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浮光

新聞風風火火的節錄了多段《往事浮光》的內容,本來覺得辛辣又八卦,沒有太大閱讀的興趣。最近倒是在 facebook 上看到出版社請了非常多網紅合作試閱,不時看到她們讀了《往事浮光》兼抽書的文章。

像是御姊愛:「如今出書,皇冠出版社社長平雲先生說,『這是他出版生涯做的最有意義的一件事』,我想他說的並不是打臉瓊瑤,而是作為兒子的他,終於在媽媽高齡88歲這年,給了她一個公平的機會,讓她這位被時代教育成『有苦要忍、有痛不吭、委屈自己吞』的女性,為自己發聲。」

像是明太子小姐:「也許現在我們來讀她的故事,會覺得何必要那麼委屈求全,幹嘛過了50年了還要去恨一個只能跟他共苦卻不能同甘的男人。也許有人要說,她就是因為太無趣不懂浪漫,她老公才跑了。但那個年代的女性有許多我們無法體會的無奈,而現在的我們,其實說穿了,不偶爾也會有『我已經那麼努力了,卻還是得不到我要的幸福』的惆悵感嗎?」

 

這些對我都還好,是好看的心得,但還不至於讓我想要立刻打開購物車結帳。直到看到吳珊珊(吳曉樂)的這篇,我就想買來看了。特別喜歡吳珊珊的這段:「不少『做自己』的人的背後,都站著一個『身不由己』的人,林婉珍站在平鑫濤背後,不知不覺成了一個身不由己的人。」

這個論述吳珊珊不是第一次提,之前她也在別的貼文提過:

「小時候母親告訴我一句話:『如果有個人要做自己,恐怕他身邊就有個人不能做自己了。』」

「末了我問:『你知道為什麼我會如此愜意嗎?』小男友的眼神仍在狀子上,沒有抬頭看我一眼,直接作答:『因為有我在受苦啊。』」

(啊,想順帶抱怨一下 facebook 的搜尋功能,讓我找這篇找得好苦啊。我明明很喜歡它的。)

 

 

剛剛又翻了一下,還看到報導者的副總編楊惠君也寫了一篇:「那麼,徐志摩元配張幼儀呢?在《人間四月天》裡老在咬牙、縐眉、哭泣,後來唱起《後來》的劉若英...。後來這個被先生棄嫌『土包子』惡狠狠抛棄『被離婚』的張幼儀,成為中國第一個女銀行家、創建了時裝公司,徐志摩還入股。

原來也只在《皇冠3》裡替騷人墨客們張羅吃喝、頂多是其他人作品裡一段「感謝文」會被提及的名字。後來的林婉珍女士,也在「被離婚」後,浸淫在繪畫裡,在畫作裡解放了抑鬱的人生,讓生命能量更強大而自由。」

我也一樣想過張幼儀與林婉珍有部分相似之處,看完吳珊珊的那篇、再回過頭看皇冠出版社發行人平雲為母親寫的序。在平雲眼中,林婉珍是燒得一手好菜的典型慈母,也是俐落能幹的職業婦女,身兼皇冠出版的讀者服務與會計,我聯想到的正是張幼儀在《人間四月天》裡,開始在銀行任職的模樣。

 

可是跟侯文詠的《人浮於愛》一樣,《往事浮光》沒有電子書版本。Readmoo 沒得買,我的興趣就少了一半,今天又宅在家,衝去買書的動力就更減少了。列進書單,希望哪天有機會找來看看。(想看的書太多啦但時間好少⋯⋯)

好好奇我身邊的人讀起來的感覺是什麼噢。

 

 

追蹤小草的 facebook,看更多生活資訊! ↘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