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菸閱樂書店

有天跟 W 聊到我爺爺家是有個小小的流水造景的。

「噢,是那種日式建築嗎,我也想開一間(指自行開業的診所)在那樣的房子裡。」
『在南部嗎?』
「不,在台北。」
『會自燃吧?XD』
「找看看囉,應該還是有不會被都更的地方。」
『是說之前問你要自己開業還是要去別人那邊,你看起來選了後者,我以為你沒有想要自己出來做了。』
「一直都有在考慮啊,還在看。」

W 淡淡的說,不知道為什麼,我想到先前我們聊天時,W 說我應該要以「買一間有浴缸的房子」為目標,而不是覺得自己租不起。也想到他說不要把事情想得太單一,總是有各種可能。

為什麼成長環境嚴格說來還是有相似之處的我們,卻會對事情有這麼天差地別的樂觀程度呢?那天我路過我非常喜歡的麗水街,走進東門站,路上不斷想著這件事。因為是東門站,我又想到勸我可以開始看屋的 Anne,想到我很喜歡的作家 hwo,都是高雄人,她們也都在這個區域居住。要怎樣才能住得進這裡呢?

 

「妳想想看有沒有想要做什麼,想要怎樣的生活?以自己為中心的喔。」W 說。

「我還沒想好欸。」我歪著頭想一下,「而且你不是叫我考慮的時候要以『對我的整個家都是好的』為出發點?」

我已經忘記 W 如何對我解釋這之間的異同,只是過了一年想到,啊,一年過去了。我想要什麼生活呢?

我還是非常振奮的為了每個小小向上躍進的機會而開心而努力。只是要我很明確具體的畫下目標,我又辦不到了。

不過當我們聊到我這幾年來的進步與成就,我說那也許是因為 W 你很像 JC 吧,所以我覺得自己又再次遇到貴人指路了因此認真又努力,W 搖搖頭,「妳當時也可以完全不聽他講什麼,經過這麼多年妳能夠得到任何東西,其實都是靠妳自己。」

好有道理噢。──喔這句我最近好愛對鹿鹿說。「好有道理噢。」我覺得別人說什麼都好有道理,哈哈。

 

有時候走在路上,走著走著會想到自己竟然已經來到 17 歲的兩倍的年紀了。哼著陳綺貞的 "After 17",會回想很多十七歲時的內容。

今年十二月,連 twbbs.org 網域都要收攤了。好懷念什麼 BBS 都有 twbbs.org 的日子:ms.twbbs.org, birdpark.twbbs.org, literature.twbbs.org⋯⋯啊,去年的這時候,我也在說,我又重新連上華年小集,找到 v。今年他告訴我他們家添了二寶,很偶爾他會在 line 上順應我很想看寶寶的心情曬一下千金的可愛照片。

有時候在母職上我非常焦慮。我好像也只是個普通認真的媽媽而已。要不是因為 follow 了比我早幾個月生下寶寶的部落客,我根本不知道嬰幼兒會脫皮、母乳性黃疸是什麼。

有天老查在他的 facebook 上貼了《大前研一決斷聖經:一句入魂!「大前哲學」集大成之作,晉身職場勝利組的88條黃金守則!》這本書的一段話:

「一個人改變的方法只有三個。
第一是改變時間分配、
第二是改變居住場所、
第三是改變來往對象。
少了這三個要素,人不會改變。」

想一想這十幾年是很幸福的啊。能好好做事,是幸福;做好好做自己開心的事,是奢華的幸福。也慢慢的移轉了自己聚焦的場域,把生活慢慢調整成自己可以好好生活的狀態。沒有太刻意的調整,但慢慢就會變成適合做某件事的狀態。

 

八月中旬時,Huckle 在我座位上討論事情,大家不知道怎麼岔題的,說到他妹妹到這年紀還在換工作,「每個工作都做個兩年就跳槽,想想到這個年紀還能一直換工作也是很不容易。」

「你妹差你幾歲啊?」我好奇地問 Huckle。

「她小我六歲。」Huckle 說。

我在心裡快速換算一下。56 年次的 Huckle 大約是 50 歲,那麼他妹妹也 44 歲了呢。

雖然在資訊業裡到四十歲轉換工作好像也還不算什麼奇怪的事,但我好難想像我到了四十歲還在謀求轉換的樣子。

每做兩年就跳槽,這種故事也好有既視感。XD

現在的你我是為了什麼,去接受自己其實還想有些什麼改變的生活呢?

 

有一天我睡過頭了,早上起床時,小麋鹿已經吃完早餐準備要換裝出門了。

「馬麻妳怎麼這麼晚起床啊。」她咚咚咚地跑來對我說。

我想到有一次 W 說到小麋鹿。

「妳女兒很像媽媽。」
『眼睛很像我,其他部分滿像爸爸的。』
「不,我是說她像妳媽。」
『像我媽?』
「妳看她對妳說話的口吻,像在照顧妳一樣。」

好吧,我就是偶爾會睡過頭、常常不想去上班,像個國中生一樣。

 

有一天在 facebook 上看到同學的朋友,在同學的貼文底下抱怨與自己小孩的互動過程:「講幾句小孩就不耐煩,媽媽也很火。」

一句話就讓我想起自己媽媽對我流露出很嫌棄的神色。但母親從不承認,母性裡也有陽光背面的陰影,一直到我作為母親了,不管是她或別人說,妳就知道啊,為母則強啊、以前也是這樣那樣啊⋯⋯

我其實覺得,我們不一樣。

 

前幾週和小花碰面時,我們聊到人生的難關、放棄與否,覺得好像命懸一線。頗有感觸的說「婚姻維持好像很容易也很不容易」,看長輩們過得險釁也還是撐過去、也有為表面上的細故就別離的。(當然背後可能另有暗湧)

看到阿白在《[十一週年]已不合手的婚戒》裡頭說:「婚姻總是難免會有走到非常狹窄覺得過不去的時候,但是只要記憶回到從前那些珍藏的美好斷面就會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覺得眼眶一熱啊。

這些年許多事是不是也是這樣呢?人生好不容易也好不容易。想著自己曾經有過的時刻,好想放棄也好不想放棄。

 

來到一個有瓶頸的年紀,唸著 Dolly 教的「我美我承擔」也覺得過不去。

前幾天看到小露西說「上帝為你關了窗又關了門,代表他要為你開冷氣了」,一開始覺得療癒又好笑,入夜後還是覺得,這冷氣好冷。

不過隔天就又好了。潮起潮落,就是人生啊。(茶)

 

我喜歡張瑜珊在《海闊天空:長大以後》映後說到的一段話,可惜當下沒有馬上記錄下來。她的話大概的意思是人生不像記錄片裡那一小段凝固的時刻,人生是不斷發展的過程,許多背後辛苦的時刻是不被看見的。

電影裡她走在羅斯福路上的樣子,那段路有陣子我也很常反方向路過。我們曾經擦身而過嗎?我們同時在心裡想著自己的孩子與工作嗎?如果下次在那裡再遇到,我們的背後已經是對母親更友善的職場與社會氛圍了嗎?

 

翻了一下去年的文章。WJ 的助理後來和我見面聊過,我們後續也偶爾聯絡,但 WJ 要處理的事太多了,我提出來的問題還沒有排到她的執行項目的榮幸。去年我預作的安排,運氣很好的是,我們又臨時有了另一個轉換的機會。幾經猶豫後選擇了新的可能。無論如何,抽離了原本無法有任何調整的環境,從結果來看,每個人在各種面向上都都放鬆許多。

W 說,妳要相信妳是可以得到禮物的。「但是妳常覺得怎麼可能運氣這麼好?背後是不是有什麼?妳不相信自己應該得到這些,有時候妳甚至是拒絕了送到妳面前的禮物。」

我想到 K 曾經對我說加油的神色。對啊我是沒拆開當初命運給我的禮物,因為我怕後來事情轉壞。

去年我說,「明年希望能對自己更滿意一點。」

有喔,我覺得今年我有對自己滿意一點。可能是寫這篇的這時候,我已經走出上帝為我開的冷氣房到戶外換氣的關係。XD

希望明年這時候,我可以和 partner 一起完成原本預計在今年底要完成的計畫了。加油。

 

    全站熱搜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