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變奏曲》,初禮:「(搭脈搏)日常檢查一下自己是不是還活著~」

(警語:以下有劇透,若在意觀賞樂趣,請審慎進入)
(警語:以下有劇透,若在意觀賞樂趣,請審慎進入)
(警語:以下有劇透,若在意觀賞樂趣,請審慎進入)

 

因為最近實在是太悶了,所以想找一些不用用大腦、也沒什麼壞人的劇來看。在愛奇藝首頁本來要點韓劇來看,發現排行榜上的《月光變奏曲》,本來以為是台劇所以點開來看,看了一點點覺得情境眼熟——對我而言,這就是青春版的韓劇《羅曼史是別冊附錄》啊!背景一樣是出版社,一樣有資源開到滿的男主角、一窮二白的女主角,一樣是為了接濟女方生活所以兩人先低調同居在一起。

 

故事是改編自青浼的小說《初禮來了》,稍微看了一點小說原本的設定,覺得算是挺忠於原作設定,差距不是太大。不像我以前很愛看的繆娟《翻譯官》,變成電視劇《親愛的翻譯官》後完全變成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

不過也許是考慮到電視劇的節奏,沒時間慢慢熬收視率,一開始就把男主角對女主角的感情設定得好感度高高,劇情就順順的往前走。雖然偶爾有小配角來搗亂,但女主角總是能逢凶化吉,發生什麼狀況都有男主角幫忙想方設法罩著,在這種混亂的時刻真是太激勵人心了。

《月光變奏曲》,晝川對初禮比了OK

除了不拖泥帶水的劇情,就連預告剪輯都沒有懸念——所有的誤會、糾葛,預告裡多半都先跟你拍胸保證會按捺得服服貼貼,你只要進來看看過程到底他們會怎麼過招就好。下週就要完結了,不虐不糾心,在這種夏天,全糖加冰,甜得非常爽快啊!

因為看的時候大部分都是捷運上或深夜裡,都是無聲狀態追劇,所以我對口音聲調什麼的一開始沒什麼感覺。我的同溫層都沒人追這部,太好奇別人都怎麼看,結果一上網查就看到好多人說虞書欣聲音很嗲很軟,一好奇就在洗碗配劇時打開聲音來聽,哇,超卡通超甜!

《月光變奏曲》,初禮面對晝川的緋聞,「我幹嘛要生氣呀?」(手揮菜刀)

故事是雙主線,除了大作家晝川與小編輯初禮,還有一對是沉潛的資深作家江與誠與資深出版人顧白芷。被晝川稱為「女魔頭」的顧白芷,是對手出版社新盾的總監,遇事判斷俐落精準,自信篤定,「你覺得有什麼是我解決不了的嗎?」

《月光變奏曲》,顧白芷自信篤定的說,「你覺得有什麼是我解決不了的嗎?」

其中江與誠與晝川又是一起長大的鄰居好友,劇中的設定一個 33 歲、一個 27 歲,非常交心,交心到如果戴著腐眼看人基的眼光去看他們的打鬧鬥嘴,也是可以把他們配在一起的。(喂)

 

 

故事推展了大約兩三年的時間,從晝川 27 歲一路到 29 歲,初禮也從剛出社會穿得輕鬆隨意的菜鳥編輯變成主編。看飾演初禮的虞書欣,妝髮從拎著帆布袋的學生樣一路變化,頒獎典禮上的粉紅洋裝好適合她喔,氣色好好。

《月光變奏曲》,眾人參加文學大獎花枝獎的頒獎典禮

 

因為我幾乎沒看陸劇,所以完全不知道這些人什麼來頭。一查發現男主角丁禹兮是《傳聞中的陳芊芊》的男主角,查了一些片段,之前在古裝劇裡萌得不得了。讓我想到之前社會學出身的作家羽茜曾為了《傳聞中的陳芊芊》寫了同人《心悅君兮》

話說《傳聞中的陳芊芊》裡有一個橋段是陳芊芊對韓爍說「沒有什麼是一頓火鍋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兩頓」,在《月光變奏曲》裡,美編阿象在編輯初禮為了書的事煩惱時,也帶著即食火鍋跑去找初禮,對她說「沒有什麼是一頓火鍋解決不了的」。

這裡頭的對話都相當日常,吐槽就是二十幾歲至三十出頭的人會說的對白,沒有太多令我起雞皮疙瘩的做作片段。也因為如此,我覺得沒有太多讓我喜歡的經典台詞,但倒是有些劇情截下來當日常貼圖好好用。

比方說打完壁球的男主角晝川要人好好說話。

《月光變奏曲》,晝川:「好好說話!」

是說中文真是博大精深,一樣是「好好說話」,初禮的「能不能好好說話」真是無奈又撒嬌呀。

《月光變奏曲》,初禮:「能不能好好說話?」

編輯初禮對作家晝川說自己上次大吼是成年人的一時崩潰。

《月光變奏曲》,初禮回答晝川自己上次為什麼忽然暴走,「那只是成年人的一時崩潰罷了。」

晝川對初禮說,「少了妳不行。」清淡中見真情的對白裡流動的感情,對我來說也是這齣劇能不膩的要素之一。

《月光變奏曲》,晝川對初禮說:「少了妳不行。」

「別再為我的事操心了。」

《月光變奏曲》,晝川對初禮說,「別再為我的事操心了。」

嘴賤的晝川也常有很殺的台詞,「我以為大家都會有腦子。」

《月光變奏曲》,晝川對於大家對他的攻擊的回應,「我以為大家都會有腦子。」

晝川試著想要澄清緋聞,初禮一邊剁水餃餡一邊說,「你跟我說這麼多幹什麼。」——下次誰來跟我囉唆我就傳這張啊!

《月光變奏曲》,初禮對晝川試著想要澄清緋聞,「你跟我說這麼多幹什麼。」

 

比較吸引我的經典台詞應該是內心有十萬字劇情的作家男主角寫的貼文,含蓄曖昧的推進劇情。「我的編輯只是按照合約和畫家溝通,用稿或者不用,編輯只是協調者,她說的不算。至今為止,我不認為我有被當做任何人的私人物品那麼小心翼翼珍藏對待過。如果有,我很期待。」

《月光變奏曲》,編輯初禮上網看作家晝川站在自己這邊的發文:「我的編輯只是按照合約和畫家溝通,用稿或者不用,編輯只是協調者,她說的不算。至今為止,我不認為我有被當做任何人的私人物品那麼小心翼翼珍藏對待過。如果有,我很期待。」

相對於平常賤嘴毒舌的對白,告白時的貼文好含蓄可愛:

「從來沒有想過會像是正常人一樣,擁有正常的、會對另外一個人產生依賴的感情。然而站在陰暗之中久了,就會不自覺地想要追隨光。儘管嘴巴上說:當個苔蘚植物挺開心的,曬什麼太陽。
直到某一天,雪夜裡,月光下,她對我說:今晚的月色真好。我推開了窗看了眼,嗯,還真是。於是我回復了她一個『。』
句號代表著,遲疑,不願言語,與不得不回复。
遲疑,我知道其實以現在的我來說,根本不應該也沒有本事回應她的感情,我能照顧好她嗎,我能為她遮風擋雨嗎?我是否真的是她心目中那樣的人?
總的來說大概就是,很抱歉我是個膽小鬼,不過縱使不情願,我還是想告訴你:真高興世界上居然有這麼巧合的事,我也喜歡你。」

這段讓我想到日劇《三十拉警報 (Overtime)》的經典對白:「自己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是個奇蹟。神給了這個奇蹟一個很棒的名字,叫做『戀愛』。」

 

裡面有個橋段我本來以為是 bug:一開始初禮第一次在晝川家伏案工作,趴在桌上打瞌睡,晝川原本要把初禮抱去好好躺下睡一覺,但一動手就發現初禮太重,他移不動,只好幫她蓋件被子了事。但後來初禮腳受傷,晝川卻能把她一把抱起。

後來晝川在尾聲時對初禮說,他刻意鍛練自己,讓自己能扛得起初禮。我最喜歡的情話是他與初禮在採買後,他背著初禮邊走邊說:「有一天我們都老了,妳先走吧。我一想到我先走,妳帶著兒子、孫子、孫女、女兒,哭得手軟腳軟,想想這個畫面,我就得多活兩年。然後你就走慢點,因為我馬上就會跟上來了。」

搭配前面幾集顧白芷的恩師離世時留下的遺言,這種伴侶一路相伴到老的概念好感動我喔。

 

劇中的設定非常貼近現實,譬如直播節目底下的即時回應、上方的彈幕,或是微博熱搜,總讓讓我想到韓劇《WWW: 請輸入檢索詞》經常沖來洗去的關鍵字排行。

《月光變奏曲》,初禮在微博熱搜上看到宋希戳晝川的關鍵字排行榜

比較可惜的是,排行榜的畫面截得太寫實了,是整個手機螢幕的尺寸比例,我用手機追劇就比較不能跟上這裡頭的梗,用大電視看劇應該會更能融入這些細節設計。

 

會想開這篇文是因為我覺得這對 couple 好登對,上網查一下兩人背景,丁禹兮平常跟這部劇裡的設定個性不太相同,外放得多。倒是虞書欣演初禮,完全就是演她自己啊,看她上綜藝節目,連韓國女團 BLACKPINK 的 Lisa 都被她逗得哈哈大笑,說想要收藏虞書欣表演的影片,心情不好時看就會心情轉好。

維基百科上的虞書欣條目只含蓄地寫「她因投資多家公司而成為股東」,好好奇她投資了什麼事業,查了一下發現原來她是正港小公主啊!在知乎有一則《在400億千金虞書欣面前,C位又算得上什麼?》,C 位是指中間位置,舞台表演的核心角色才會站在那裡。

知乎的文中提到,虞書欣的爺爺與爸爸都是鋼鐵大亨,1995 年出生的她畢業自新加坡拉薩爾藝術學院 (LASALLE College of the Arts),和一般窮到要吃泡麵的出道藝人相比,她手腕上戴著的是限量的 Bvlgari Serpenti 手錶,售價約新台幣 150 萬。這個小女生反應迅速、表情豐富,超瘋超可愛,身為千金的她賺錢的動力是為了要買更多漂亮衣服。

初禮這個角色超適合個性外放的虞書欣,看她從劇中場景跳出來,「怎麼樣,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完全可以想像她在綜藝節目裡大喊「哇噢」的表情啦!

《月光變奏曲》,晝川走在路上,忽然蹦出來的初禮,「怎麼樣,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好想要辦公室也有個元氣小編輯給大家加油,趕走大家的 Monday blue。

《月光變奏曲》,初禮對要上直播節目的晝川加油打氣

《月光變奏曲》,初禮為等待宣布得獎名單的晝川說加油

 

推薦給想看點輕鬆有趣的東西的人啦。

 

--

首圖是編輯初禮在發生好事之後,一邊走進辦公室,一邊搭著自己脈搏,覺得幸福到快昏厥:「日常檢查一下自己是不是還活著~」

 

相關連結

 

 

追蹤小草的 facebook,看更多生活資訊! ↘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