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還會逛書板的時候,那時我在成大計中站有個ID,定時不定量地在書板上隨意的回文,那陣子偶爾書板上會有人回信到我信箱,包括以為我早早看過《迷路的詩》的善心人士,可惜ID被砍了信也沒留著,否則該回去告訴他:真相是我根本是個不唸書的小鬼啊。而拜那時會在板上發文、同時毫不保留我對特定作家的喜愛的習慣,風月星的站長之一寫信給我,問我是不是很喜歡水瓶鯨魚,說風月星要開水瓶鯨魚板,問我有沒有興趣過去。

那時候我才高中,網路世界的平均年齡沒有現在這麼低,對大人群集的世界,我自然心生恐懼、小心開展版圖,當時並沒有馬上前往。(說到這裡,失戀雜誌要收站了,很感傷,但無能為力)

後來是為了開個人板而去的。那時的個人板十分珍貴,多半是站務邀請才能開板。對於網路資歷不深、在網路上也沒有卓越貢獻的我來說,風月星能夠一人開板實在是太吸引我了。開了板之後,高中到大學這期間,我在風月星貼了大量的文章,也認識了很多人,除了認識布萊恩姊接,另外就是認識ahmei、bunny妳們幾個吧。

因為風月星連不上,所以好難追溯以前的事了。但我記得ahmei有好多精彩的文章,短短的,但我都喜歡。「我戀愛了──買罐四物雞精就可以大聲說!」──唉呀還是原句經典,我實在是想不起來完整的句子。

寫完了某個故事之後,ahmei收到故事、給了我一篇很踏實的心得。坦白說當時看了是滿傷心的,當時覺得「因為這不是我的職業啊,所以寫成這樣也是很自然的」。但這幾年再回想那封信,又覺得受到前輩的照顧其實是多麼榮幸的事,現在想請人講那些話,還不見得有人願意說呢。文章發在連線板,也不像以前能偶爾收到誰的回文或回信了。

曾經有前輩對我說過,掌聲有價,慢慢的大家也不想迴響了。那麼,我看過的ahmei寫給我的信與文章,價值應該高到我下輩子也還不完了吧。 :)

雖然這樣的結尾很像給布萊恩姊接的那篇──但還是想跟ahmei說,認識妳我很快樂,妳給我的許多箴言,即使站台不見了,我還是記在心裡面。雖然我從以前到現在一直是任性的小鬼,到現在還是喜歡寫一些想把自己的話講完的故事,但我真的有在調整修辭啦!真的真的!只是太過小心又變成什麼都寫不出來,嗚,我還在努力。

在我每天走路上學的路上,有一間小小的樂器行,每天營業時間,他們總會把他們家的兔子整籠拎到騎樓。天氣開始熱的時候,常看這隻越來越巨大的兔子窩在兔籠邊緣、露出四小折說的五兄弟來,就會想到之前好像是bunny還是誰,在我說我有很多話想講、卻找不到地方時,回我文章告訴我:兔子的耳道是直通胃的,所以可以裝下大量的秘密。看著這隻兔子,我很想蹲下來,依在牠耳朵旁邊小小聲說,我真的好想念在風月星的日子哦。那裡有我一去不返的十幾歲,也有許多像真心話大冒險一樣的文章,直接、坦白、率直,唉呀我想我最近真的得了不懷舊就會死的病吧。

喔對了,還有一直一直想跟ahmei說,也許妳已經聽膩了,不過妳真的好正哦!板上充滿智慧與美麗兼具的姊姊們,我壓力好大。呵,不過,至少我的青春期還沒完全結束,還能在妳們面前裝裝可愛撒撒嬌,是我唯一可以微薄地驕傲一下的小事兒。 :p

有機會台北見吧,雖然妳的手機號碼不知道換了沒,不過下次北上之前,我應該會有機會事先在網路上告訴妳一聲的;又或者,某一天,我可以得到一個能夠寄信的地址──ahmei,我想寫信給妳呢,雖然我字跡像小學生,令堂可能會以為妳最近偷偷去安親班兼差而有了小粉絲……呵,那都是發生時才會確知的事了。

現在,我只知道,我沒藥醫的懷念以前那些文章與信件,還有妳在Bath時笑得開懷的照片們。 :)




    全站熱搜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