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 請輸入檢索詞》,要對十年前的自己說一句話,朴模建要告訴十年後的自己「不要擔心,十年後的你也會很帥氣」

今年最喜歡的韓劇《WWW: 請輸入檢索詞》,有一支前導廣告是「對十年前的自己說的話」,事業狂裴朵美說的是「離職吧」、結婚十年後積極離婚的宋佳京說「不要結那個婚」、有暴力前科的車賢說「要打就打大力一點」、朴模建說「不要擔心,十年後的你也會很帥氣」。

我想對十年前的自己說什麼呢?

好像也沒什麼好說的。承蒙當初的我那麼努力,現在的我才能稍有餘裕。

真要說什麼,我想要十年前的我,好好照顧自己。

但這太抽象了,是吧?當時的我怎麼會沒有好好照顧自己呢,有那麼多批評我自私的聲音,應該是我已經把自己照顧得太好了吧?

再換一個角度想,為什麼會那麼在乎那些忽略事實細節的奇怪評價呢?現在看來,都是些沒用的情緒浪費。

《WWW: 請輸入檢索詞》,對裴朵美來說,愛情是「沒用的情緒浪費」

只是那時也不會知道,其實口口聲聲的「這是為妳好」,其實只是為說話的他們自己好。但人生就是各種「不知道」的組合啊。如果真的能看得那麼剔透,又哪來那麼多衝突與困擾呢?

 

26 歲那年,家人因為內出血而進了急診室。當日我冷靜抽離的打電話請救護車來載我們,通知遠在台北的手足,隔天寫 E-Mail 向主管請假。這十年之間,那一日所有事情的急遽發展,到現在於我仍有餘聲。

轉眼十年過去了。這之間承受的情緒壓力,經濟責任,在外人眼中或許都不算什麼。

冷暖自知。

如今我當了六年的職業婦女。在時限內上班下班,因為沒時間花太多心思想變化,通常很無趣的選擇類似的飲食、去相同的店家消費、帶菜色重複的便當。因為晚上必須準時下班以便接走唸公幼的小孩,最近我還嘗試早一點起床提早進公司,趁電話還沒開始狂響之前,多做一點事。

我們討論起晚上興奮不睡的幼兒,討論起職業婦女總在罅縫之中險求生存,豆腐有感而發地說:「想拼事業的婦女為什麼都看起來比父親們慘烈呢?」

今年老大剛升上大學的開心果回應:「因為妳心中有兼顧,他只有達成。」

我在手機螢幕上刷到這句回覆,一秒淚落。

我們幾個媽媽友之間還互開玩笑調侃不擅長當家長的爸爸們——

「我想到懷孕的時候看到人家說,媽媽打從孕育寶寶時就開始當媽媽:孕吐、睡眠不足、內臟壓迫、生產痛、乳腺發炎什麼的通通來。但是爸爸就⋯⋯嗯,我腦海有個畫面:早八的課,但是有同學十點半才進來教室。XD」
『十點半來了,又打瞌睡到十二點,然後才抬頭問說「午餐要去吃什麼?」到底在上那一堂課都還沒發現吧?』

面對落拍的爸爸們,開心果誠實地說出了她看開的心境。值得記錄的是,在職場上專長是人力資源的留選育用的開心果還說到,「但當媽媽是嚴格的PM訓練:盤點資源、正確掌握資訊、不誤點的終點專案成果驗收,正向的團隊帶領,衝啊!」

太正念了,必須發文典藏這段話,以便我隨時可以透過搜尋引擎拾回資深媽媽友前輩的珠璣。

 

去年一月初,我看了《產科醫鴻鳥》第二季第六集,最喜歡的是下屋醫師說,「我的不甘心,是因為覺得要是我再更有能力就好了。」

《產科醫鴻鳥》第二季第六集,下屋醫師:「我的不甘心,是因為覺得要是我再更有能力就好了。」

在看《產科醫鴻鳥》那時候我覺得,如果我可以再用力一點、能扳動人生軌道的轉轍器就好了。

好不甘心。

到今年,我還在不甘心,還在垂死掙扎。上半年,學長 J 和我聊了好多,過程飛滿髒話。他是自然而然的口頭禪,我是終於能量釋放的火山爆發。

後來我想到我剛來台北、跟林先生住一起的那一年,他們常說我可以到客廳跟著一大群學長們一起看球賽、吃披薩,但是我常常會很納悶我應該怎麼自處?是很抽離的在旁邊靜靜的吃我的東西,吃完以後幫忙把垃圾收一收拿去丟,還是很融入的一起用幹與靠當發語詞,會不會太投入?

我的小劇場還沒發展完,我都已經搬出來這麼久了;上半年結束,我們的對話也沒有結論,但我們已經不再繼續談相同的題目了。

 

都會忘記的。我想到我們討論的標的,我企圖想解決的問題。曾經那麼開心,那麼傷心。最後都會忘記的。

有天和我一起長大的麗莎小姐聊到某彩妝品牌要從台灣地區撤櫃,她說即使她是另一品牌的愛用者,但品牌撤離對她無傷,因為可替代的實在太多了。

到了這年紀,真心覺得萬事萬物都是可以取代的。

也沒有什麼回憶是完全不會磨滅的。

我們在日常裡重新修復了記憶的內容與顏色。有時加油添醋地把它形容得更完美無瑕,更有遺憾的色彩。然而事實是,過去的事就是過去了,我們還是照樣往前走,來到了這裡。有的人恢復的時間比較短,有的人需要比較長的時間。但都會忘記的。

在 facebook 發現他們的自訂 404 頁面是各色各樣的 OK 繃。我也想幫我受傷的心靈貼上可愛的 OK 繃,第一張先貼熊本熊的好了。

facebook 404 page

 

W 看著我,語重心長表情微妙地說,「妳就是心太軟又心不夠狠。」

我把這句當作是讚美我純真善良又溫柔,銘記在心。 

後來我們再見面,我說,我還是希望能夠相信事情會變好。W 的態度收起了之前的銳利,溫和柔軟地對我說,「也許是因為我看過的多數都是不好的狀況,也許只是後來我沒再 follow 到事情好轉。也不能說這世上一定都是壞的結果。」

我相信眼前這個人與我合作多年,是為了讓我更清楚我想要的是什麼,所以對我堅持;是因為看到了我有能力守護什麼,所以對我和緩。

我想帶著這份信任往前進。

 

到了這年紀,再怎麼童顏、會保養,都還是慢慢會洩露一點狐貍尾巴。看到即使是超級無敵愛漂亮的學長大人們,被上傳標記的照片裡開始出現細小的歲月痕跡:漸漸鬆懈的輪廓線、慢慢游出魚來蓄滿笑意的眼尾⋯⋯容顏都是會自然改變的。

他們出門還是會講究的注意香氛的濃淡、衣擺的皺折。但是我們都知道,時間推移我們靠近人生後半場,我們看起來還是很健康元氣,卻已經不是那一段一段時光裡的狀態:高中、大學、剛出社會前五年、出社會第十年⋯⋯

體力開始走下坡,心態慢慢油掉。

我們之中,有的人看起來更嚴肅了,有的人變得更輕鬆幽默了。那些武裝,或是刻意顯露自己毫不在意的神情,我都放在心裡快照存底。

幾年後我們再回來看這時候的我們,也許會覺得自己好像不覺之間轉世好幾輪迴吧?

譬如前陣子 Wade 學長來台北路跑,剛好那天我有點自己的時間,我們就喝了杯咖啡聊了天。上次我們見面是 2016 年的九月了。現在的他比三年前瘦了一大圈,人看起來非常精神,社交活動滿滿。

「第一次見到您的時候,還真難想像現在的您會是這樣子呢。」以前有次我笑嘻嘻地這麼調侃他。

「我以前是很猥瑣嗎?」他哈哈大笑。

這次我提到他們班以前很照顧我的憶萱學姊,想打聽她後來過得如何,他竟然想不起來她的模樣。

「好吧,我知道你以前上學醒著的時間不多。」我又忍不住進入調侃模式。

「是真的不常醒著,哈哈。」他還是很爽朗的笑開來。

啊,誰會知道,那時候因為長時間通勤又打工,為著身體的疲累,總是睡這麼多的人,現在做了業務、迷上登山,有時候也是會有睡不了太多的時候?

 

關於這一年之間。

如果我說我因為認識你而能幸運的撐過苦難,好像就是拿你告訴我的不幸來戳你了。所以我總是很難好好開口對你說完整的謝謝。

沒有一個人應該刻意用他的苦難來交換另一個人的順遂。我是這樣想的。

我消去了傳給你的額外訊息。你問我什麼,我就回答什麼。

最近想起來我們當時的對話,翻閱回顧,覺得我怎麼可以這麼冷淡?我不是應該在對話裡額外附加我的熱情感激嗎?

說來好笑,都幾歲了,我還會為了社交距離的冷熱感到困惑迷惘。

 

關於我自己。

過去總會困於不安、想要配合他人,所以很難做很遠的規畫。

年底挑選手帳時,有人建議在手帳上寫下未來一至五年的計畫。

於是此刻我希望之後的自己能試著想像更久以後的未來。相信自己做得到,相信朝那個方向走,就算不一定能到預期的目的地,至少能見識更多新的風景。

能往前走,也是心情安定的見證了吧。

 

生日快樂。一樣到銀行抽號碼牌辦了手續,一樣慢慢的吃飯唸書寫字。一年裡預留幾個放慢的時刻給自己。

讓我超譯這句裴朵美的台詞:慢慢地行走。好好地生活。

《WWW:請輸入檢索詞》,裴朵美:「慢走,好好生活」

    全站熱搜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