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獎結束了。我心目中最高潮迭起的片段,不是阿爆領著舉重女神郭婞淳與柔道男神楊勇緯登台。我心中的阿爆還是停在我唸書時,在 KTV 和當時打工的同事合唱阿爆還在「阿爆 & Brandy」這個團體裡的《不愛你》,標準的 K 歌曲式,進副歌時如果順利合聲,我會想偷偷比 ya。

得獎的喧囂總是很快褪去,留下的是創作者們寫的,故事以外的事。我特別喜歡以《阿峰今天沒有來》入圍最佳作詞人獎的黃婷,她提到:

「〈阿峰今天沒有來〉是先詞後曲。靈感來自於我的切身故事:年年相聚的陳昇迷夥伴,有一年突然無預警地缺席;而從青春年少一路而來,因為這個缺席,驚覺彼此已經到了可能突然告別的年紀。在歲月之前,只有無助,只能珍惜。這是一個跨度二十年的故事,在一首歌的正常篇幅裡講完,用一個空位和一次舉杯的視角,傳達那份突如其來的遺憾。」

 

我找了歌詞來看。用字很平實,但好有畫面,笑談杯碰,獨缺一人。後座力好強。

以前小 a 學長對我說,他會去聽陳昇的跨年演唱會,陳昇還會唱著唱著就喝起啤酒。有一年是個草地演唱會,大家就舒適的被泥土與青草清芬還繞。是陳昇與歌迷之間,一年一度的聚會。

黃婷說,《阿峰今天沒有來》,故事是出自於每年都會去聽陳昇演唱會的夥伴忽然永遠地缺席了。

我忽然想到我生命中的那些阿峰們。

有一個總是冷著臉不太笑,在黑板上寫了他名字雙關的笑話,粉筆在黑板上落下最後一筆,他轉過身來露出寫在黑板上的雙關詞,全班哄堂大笑。在我還在南方城市的日子,他最喜歡找我唇槍舌劍地對嗆,看到我和其他人多聊了幾句,就想要嘗試擴寫關於我的八卦。

有一個相對地熱情如火,在系館的樓梯轉角遇到我,就會超大聲地笑著捉弄我,我們會亂編造對方可能的來處與去向。畢業典禮時,她在台上說有個朋友很會做早餐,又很會給載點,大家都尊稱一聲洪爺。是我們這個年紀聽得懂的梗啊。

我想到顧城的《鐵鈴》,「你獨自去接受一個宿命,祝福總留在原地。」

阿峰,你的酒杯還在。

 

萬芳說,她在收這張專輯的歌時「是希望邀請所有的創作者,回到自己的生命本體,去想一想當你很挫折的時候,你過不去的那個 moment,把那些記錄下來,因為其實那些東西可以跨越,事後再看這些過不去的挫敗也好、傷心也好,其實它是你生命中非常非常重要的養份。」

我又回到黃婷的貼文。特別喜歡她提到她的前老闆李宗盛、與一起合作專輯的萬芳,簽給她的簽名,都鼓勵她「繼續」。

李宗盛寫:「繼續!別停止夢想!並深刻地付出!」

萬芳寫:「詞寫得真好(你自己說的),繼續!!」

繼續。

生命裡有好多覺得難以繼續的時刻。有的人戛然而止,有的人緩下來又繼續。

我童年時的玩伴 Johnny 剛好今天給我看他病後復健的影片。我想到小時候的他飛天遁地爬上爬下的,精力無限。當時我們都是孩子,我做什麼都是聰明伶俐的鄰家少女。現在的我一直跟他說,人生好難,我覺得好累。他倒是跟我說了他的規劃。要轉職,要換屋。在大病之後依然積極。

好喔,要繼續。繼續。
 


《阿峰今天沒有來》

「從學生時代到青春如煙,年年都相聚在這熟悉空間。行前約時間,折騰好幾天:有人要帶小孩、有人工作忙翻天,越來越難,見上一面。

走味的菜色與鬆弛的臉,話題從大夢想換成小思念,不是不知道,我們都會變,還能握住什麼,在老去之前,守住承諾,相約不變。

一年一年這樣過去,
一次一次聊到盡興,
沒有想過,有哪一年,誰會缺席。

阿峰今天沒有來。我們之中,笑得最大聲的男孩。一起舉杯,少了一杯。他沒有跟任何人道別。

阿峰再也不會來。我們如何承受誰的離開。空出一個位子的這一排,不再是畢業典禮後,無盡的未來。

走味的菜色與鬆弛的臉,話題從大夢想換成小思念。不是不知道,我們都會變。還能握住什麼,在老去之前?守住承諾,相約不變。

一年一年這樣過去,
一次一次聊到盡興,
沒有想過,有哪一年,誰會缺席。

阿峰今天沒有來。我們之中,笑得最大聲的男孩。一起舉杯,少了一杯。他沒有跟任何人道別。

阿峰再也不會來。我們如何承受誰的離開。空出一個位子的這一排,不再是畢業典禮後,無盡的未來。

這夜我們聊得特別長,長到我們驚覺生命太短暫。明年再不要有誰不能來。再不願把眼光從彼此身上離開。

阿峰,你的酒杯還在。」

    文章標籤

    萬芳 黃婷

    全站熱搜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