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星人二號拿起久久沒有使用過、沾滿了塵埃的工具,再次走往過去挖洞的定點。最近,小宇宙裡實在是有太多讓土星人二號想要一邊哭一邊埋起來的東西了。譬如土星人二號與火星人三號的爭吵。

說是爭吵其實是很詭異的。雖然土星人二號難過的跑去小飆了一下飛碟、蹺課回到土星暫時冷確過於急躁的情緒,但是兩個人並沒有在其他同學面前大吵大鬧。出乎意料的平和,中間還能有一點詭異的搞笑氣氛。如果硬要歸類為爭吵,大約是地球人六號都會覺得很詭異的程度吧。

後來,在其他星球的同學們出面協調之前,土星人二號沉不住氣的跑去找火星人三號。

「我要跟你說。」
『請說。』
「今天我蹺課不告而別的跑回土星是我不對,但是我覺得你不可以這樣對我啊。」
『嗯,我懂了。換我說。』
「啊?」

火星人三號使用非常火星式的語文形容他的心情,並且具體的描述了衝突形成與發生的關鍵。土星人二號摸摸鼻子。火星人三號說的是都沒有錯,但是為什麼他總是少了一點耐性把土星人二號的話聽到最後一句呢?還有很多話想講的土星人二號只好再揹著原本打算講的話離開。不過,能解決爭執,到底是有些收穫的吧。土星人二號看著手邊的挖洞工具,苦笑起來。

不管火星人三號是不是真的瞭解了,土星人二號還是決定挖一個很大很大的洞,把所有壞情緒通通裝進去。當這些事情都被星球腐化,土星人二號知道,他內心還永遠有那個一邊挖洞一邊掉眼淚,但是封上了洞口依然堅強微笑的土星人二號。





    全站熱搜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