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對生活這件事提不太起勁。

跟你提起的時候,我以為你會給我過來人的經驗談,不過大概是我之前反抗心總是很強,你這次給我的是個疑問句:「這個嘛,那妳有想法嗎?」

說實在你這樣問我是先愣了一下呢。都說累了怎麼會有想法呢。但想想你這麼關心,我也就不客氣了。「想休息吧,但覺得休息這件事沒什麼生產力又覺得滿心虛的。」

「不會啦,人也只是人啊,會累,想休息,很正常的,幹嘛心虛?」

這則對話結束後的週末,我照常去看中醫。李醫師把過脈、看過舌苔後,說,看起來是滿健康的,不然來點活血補氣的東西吧。

我想啊你說的對。我好好的。只是對生活有點倦怠了吧。會累很正常,只是需要休息一下。



一直一直覺得自己還不夠所以要再往前跑一點。大家也都很常說,妳還不夠努力、跟誰誰誰比起來還不夠……更不要說,我前頭永遠有一個太過振作的範例。有品質的學歷,獨立生活,跨國企業,上市櫃公司,名實相符的 title。好多標籤,讓人想也跟著努力一點,爭取其中幾張貼在身上的可能。

但說真的還是會懶散放空啊。前幾天 Fang 要我更新建議書要用的個人履歷才發現,一事無成呢一整年了。時光如流。

和憨憨一起去大瑾家聊了一下午。我很隨意的說到我接下來的計畫。說著說著大瑾突然站起來關 toto 房間的燈,在背對我的姿勢裡出現一句對白,「小草啊妳竟然老了。」

我一陣錯愕大笑,「為什麼啊?」

她走回來坐下,澄清自己剛才沒有指責的意味,「只是我以前一直以為,妳是想成為女強人的那種人啊,會想成為經理人、想去外商。可是現在,如果妳對家的執念這麼深,也沒什麼不好,就這樣做吧。但妳要為自己想。」



我又想到往回推,上個禮拜吧,我看到顧問的資料夾上掛了 TortoiseSVN 的圖示,「妳們文件也進版控嗎?還是只有程式碼呢?這邊如果都是程式碼,那麼您現在還需要寫程式嗎?」

顧問很認真的回應我的問題,好像這是課堂裡的正經議題一樣:「我好像做 PM 以後就沒再寫過程式了呢。」

「那麼一般的女性工程師的 path 都是什麼呢?我好好奇。」

我在只有我們兩人的會議室裡舉手發問,顧問也大方的說了她的經歷,然後深深的看著我,說,「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妳想要的是什麼。」

想要的是什麼啊。

這問題去年好像也有幾個長輩問了我呢。那時我只能模糊的覺得,我想要的,是可以好好生活,在我親愛的家人們該見到我的時間出現在他們面前;從來就不是吹著夏日的晚風,喝著咖啡、看著七樓外面的華麗夜景放空。(現在外面目前仍是待開發的城郊邊界,華麗不起來,更何況我根本不能喝咖啡。)

可是在我現在的感覺裡,好好生活這件事,本身是與時間相衝突的。我停下來了,所有生活用度卻仍然不停的往前跑。所謂的人兩腳、錢四腳嘛。



在某些轉折之後我的確是有不同想法了。也許人生就是這麼長,好好走,所有現在遇到的景況一定都不算太難。

譬如說,身體會在溫柔調養之中被乖乖馴伏。
譬如說,工作上的知識慢慢能夠觸類旁通。
譬如說,我們在千里以外走到這個點,然後相遇。

在我覺得很困難的時候,地平線曾經離我那麼近,覺得翻個身就會滾落到世界之外,所有的難題都艱困,我的無知是我最大的絆腳石,而我身邊沒有誰會來,都只會離開。

相遇的時候,我們可能點點頭,說聲嗨,就錯身;也可能伸出手,給一個會心的微笑,用力擁抱。

在開始的時候,誰知道。



站在公司陽台,常常會突然很想拿出大聲公,問在路上來來往往的這些人:你們是依持什麼作為信念活下去的?是怎麼找到自己的下一站的?

明明知道,即使是你,對我這些渾沌不明的思慮也沒有責任。但是遇到了眼前是盡頭的暗巷,我是不是可以轉彎了?

我一直想寫給 PCC 的信,擬好的唯一一句草稿是,「謝謝妳曾經在我面前讓我看見妳的幽暗與光茫,因為希望可以和妳一樣閃閃發光,所以才能堅持到這裡。」──沒有寄出的唯一理由是,我覺得我好像沒辦法堅持下去。



我想跟自己說的是,要記得,千萬不要覺得有誰在浪費我的時間。

當初大家明示暗示我放棄,我選擇再繼續撐了好一段時間,雖然有的人現在會跟我說「當初早跟妳說早早就放掉不就好了嘛,妳看最後還不是這樣」,但我至少學會認清,我真的老是識人不清。 XD

這中間,大環境在改變,長輩平輩晚輩的想法也都慢慢有改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禍,也焉知非福。走到這裡,我們才會知道,喔,原來答案也可以是這樣。

沒有人在浪費我的時間。現在遇到的撞牆期也是。想怎麼走,所有的決定都是自己的。過程裡忍住疲累經歷的一切,就是專屬我一個人的禮物。



真的累了,就休息一下。








    全站熱搜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