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自己小小玩一下讓媽媽看幾頁書

週末在家,可以小小自己玩一下,讓媽媽看幾頁書。

⋯⋯當然好時光都是很寶貴的,這光景不會維持到一兩個小時那麼久。不過能讓我看完之盈新書《看不見的傷,更痛》書裡的一整篇文,我覺得已經很滿足了。

什麼時候在我零錢包貼貼紙的啦XD

上公車的時候掏出零錢包要嗶卡,覺得今天零錢包怎麼長得怪怪的。欸,什麼時候貼了貼紙啦?XD

 

 

 

【為什麼媽媽都這麼早就上班?】

4Y2M 的第一天,早上起床第一個討論的話題是:「為什麼媽媽都這麼早就上班?」

「鹿鹿,我們來抱抱,馬麻要去上班囉。」
『為什麼馬麻妳都要這麼早就去上班啊?』
「因為馬麻早一點去才能早點接妳呀,早上把拔公司可以晚一點點到,所以把拔陪妳吃早餐,馬麻趕快去公司。下午馬麻會比把拔早一兩個小時下班,再跑跑跑去接妳。」
『哈哈,跑跑跑,跑很快喔。』
「對啊,請捷運載著我趕快跑。XD」

這天早上的歌是這樣唱的:捷運快跑、捷運快跑,穿過大樓、越過小溪,不知跑了幾公里,快到這裡、快到這裡,小鹿看見好開心。

 

【不用客氣,當自己家啊~】

廚房水龍頭滴滴答答,關了幾次關不緊以後,決定投降,找「中永和水電雙爸」之一的許爸來幫我們處理。

我們約在社區大門門口,沿路就一路聊天聊進家門,唉呀許爸記性真好,忽然很想跟許爸說聲:「不用客氣,當自己家啊~」

結果修完水龍頭以後,鹿鹿抱了色紙來找許爸,「許爸~幫我摺百合花~」

⋯⋯許爸應該會覺得這個「自己家」也太累人了,阿公晚飯剛吃飽,馬上手刀衝來修理廚房,才換完水龍頭就要哄孫,怎麼這麼累。XD

到快月底時有一天我們母女在翻手作書,其中有一篇是製作有玫瑰花屋頂的城堡。鹿鹿說:「這個我們自己沒辦法做,要找許爸來才做得到。」

許爸~~~XD

 

【童話的名字好難記】

繼上次的蠶豆蠶豆請開門以後,這個月我給小麋鹿聽了 KKBOX 的《阿拉丁神燈》。

隔天早上鹿鹿來對我說,「馬麻,我要聽那個阿兵哥。」

「阿兵歌?是哥哥爸爸真偉大嗎?」

「不是,是有精靈那個。」鹿鹿補充了一點情節。

喔,那是阿拉丁啦。阿兵哥如果有神燈,應該想要馬上放假吧。XD

 

【睡前對話】

有滿長一段時間都是由 16 陪睡,因為只要我一陪鹿鹿睡,拗不過她的我總是讓她越來越興奮。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又覺得好累、背好痛、總之好想趕快躺平,又回到我陪睡的日子。

每天睡覺,鹿鹿總是會忍不住想跟我聊天。

「還是跟馬麻睡覺最好了,跟把拔睡覺就不能聊天。」
『因為妳要趕快睡覺,把拔才能下班啊。XD』

自從我開始處理我的脊椎側彎以後,物理治療師要我每天回家至少做個 30 分鐘的矯正運動。有一天,我躺下就覺得累斃了,想直接睡覺。

「馬麻,不要睡覺,我要跟妳聊天耶。」
『我今天好累喔,我想睡覺了,晚安。』
「可是妳沒有做醫生叫妳做的那個耶?」
『醫生叫我做哪個?』
「就是躺下來,毛巾墊在後面,『深呼吸~吐氣~深呼吸~吐氣~』」

嚇,竟然還提醒我要做矯正運動,微臣知罪。

也因為這樣,每次要解釋職業與職稱都太困難的物理治療師,從此之後被我們簡稱為「深呼吸醫師」。(我知道物治師不是醫師)

『我今天去找深呼吸醫師,我們說到妳那天提醒馬麻要做運動,他覺得妳很棒喔。』
「蛤!為什麼妳自己去!我也想跟妳一起去深呼吸醫師那邊!」
『他那邊感覺不適合帶妳去耶,如果同時有別人的話,會怕妳會跑來跑去啊,不跑來跑去又很無聊。我有問他可不可以設計把妳拿來當成訓練馬麻的重量。』
「那要怎麼做?」
『結果他說妳太重了,不行。XD』

「深呼吸醫師」這名字沒有喊太久,有一天我因故帶鹿鹿一起去物理治療所,回來以後鹿鹿就一直說「我們今天去狐狸治療所」。

從此後物治師就變「狐狸治療師」了,噗。

 

【水串珠創作】

開了一盒 16 買的水串珠給鹿鹿玩。先一人一顆的一起做了一隻企鵝,接下來鹿鹿就自己很安靜的完成了一個新的動物。

16 瞥了一眼,「哇,妳好厲害喔,自己做了一隻馬。」

「那是狗啦!!!」鹿姐激動。XD

鹿鹿與她的作品們

 

【驚人的耳垢清理】

小麋鹿感冒了,同一時間班上也因為腸病毒停課,趕快帶去看個醫生,確認我們有沒有也中獎。

本來要去我們平常常去的兒科診所,但晚上八點左右到診所,護理師說隨便一個門診都要至少等個三十個人,我想想這樣看完大概也要快十點才能回家了,就動身帶小麋鹿走去推特女神之前推薦我的兒科診所。

之前沒去過的這家兒科診所,離我們家走路勉強可以走到(大約 25~30 分鐘),小麋鹿也乖乖沿路跟我走了這麼大老遠去。患者不太多,很快輪到我們。

結果耳鼻喉科出身的醫師看一眼,就說耳屎太多唷,拿出小攝影機給我們看耳朵。整個耳道像銀河系一樣。XD

清理過程小麋鹿一直抱怨痛,我抱著她坐診療椅,配合醫師要求讓醫師好好拿小夾子夾出來。中間醫師一度想用機器吸出,但是才一啟動,馬達聲就嚇得鹿鹿大喊「好恐怖,我不喜歡這個」,只好繼續夾。(謝謝醫師的耐心,不愧是推特女神真心向我推薦的兒科醫師~)

醫師清出來以後,我想到之前在小一聯盟看到的「耵聹栓塞」,據說小學生很多人在健檢單上會被勾這項,就是耳垢太多的意思,帶去給耳鼻喉科醫師處理處理就好。

 

 【仙姑開示】

我們在 Maker Party 拿到一張美語連鎖補習班的著色畫,可以到任意分校兌領小禮物。

「把拔你可以帶我去換嗎?」
『可是它們今天有開嗎?』

小麋鹿聽完 16 這麼問,忽然咚咚咚的跑到窗口。從我們家本來就根本不可能看到補習班有沒有開門,更何況那是一個和補習班完全相反的座向。我忍不住出聲糾正鹿鹿的邏輯。

『這裡沒有辦法看到啦。』
「我用感覺的啊!」
『妳仙姑喔,用感覺的咧~』
「我可以感覺得到!(認真繼續看)

後來我調侃她,仙姑仙姑,那妳可以感覺一下下一期會中的樂透號碼嗎?她毫不猶豫的比出手勢:「是 6!就是 6!」

斬釘截鐵,可惜樂透中一號是沒有錢領的,我又是手氣爛到我選號一定沒有一個會中的狀態,只好把這個明牌留給大家了。(結果等大家看到這篇文已經超過該期樂透開獎時間XD)

 

【妳什麼都知道,妳告訴我】

放學我們手牽手走去搭公車,經過了動物醫院門口,鹿鹿忽然停下來,指著看板上的各種狗。

「馬麻,妳什麼都知道,妳告訴我,這種狗狗是什麼名字?」
『米格魯啊。』
「那這個呢?」
『紅貴賓,他隔壁是黃金獵犬。』
「那這個呢?」
『好像是比熊。』
「馬麻真的什麼都知道耶。」

真的喔,好險小時候有認真記,回家要多唸書免得以後跟不上小孩話題啊!

(我現在就已經搞不懂「星光樂園」和「偶像學園」有什麼差別了Orz)
(那天發現鏡頭拉太遠我竟然分不出周湯豪與潘偉伯,更恐怖了,我需要檢查視力!)

 

【該打工了】

有一天 16 在廚房幫鹿鹿刷牙。

鹿:「把拔你為什麼在全聯啊?」
16:「???」
草:「妳是說把拔像『得意的一天』葵花油的那個人喔?」
鹿:「對啊,把拔你為什麼要在全聯啊?」
16:「哈哈,因為入不敷出需要打工嗎。」

後來父女倆聊到別的地方去。

16:「那如果我們賺的錢不夠用怎麼辦?」
鹿:「那我就要去打工啦!」

鹿姐妳也要變成哪瓶油品上面的人物嗎。XD

 

【早熟】

年底太忙,有天偷懶不煮飯,跟小麋鹿在圖書館先鬼混一陣子看一下繪本休息一下,接下來就跑去外食。

吃飯吃到尾聲時,隔壁有個像是業務的大姐,一開始在講她的電話談生意,講完以後她準備要走之前,忽然喊了我。

大姐:「我剛剛注意聽妳們講話一陣子了,這個小孩會很早熟。」
小草:『!!!』(顯示為非常驚慌)
大姐:「我說啊,妳這個小孩會很早熟。」
小草:『!!!???』(還在驚慌,因為總覺得早熟通常不是什麼正面好事XD)
大姐:「我發現妳雖然會像小孩一樣講話,但用字都很成熟,像在跟大人溝通一樣,也會聽她的意見。所以我覺得這個小孩會很早熟。我猜她大概只有小班到中班吧?」
小草:『沒錯欸,哈哈。』
鹿鹿:「我四歲了~(轉頭)馬麻怎麼了?」(請我翻譯前面的對話的意思)
小草:「阿姨說妳很成熟唷,是懂事的小孩。」
大姐:「對,成熟懂事。」

啊啊啊驚慌警報結束。XD

 

【登山】

跟小麋鹿說到 WF 退休了。

「現在我隔壁坐另一個阿伯。」
『那 WF 阿伯呢?』
「他去爬山了吧,他喜歡登山,應該正在陽明山上。」
『馬麻,我也跟把拔報名了登山隊喔,妳要不要一起去?』
「我可以在家偷懶嗎?XD」

我就不是運動咖啊~而且到底什麼時候跟把拔報名登山隊的!這劇情我接不下去啊!XD

 

--

 

我有時候會想起陰影的形狀。

譬如有一天我看了葉揚的這篇文章,說到彼得向她求婚的方式。她說她在黑暗中被戴著面具、忽然冒出的人嚇傻。

親愛的小麋鹿,我想到我懷著妳的時候,也發生過類似這樣荒謬的事——孕初期的我非常嗜睡,大約九點就會去床上躺平入睡。有一天我肚子受到重擊,悶痛了很久,對方認為自己是無意的,完全不願意道歉。我持續悶痛,也為了沒得到安慰而不愉快,後來在睡覺之前都在想著這件事。

我在睡前又去上了一次洗手間。回房間的路上低頭走著,要左轉進房前,覺得眼前的走道底端牆面好像有著晃動的什麼,抬頭一看,是一個巨大的黑影,彷彿張牙舞爪。

我馬上被嚇得大哭尖叫。把拔從房裡衝出來問我怎麼了,幾秒後我想要描述一下過程發生什麼事,才發現嚇到我的,是我自己的影子。

那時我們買了新冰箱,節能功能有個小燈。我總是很早睡,那天是第一次我在客廳關了燈之後才進房。所以我還不知道,會在那個位置產生那片黑影。

孕後期的我回到高雄待產,在過了預產期的那天,我們去逛好市多採購東西。人潮不算特別擁擠,但在人多的走道我還是小心迴避。卻在我靜止地停在某片貨架前看一樣商品的詳情,忽然有人推了購物推車狠狠地撞上我的腰背。我愣愣的轉頭,連該不該對她大吼都不確定。外婆對那人說,妳這個人怎麼這樣啊,她大肚子耶。那個人從頭到尾也沒有道歉,就是淡淡的離開。

各種疼痛與它相關的陰影,我都記得它們的輪廓,感受和當時相比,自然是模糊了。

在周育如老師的《10堂課教出孩子的好情緒》第四堂課「情緒學習的三大內涵」,提到要教孩子怎麼說出自己心中朦朧的感覺。管教時我們常要孩子不要哭,要用說的。「『你要用說的喔,你要用說的我才知道怎麼幫你忙』,這個我們都很會講對不對~但是你有沒有教過孩子,你教他說啊,說什麼?你有教過他說什麼、怎麼說嗎?」

我想到小時候結結巴巴的說不出台語,還有大一點後英文總是不夠流利的樣子。大腦已經組織好想講的輪廓,但是語言的轉換卻怎麼樣都得不到回應,像撥接下載還在一個個位元組慢慢傳輸,組合速度慢得令人跳腳。

那些讓我順利覺得成長的,不是指著我嘲笑我卡詞的人,而是耐心冷靜穩定的看著我,「不要緊張,慢慢來,慢慢說」。

有次我對 W 說,我不知道是自己對事情有陰影還是怎樣,有些事一發生個開頭,我就自動回放上次失敗的經驗。

他看著螢幕停了一下,轉過來對我說,「妳要記得,妳已經是大人了。大人會清楚自己的感受,不會第一時間覺得一定是自己的問題,那是小孩子。小孩還不知道這個世界運作的方式時,旁邊的人一對他大聲,小孩就相信一定是自己的錯。但妳已經是大人了。大人也不會因為爸爸媽媽有什麼改變就被影響。妳可以做得很好的啊。」

現在回想他那天說的話,我忽然有點檢討起自己:我是不是對妳說得還不夠呢?妳可以做得很好,妳也常常都做得很好。

有一天妳被人搶了妳自己帶的玩具,雙方家長都是不知情的。妳一看到對方家長,在我還沒反應過來前,妳就跑去說了一串話:「○○○在我還在玩的時候就把玩具搶走!」

對方家長頓了一下,看了我一眼,我還在消化這件事的始末,對方家長先下了定論:「玩具要跟人分享哦。」

我想到在賣場那個推著購物推車撞上我,卻沒有道歉就走開的人。

很想要妳知道,妳會遇到好多開心的事,也不免會遇到難過的、莫名其妙落幕的事。

希望我們可以慢慢聊天聊到那裡,我都可以給妳正面正確的回應。像個大人一樣。

 

 

 

追蹤小草的 facebook,看更多生活資訊! ↘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