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黃色小鴨XD

(前情提要:生產前一天誤判產兆,想說人都到醫院了,就順便從醫院走路去真愛碼頭看了黃色小鴨。早在好幾週前就停止游泳的我,生產前總算是有加減運動到了。XD)

話說生產前我心想接下來不知道要多久不能吃冰,加上高雄天氣好熱,我幾乎每天都跑去全家買一枝 NISSEI 的霜淇淋解饞。

生產前幾乎每天都去全家吃一枝霜淇淋

懷孕滿四十週後,我還是沒有任何產兆。醫生約我產檢隔週的星期一,也就是九月 23 日來催生。因為很想要讓小麋鹿成為天秤座的小孩,本來打算星期六日再努力做青蛙蹲。

但是,小孩要選哪天出生總是由不得孕婦的,九月 20 日晚上九點多,我就在百貨公司的洗手間發現落紅了。

那幾天是中秋連假,所以林先生租了車,並且太久沒開車的他不小心加了太多油,我就順勢跟他說,那不然你載我去醫院好了,我省計程車錢,你也順便把油用掉。 XD

到了醫院,護士告訴我,因為還沒破水,我可以留在待產觀察區等到十二點再辦入院手續,這樣可以省一天的住院費用。我說可是這樣好無聊喔,我先回家休息再過來。

回到家後,我一邊看《親愛的,我愛上別人了》,一邊補做我未曾認真做過的青蛙蹲,好有暑假最後一天晚上,卯起來寫暑假作業的感覺啊!XD

 

過了凌晨十二點,我叫醒林先生,請他載 16 和我到醫院。雖然我們很確定要直接入院,向來謹慎的林先生還是在樓下等了我們一下子,確認我們完成入院手續才離開。他在等待的過程歡樂地打了卡:「油加太多,兼職當救護車。 XD」

這天是個颱風剛登陸、沒啥風雨的颱風天,號稱史上結構最密實的天兔颱風正掃過南台灣。一位學姐在底下回應,「你妹的小 baby 好貼心,趕在颱風狂風暴雨之前出生耶,好乖~」

真的,我也好擔心隔天開始會變得風強雨驟很難出門,也覺得小麋鹿好乖,雖然不知道她出來後會有多愛折磨我們,哈哈。

 

在產房的待產觀察區換上了病人服、剃了毛,確認胎心音與陣痛頻率,護士幫我灌腸,之後我霸佔了一陣子的廁所,確定對馬桶的依賴度已經降到可以離開觀察區後,我們就正式入住樂得兒產房了。16 一直跳針問我以下問題:「所以等一下是在這邊生?等一下我們還會去產房嗎?所以這裡就是產房?那生完以後我們會待在這邊嗎?我們會住在這邊三天?」

後來我分析了他的疑慮:

  1. 我們從外面帶了這麼多東西進來,不就破壞產房無菌的狀態了?
    我後來上網查,有人說只要產檯區域保持無菌就可以了。
  2. 樂得兒產房是指「待產、生產、恢復」都在同一間房間,
    16 以為「恢復」是在這裡住院住到可以出院的狀態。
    不過實際上在樂得兒的恢復期是生產後小睡一下,
    狀態恢復到可以下床移動到病房,就可以離開了。

因為只是產房,所以這裡沒有可以讓陪伴者好好躺平睡覺的沙發床,倒是有一張搖椅。16 就坐在上頭睡覺,直到凌晨六點我請他到家樂福河東店的麥當勞幫我買了一整套早餐。食欲向來不錯的我,本來想吃兩套早餐的,但是護士提醒過我不要吃太飽,「等妳開始用力時,我們會幫妳壓肚子,胃裡食物太多妳會不舒服喔。」

 

凌晨十二點入院時,護士說我開指開了 2cm、開始有宮縮。

這時候的我躺在床上監測胎心音,不過還完全感覺不到陣痛,很歡樂的請 16 幫我照看看旁邊的機器上是什麼畫面 XD

我那時毫無感覺,心想生小孩也沒想像中那麼辛苦嘛,倒是內診真是讓人想罵髒話的強度倍增型會陰按摩!年輕護士手指直衝進來的感覺好不舒服喔,資深護士幫我內診就沒有這麼難過了,嗚,可惜資深護士十二點就下班了。

還有被綁在床上監測胎心音也不舒服,一翻身寶寶的心跳聲就變好大,讓人好慌,睡覺睡得小心翼翼。想上個廁所,尿意已經等在膀胱門口了,還得等護士來解開纏在身上的固定帶。產前寫生產計畫書時不是說可以「必要時再使用」嗎?聽說我還沒破水耶。 Orz

到了凌晨五六點,護士再來幫我內診,我問現在開指進度如何,心想應該一小時一公分來計算,至少可以開到五公分吧。事實證明我太樂觀了──「現在喔,大概 2.5~3 公分吧!早上八點等醫生來再看能不能打催生!」

竟然開得這麼慢!意思是如果我不催生就要我一路被綁在這裡綁到星期一嗎!晴天霹靂~

此時我躺著躺著突然想起,之前有人說泡一杯濃的熱蜂蜜水喝下去,可以幫助開指速度增加,可是出門前我壓根忘了這檔事,這天又是颱風天,我根本不敢請家人補送一杯來,歪邀。 Orz

 

入院後就插了點滴持續打葡萄糖,後來加了抗生素(因為我乙型鏈球菌篩檢為陽性反應),打點滴讓我覺得超容易跑廁所的。打這個抗生素之前會做藥物過敏測試,確認產婦對盤尼西林無過敏反應。我在台北婦幼醫院做這測試時覺得好妙好好笑,把手上腫腫的地方圈起來,這不是國中小的學生對付被蚊子咬到之處的偏方嗎? XD

在台北婦幼醫院產檢時做的盤尼西林藥物過敏測試。我記得國中國小同學都教過我被蚊子咬時用原子筆圈起來就不會癢了⋯⋯XD

早上八點多,點滴裡加了催生藥以後,宮縮的感覺變得明顯,不適感轉強。護士一段時間會來做內診、看看我痛暈沒。隨著宮縮頻率加強,護士問我要不要打無痛(減痛分娩),我說我再忍耐一下試看看。

因為廁所的點滴掛勾只有馬桶旁邊有,洗手時不方便,我尿意頻頻,16 就貼心的跟前跟後幫我拿點滴。其中一回他不慎踩中我腳趾,我瞬間想起剛懷孕時,臻觀中醫的彭醫師曾經告訴我孕婦的腳趾、肩膀都有一些容易誘發早產的穴位,奇怪,我被 16 踩到這一下,怎麼沒有馬上要生的感覺? XD

 

話說產前我決定不住月子中心之後,就遊說 16 讓我把省下來的錢用來住樂得兒產房(每天 $3,500)和個人病房(每天 $1,700 / $2,000,差別是陪伴者睡的沙發床款式不一樣,後者較舒適)

選個人病房的原因是,我以前曾經在長庚住過健保房,隔壁床的年輕女生是個耐不住寂寞的女孩,一直找我講話。

白天我看書打發時間,她頻頻出聲:「妳在看什麼書?書有這麼好看喔?為什麼妳可以一直看書?我看這麼久一定覺得很無聊。啊,我好無聊喔,妳有想到什麼事可以做嗎?」

晚上我要睡了,半夢半醒間她一直問我:「妳要睡了喔?可是我睡不著耶!」讓我想到蔡康永的書,《你睡不著,我受不了》

我想產後住院若是再遇到一次這種鳥事,我鐵定會得產後憂鬱症!為了大家的幸福快樂著想,還是花錢住進個人病房,圖個清淨好了。

選樂得兒產房則是因為可以不用換房換床,環境據說很是溫馨舒適,我在網路上看了其他媽媽的心得文,說到第一產程若是可以多下床走動、坐生產球,地心引力會幫你讓胎兒更容易下降到正確位置。(註:第一產程是指規則陣痛到子宮頸全開,第二產程是子宮頸全開到胎兒娩出,第三產程是胎兒娩出之後繼續娩出胎盤。)

不過人生還是有些計畫趕不上變化的地方:我到醫院報到時,護理師告訴我,如果破水了,就不能再下床走動,必須躺在床上持續監測胎心音;當我的子宮頸開指到了 4~5cm 時,向來溫柔的余醫師告訴我,為了防止後面開指速度比預期來得快,從這時間點開始,我不能再下床。

雖然我是落紅、還沒破水,不過護士還是在我入院後就幫我監測胎心音。一綁上胎心音監測器的固定帶,我就超想上廁所的!雖然醫師和護理師都說,有時尿意感是胎兒壓迫膀胱。醫生限制我不准下床後,護理師聽見我想下床的抱怨後幫我導尿,證實我其實是沒什麼尿的。護理師要我若真想上廁所,就直接尿在護理墊上沒關係,但是想像滿身尿味的羞恥感,卻讓我裹足不前,一直躁動的想要下床。

不能下床使用生產球也讓我莫名的生氣大哭──啊啊啊我這麼多天沒上班賺錢、還花這麼多錢住樂得兒產房,就是想要坐個生產球加速產程、順便減輕疼痛嘛!早知道不能下床那我就不要花這個錢了啊!而且精油我也沒用到啊,古典音樂我也沒放來聽,生產球只有前面還沒什麼明顯痛感時用個幾下而已,讓我躺在床上感到好不甘心、好不划算!──總之此時整個小氣主婦心態大量湧出,但事後我還是覺得樂得兒產房很不錯啦~XD

 

生產過程中我不舒服到完全沒辦法正常說話,每一句話都簡短得不得了──

早上開指開到 4~5 cm,被醫生勒令不得下床後,家人們來產房看我,我心裡想的是「我們夫妻現在隨時有狀況沒辦法跟你們聊天,而且我必須專心對付疼痛、感覺胎兒下降的便意感,你們先回家好了」,但講出來的只剩下:「出去!」

因為痛到沒辦法自己留意呼吸頻率,16 原本告訴我「深呼吸、深呼吸」,我想要告訴他「你這樣子講我還是沒辦法抓住呼吸節奏,麻煩你跟我說『呼~吸~』」,脫口而出的卻是「給我指令!!!」 XD

生產過程護士來幫我壓肚子,但是我還是沒辦法配合她的頻率用力,護士也反複告訴我「妳用力的位置不對」,生到一半好想抱怨「我們兩個人節奏對不上,而且真的很難施力耶」,但做出來的反應是一聲長長的大吼大叫:「啊~~~~~~」於是得到護士口氣無敵冷靜的回應:「媽媽妳不要亂叫喔,這樣喉嚨會不舒服!」

 

我的點滴被陸續加了兩次藥,一次據說是催生,一次說是子宮頸軟化、加速開指速度。這些藥顯然奏效,很快的我就有便意感,16 一時心慌還準備走去護理站請護士來,被空虛寂寞覺得冷的我叫住:「你不要去啦~快點按鈴!」

很快地,護士就現身整理床鋪。原本的病床,拆掉下半部的床墊後就變成了產檯。我的左右手出現了手把,雙腳跨上了產檯的腳踏,頓時我覺得我好像小時候看過的那些機器人卡通的主角。 XD

雖然念頭很歡樂,但是痛楚很快淹沒我。護士不斷地教我用力讓寶寶下來,我卻毫無進度,護士說我用力得不夠持久,寶寶被推出來的距離不夠多,又隨著我放鬆被夾回去了。余醫師進來看了我兩回,第二回她說,「小草,寶寶還是很遠耶,妳再努力半小時,再不行的話,我們就用真空吸引器把寶寶吸出來喔。」

原本已經用力得筋疲力竭的我,聽到這句話瞬間好清醒──第一個爆點是竟然還要再痛個至少半小時,老天!第二個爆點是我若生不出來就要出動真空吸引器,當下想到的是女兒如果頭型不好看,長大會恨我,馬上卯起來用力!

這時我發現護士說我用力正確時,我的肚臍會膨起,用力的位置既不能太前面(陰道)、也不能太後面(肛門),想像自己用力在會陰的位置,通常都能達到標準。

這時我覺得好疲倦,所以趁著陣痛感消失時,我都會偷睡一下。有時護士觀察到我在睡覺,就會提醒我深呼吸,「媽媽妳要多呼吸,給寶寶氧氣!」

嗚嗚,可是我本人累得好缺氧啊。

把握住了陣痛來襲的節奏,憋氣用力了幾回合(至少得憋個十幾二十秒才能把寶寶推出來,這時忽然覺得游泳好有用,不然我應該只能憋氣憋三秒 XD),接受了醫生護士大量的加油與指令,在大家的讀秒聲中,寶寶忽然從我身體裡滑出來了!

當下覺得以前別人說陣痛有多痛、生產的瞬間有多麼撕心裂肺,其實還好耶?讓我忍不住懷疑我的催生藥劑裡面有加麻藥!痛楚感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只是不知何時會冒出來的不適感真的讓我好不舒服喔。過程中我完全無法忍受 16 離開我片刻,就連他主動提議要到兩步遠的小桌拿個面紙幫我擦個汗,我都不許他離開,因為痛楚湧上來的時候只有一個人真是空虛寂寞覺得冷哪! T_T

有人說生產時會陰被剪一刀會沒感覺,事實上還真的沒啥感覺,我還問余醫師她有沒有幫我剪。 XD

小麋鹿一被清理口腔就哇哇地哭了,護士們把她帶到一旁的小床清理。

剛出生被護士帶到旁邊的小床上清理的鹿鹿,這時護士在幫她清除口腔裡的羊水等異物 

寶寶被抱到一邊清理時,余醫師繼續幫我清理胎盤、縫合會陰傷口,因為這部分也是有一點點感覺,為了排除不舒服的感覺,我一直找話跟余醫師聊天,我想我應該會是最多話的產婦吧,噗哈哈。 XD

剛生出來灰灰紫紫的小麋鹿,稍微擦拭過血跡、處理好臍帶後,被抱到我胸口做親膚接觸,護士說她算是新生兒裡含乳含得不錯的。余醫師也教我怎麼手擠母乳,看著第一滴母乳被擠出來的感覺,好微妙喔。雖然住院那三天我完全集不到「可以拿給嬰兒室請護士幫忙餵食」的 1 c.c. 低標,噗。

清理完畢後的鹿鹿,看起來泡泡腫腫的~接下來就被帶到我胸口進行母嬰親膚接觸囉! 

第一眼看到小麋鹿本尊,我脫口而出的感言是:「哇,妳有雙下巴耶!」

「有雙下巴才可愛呀!」余醫師笑笑地對我們說。

很妙的是大家互問我什麼時候破水的,沒有人知道答案。我在待產觀察區時用羊水試紙測過,當時還沒破水,後來醫生和護士都沒有人檢查到我破水,就這樣。小麋鹿默默的一腳踢破她的胎膜蹦出來了,也太妙趣,哈。

然後我們夫妻在隨後住院的每一天都一直重複以下對話:

「我覺得我好威,我沒有打無痛耶!」
『我也覺得我好威,我全程陪妳、沒有昏倒耶!』

不過 16 也承認我真的很威,「妳竟然沒有痛到跟醫生說妳想改剖腹,好厲害! XD」

(改剖腹的故事的典故是:我同事 WF 的太太進產房好久,醫生忽然表情凝重的出來把 WF 找進產房,WF 慌慌張張的跟進去,醫生指著產檯上的 WF 太太說,「WF 先生,你勸勸你老婆,都自然產生這麼久了,不要放棄好嗎?」WF 太太則是在一旁激動哭喊:「我不要!我好痛!我要改剖腹!WF 快幫我簽名~」)

原本我以為痛得不久就能生是因為催生藥劑奏效,但是 16 家的大嫂告訴我,她生產時也被打了催生,一樣痛了非常久才生出來。「可能因為妳有運動、又重視養生吧?」──呃,基本上這個結論如果是去年的我聽見一定會笑出來,因為我一直都是很不愛運動的人、搬到永和後幾乎每個月感冒一次,這麼糟糕的體質,應該沒有人相信我會這麼好生吧,哈哈。

 

護理師幫我包上了產褥墊、做了子宮按摩、把產床復原成病床模樣,小糜鹿被抱去嬰兒室,16 去辦手續。剛剛還是混亂戰場的樂得兒產房,忽然靜了下來。

精疲力竭的我睡了一個小時後醒來,看到四週無人,無聊地撈過手機在 facebook 上發文。

 

 

下午兩點,醫院煮了蛋湯給我。雖然沒有我期待的整份壓腹餐(當下好想叫 pizza 外送XD),不過有個清淡有水份又富蛋白質的東西吃還不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剛大叫的關係,喉嚨好乾好渴喔、人也覺得好餓哪。XD 

 

回家後隔天,我趁小麋鹿睡著時,跑到我家附近的髮廊洗頭。本來我懶得出門,好想在家洗!不過草媽媽雖然不阻止我洗頭、卻嚴令禁止我自己來,我只好在檯面覆蓋上一張洗頭卡,結束這回合。

我有幾歲就認識我幾年的老闆一見到我,說了有史以來最傷我心的話:「妳回高雄啦,什麼時候要生?

(((((((什麼時候要生?什麼時候要生?什麼時候要生?什麼時候要生?什麼時候要生?什麼時候要生?什麼時候要生?什麼時候要生?)))))))──大叔,我剛生完捏!Orz

接下來還再補了我一刀,「是喔,妳大前天剛生喔!啊肚子怎麼沒消?

(((((((肚子怎麼沒消?肚子怎麼沒消?肚子怎麼沒消?肚子怎麼沒消?肚子怎麼沒消?肚子怎麼沒消?肚子怎麼沒消?肚子怎麼沒消?)))))))──就不能看在大家是老鄰居的份上,說點好聽的像是「妳手臂都沒什麼胖耶」之類的話嘛? T_T

我回家立刻量了體重。孕前最後一次產檢,我的體重是 66.5kg,生產三天後(出院後隔天)的體重是 63.3kg。我們家小麋鹿大小姐的體重是 3,290g,奇怪,別人不是說還會再少掉胎盤與羊水的重量嗎?我明明有看到余醫師拿出胎盤啊,就算我的羊水離奇消失,我的體重至少應該再少個幾百克吧! Q_Q

不過接下來連續三天我每天身上都消失一公斤,肚子也有慢慢變小的感覺。雖然如今還是個小腹人,不過我想再這樣下去我應該可望在月子期間瘦回產前的模樣吧?(樂觀)

 

出院隔天,小麋鹿有時吃飽後就會露出滿意的笑容。

回家隔天的鹿鹿,吃飽以後常常就會微微笑,看來跟媽媽一樣重吃重睡 :P 

小潔問我,會不會覺得看到她一切都值得了?

我覺得打從懷孕起,小麋鹿常常就是個讓我覺得有趣的存在。我挨罵時她會在肚子裡動來動去,動得輕微像在安撫我、動得狂烈像在為我抱不平;每次產檢看著她一點一點成形、長大,心中也有難以言說的滿足。

 

接下來就是困難重重的育兒之路了,親愛的小麋鹿,讓我們一起打怪練等,成為強大的母女檔吧!(握拳)

    文章標籤

    生產 樂得兒 LDR

    全站熱搜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