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年 08 月 08 日早上,我穿過陽光燦爛的高雄街道,想起黃湘怡的《畢業旅行》裡的這句歌詞。「冰塊敲著杯子聲音,這裡空氣比較透明。」



(一直到這天我才發現這首我以前很喜歡的歌,是由伍思凱作曲的。生命中有更多事,是被我遺漏了細節的吧?)



長輩在餐敘裡娓娓對我說了許多。

「唸工科或資訊的人常常把事情想得太有邏輯,但人生不會是照著計畫走的。妳可以思考大方向要做什麼事,但是妳沒有辦法計畫這個月要完成這個、下個月要發生那個……」
『因為沒辦法讓所有事都 on schedule?』
「是啊,如果事情沒有如期發生,妳就會很煩躁。希望所有事情都順著意思來是一種妄想,但妳也不能放棄努力。」

「我們常常忙著追求功成名就,忽略了自己和家人的關係。所以我很年輕的時候就設定了我對家庭的期待:我需要怎麼樣的伴侶和我一起促成這個家,當然,這之中我也得 trade-off。」
『但這也是很幸運呢,能遇到符合條件、個性又很適合的伴侶。』
「我也相對放棄了我原本想走的路。」



話題推移的過程我想起很多人的臉。

去年中秋,大姑丈緩緩地對我說,「不知道自己的優點是什麼呢,那就花點時間慢慢感覺。也不用急。」

兩年前的夏天,前老闆看著我大哭又大笑,溫和地告訴我,「我也沒辦法幫妳想,妳得自己決定。好市多的衛生紙很吸水,需要的話可以拿兩包回去。」

還有,你在電話裡那麼理性地對我說,「妳不能一直逃避。」

我總是想在別人口裡聽見答案,但離我越近的人,越是不願意貿然為我下決定。



今天正好是升溫到某個溫度的炎夏,我想像汽水廣告裡頭,注入可樂時,杯中的冰塊融解、敲擊杯身的清脆聲音。「冰塊敲著杯子聲音,這裡空氣比較透明。」無關歌詞其他部分地想到這首歌。歌名也很適合這一天的我。



我第一次和 Louis 面談時,他說每個人個性不同,有的人適合在 vendor side、有的人適合在 user side;最後一天上班時,我忘了問他,那麼他覺得我到底適不適合在 vendor side 呢?

我第一天上班時,主管大人出差去了,要我找 Tracy 報到,Tracy 帶我從辦公室裡裡外外走了一圈;最後一天上班時,主管大人還是出差去了,Tracy 特地跑到我座位前面跟我說了再見。

常常有人要我想想初衷。當時的我應該只急著要還學貸、貼補家用,相當世俗。那麼我當時究竟認為自己在這一行裡,可以做出什麼呢?

我還記得我覺得我很喜歡網路,很喜歡前端技術。這是離使用者最接近的地方,也是沒有視覺設計能力的我,還能夠做些什麼的空間。但我開始工作一段時間後,有人告訴我,這完全不是可以賺錢的部分。

我很羨慕那些標的明確、知道自己要去哪裡的人。你說,除非能像那些慈善家一樣,能完全以助人為樂、不在乎自己的得失,否則社會大眾多數應該都是存有私心的。而我羞於對你說的是,我明明也是一個很世俗的人,我卻覺得「能讓人覺得有幫助」是對自己有正面意義的。

一切都是個美好的暗示。正好我也想冷靜下來思考,試看看我還能有什麼同時滿足意義與現實的可能。



親愛的,深思熟慮後,就不顧後果的往前走吧。





    全站熱搜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