的感想:

  1. 不用再花十幾二十分鐘折回來,感恩鹿姐讚嘆鹿姐。
  2. 小孩長大了好方便,馬麻的大腦開始犯蠢時有人幫忙代理。

 

【慢活】

有一天我們一起去舅舅家吃飯,我們走啊走的,我發現妳腳步慢了下來。

「妳怎麼了嗎?覺得妳好像走得有點慢。」
『我喜歡這樣慢慢的走,享受這個時間。』

看看手錶,對啊,我們提早出發了,其實有散步移動的空間。我放慢腳步跟妳一起聊天走進捷運站。

這是我覺得特別美妙的時刻。我喜歡提早抵達,妳喜歡悠哉放鬆。妳會看到跟我不同的視角,有著和我不同的習慣。

 

【聖誕老人】

拖到現在才寫的七歲記錄,剛好跨過了 2019 與 2020 的聖誕節。當中有各種相信又不相信「世上有聖誕老公公」。

2019 年,幼兒園大班班班上的同學爸爸扮演聖誕老人,妳說,「我覺得很可疑,發禮物的時候妳有看到阿傑把拔嗎?」

把拔在送妳上學後衝回家把禮物佈置好,看到的瞬間很開心,但冷靜下來就說,「我覺得把拔就是聖誕老公公,因為我看過他在手機上看我拿到的聖誕禮物」、「把拔,你是不是送我上學後又回來放禮物?」

2020 年,把拔送妳去上小學,當天比較晚出門的我負責放禮物。妳放學時就跟我說,世上應該沒有聖誕老公公,聖誕老公公都是大人扮的。不過班上有聖誕老婆婆來,還會一直講 HOHOHO。

每年我都嚷嚷著「我這麼乖為什麼我沒有聖誕禮物」。2019 年那時的聖誕節,我幾乎每日光顧的早餐店,店員妹妹來上菜時看到我帶妳一起去吃早餐,「這是妳女兒?我看妳這麼年輕以為妳還沒結婚。」——HOHOHO,我得到聖誕禮物了。(虛榮)

 

【未雨綢繆】

2020 年初,因為我身上卡著太多事,左支右絀,妳自己主動提議,可以幫妳報名幼兒園的課後延托班,再追加一個小時的彈性時間給我。「最後一個走沒關係啊,還有別人也有報名,而且我看他們都有小點心。我可以在學校玩玩具等妳。」

於是在幼兒園的最後一個學期,我們報名了延到七點的延托班。大部分時候都沒用上,但我被分流到異地辦公場所後,通勤時間暴增,這個延托忽然就成為我心靈的緩衝。

 

【民間故事】

2020 年初,教育部宣布延後開學。關燈躺平,我還在煩惱忽然骨牌效應的停課該不該直接梭哈 15 天休假,妳忽然開口了。

「馬麻,鯊魚好過分,為什麼他們可以一直換牙,不公平。」
『因為他沒有糖果吃不會蛀牙吧?而且演化上他不這樣一直擁有很利的牙齒很難生存吧,妳看生的魚好硬好難咬。』
「是喔,他可以換幾次牙?人只能換一次欸。」
『我早上再 Google 給妳看,我們趕快睡覺了,要停課好煩惱喔。』
「鯊魚都會吃人。」
『應該不會吧?妳看很多海灘人還是可以去玩,不會隨時有鯊魚來啊。』
「會啊,鯊魚隨時會出現吃人,妳沒聽過嗎——Baby shark, doo doo doo doo doo doo...」

我相信世上有民明書房了!

 

【骨裂】

2020 年 4 月,以為只是在公園遊戲區小小地跌倒。精神很好,沒有持續哭鬧。

隔天說還會痛,我心想去個骨科診所看一下,大家都安心,結果 X 光照出來,醫生說,媽媽妳看這裡骨裂,比較怕一直使用慣用手會讓它錯位變骨折,此外,怕小朋友動來動去、會讓護具效果不好,看要不要打石膏,但就三週不能碰水。

後來基於新冠病毒疫情期間要多洗手遠離病毒的需求、擔心整條前臂包起來會有肌肉流失之類的衍生狀況,加上醫師說選護具也可以,我就選了可穿脫的護具。

——結果天氣開始熱了,手包著,護具也是很臭。噗。

本來就不清閒的生活再插入復健行程,每天進出陽台洗衣晾衣,總讓我想到神話裡的薛西弗斯。推動大石上山,大石滾落,再次推動大石上山。驟然發現洗衣膠囊何以能流行。每一段作業流程裡能改善的內容,就算只有幾秒,都有莫名的療癒效果。

 

【小學一年級新生的開學前十週挑戰】

2020 年五月底,鹿鹿的幼兒園同班同學們,有近半表示陸續在放學去正音班、或準備暑假投入小一先修課程,讓我深刻感受到所謂「十週根本來不及學完而且公立小學老師才不管你」的家長焦慮。

但是想做的事太多了。也想要繼續讓妳游泳增進體能(總覺得開始學會游泳後感冒機率變低非常多),也想要能夠趁著學齡前最後的暑假開心玩耍(畢竟上小學後就有更具體的學習進度,不方便任意請假)。最後我們還是沒有把正音班排進暑期課表裡。

開學後深深感受到所謂的前十週挑戰。

第一天開學日是暖身,有聯絡簿但沒作業。

第二天是運筆練習,這個在幼兒園寫過了還 OK。

第三天有正式功課時,鹿姐在我們外食的餐廳翻開習作給我看,寫了兩頁共四個注音各寫八次的反覆練習,被老師請她擦掉重來數遍,她用很老成的口吻對我說:「馬麻,我感覺到上小學很累了,功課好多喔,我知道小學什麼樣子了。」

看到 facebook 小學生家長社團「小一聯盟」裡,有小孩開學頭幾天就把課本整本泡水、有小孩開學第一週便當袋就長蛆,令我覺得我們前十週好像相對平安許多。

 

【我們小鹿長大了】

截至目前,妳拍過三次大頭照。

第一次是為了申請護照,我自覺沒辦法一個人跟兩歲幼兒對決,帶去已經為數不多的攝影館,老闆娘一手拿鈴鼓一手握快門線,嘴裡彈舌發出聲響,來來來看這邊,火速拍完。

事後領照辦證覺得得到一個好正經的小孩,跟我平常每天相處那位長得不太一樣。

第二次是要為常搭捷運的年尾小孩申請台北卡,以便在沒有數位學生證之前仍能享有學生票折扣。五歲六歲交接期間仍然情緒難捉摸,核心肌群欠鍛鍊的宅媽(也就是我),雙手持手機,半蹲在餐桌旁,請妳配合照相,調整身體旋轉臉部直視前方放鬆微笑,還沒調整到最佳狀態咧,妳看看預覽畫面就直說好了好了很好看了不要再拍了。

然後製卡完畢後跟我說照片不好看可以換一張嗎,我做了個俗稱翻白眼的眼球運動說,反正妳都夾在卡套裡又只用一年,就湊合著用吧。

第三次也就是這回要登記新生入學資料。我說妳要換照片嗎,還是用上次那張繳。妳一開始說用上次的繳交就好,我提醒妳這次要用六年喔,妳後來想想跟我說那我們來拍吧。

這次我準備了腳架解放雙手,還給自己安排了椅子坐下。一開始我左手在相機上頭比 OK 手勢請妳調整視線焦距免得目光太往上往下,拍幾張後妳忽然自己去櫃子找了道具給我,「妳用這個比,我盯著它就可以。」

這次妳接受攝影師的表情放鬆練習與各種建議好好拍了。如同把拔近期充滿感恩心的讚嘆,「我們小鹿長大了。」

 

【有時候也是會倒退嚕的】

2020 年八月底,我們報名了極光老師在大可居青年旅館的親子飯糰課。

聽極光老師說米食、教我們捏飯糰

當天很興奮的妳,可能是太早電力耗盡,歡到我想整個現場席地盤腿坐下敲木魚抄心經。🧘‍♀️

幾經波折終於開始捏飯糰。只聽到極光老師的示範頭尾的我,開始慶幸自己平常看粉絲頁有認真看文,雖然手忙腳亂但還是能腦補中間內容,勉強捏完鹽味飯糰與包餡飯糰。🍙

活動後半段妳又回到原本的樣子,還很開心的跑去跟極光老師說妳很喜歡她。回家路上我們在捷運站附近的服飾店,妳看到雪紡洋裝,說好像極光老師喔,好溫柔的衣服,我就失心瘋地買了。

好喜歡極光老師,50 歲的她整個氣色膚況還是好好,聲音也乾淨清亮,課程裡對學員的觀察敏銳迅速,真是偶像。希望我未來也能這樣。❤️

當天的心得是:協興蛋業的鹹蛋,源味香的特級豬肉鬆,不能壓太紮實,會變年糕,要為飯糰裡的米粒們保留呼吸空間。晚上回家,就著配菜與味噌湯,我們好好地吃了頓飯。

 

【古典】

有一天我忽然覺得,我們是相當古典的人。我的職業是網站工程師,這麼科技,但是我們的通訊方式是我給妳一張電話卡。緊急時刻請妳找老師直接和我聯絡,有什麼想跟我說的私事就下課時間打給我。

後來有天我提議我們可以寄卡片給在台北市另一端的小魚老師。

「這樣還要給郵差錢。」
『但很便宜啊,八塊錢連一趟公車都不夠付。』
「我們可以走路去啊。」
『很遠欸。』
「有多遠,走不到嗎?」
『好像也不至於。話說妳還在我肚子裡的時候,我還好幾次從古亭走路走回永和。』

想想這年頭寄信的人也不多了吧?我都不知道 2017 年之後,平信郵資就從 5 元漲到 8 元了。還是好便宜,但是已經很少收到信了。我只有報稅時會去掛號寄憑證,好像沒什麼機會寄信。

生活裡有古典,但也有改變古典之處。譬如有人說,我這個世代是「照顧父母最後一代、被子女棄養第一代」。我倒覺得啊,希望妳能是「無後顧之憂地獨立發展的第一代」。

生涯發展要考慮自己能做多大,不要考慮爸媽非得黏在身邊。雖然我總是懶洋洋的,但我會好好工作下去,然後退休後繼續用第二專長賺錢。

 

【讓情緒過去】

某天回家路上,妳忽然相當有感而發,「妳不會只是罵我,如果別的小孩欺負我妳也會幫我,妳跟我是一樣的(站同一陣線的意思)。」

有天我們吵架,後來我們大哭特哭後各自冷靜喝了杯水,我說我在沙發先睡個十分鐘,妳跑來幫我蓋外套,等我半夢半醒還說要教我一首歌,心情不好的時候可以唱。

「妳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啊,我剛剛很兇欸。」
『可是像剛剛那樣吵完架以後,我在這邊哭,妳在那邊哭,我們都安靜一下,我就又可以很愛妳了。』

妳讓我覺得我被預留了迴轉的空間,被容錯,非常被愛。

 

會在聚餐時提議我們去妳喜歡的店,會在安排活動時有自己的想法。越來越大的妳,會開始有自己的生活圈吧,緊張又期待啊。

歪頭老闆畫了鹿鹿與QQ

(常去的餐廳老闆幫妳跟 QQ 姊姊畫了肖像,希望妳們都能一直這麼開心哇。)

    全站熱搜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