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心裡事] 小彬老師X小草的交換日記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老社區裡居住的貓

又是一次三個女人的聚會。這回合妳很煩惱的抱著頭,形容妳有多無力面對「嫉妒」。

戀人嫉妒妳與異性的互動,當妳開開心心的分享了妳這天和誰合作成功、妳聽了誰說好笑的話,他沉下來的臉色,令妳不知所措。

文章標籤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日月老茶廠

「我沒有辦法相信人。」你說,「一旦太相信人,最後就會有把柄握在他手上。」

你的說法並非空穴來風,而是你的真實體驗──你在宣洩情緒時向當時的摯友提起了你的狀況,此後,在你們的友情忽然急轉直下地惡化時,你的情緒被他咬在嘴裡,隨時會被拿來作為說嘴的素材:還不是因為你這個性,之前才會過得那麼悲慘;還不是因為你的境遇,活該你現在變成這樣的人。

文章標籤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蔚藍晴空與大花紫薇

發現妳變了。以前總是笑嘻嘻、明亮光采的妳,不知何時暗淡下來,來去匆匆忙忙的。總覺得妳的氣場與以前不相同了,但我說不上哪裡不對勁。我問妳最近還好嗎?妳只是笑一笑。

直到那天在洗手間遇到妳,哭到雙眼紅腫地推開大門走出來,妳看到我,點個頭,就低著頭快步走開了。

文章標籤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10101元旦假期@科博館

親愛的小彬老師,在我們的那個年代的性教育,連「性」這個字都敏感到完全無法啟齒,我們都代稱為「第十四章」。在那個年代,所有課本都由國立編譯館統一編訂,健康教育課本的第十四章,就是介紹兩性性器官、第二性徵,據說有的老師對學生們過度好奇的反應覺得太尷尬,會迅速帶過這個章節。

我記得我的健教老師以前是醫院的護理師,什麼大風大浪都見過,她把臨床上的特殊案例融入到課程裡,讓我們一群剛開始發育的青少年能對這件事自在一點。我對產房的印象,也是從她提供的案例裡建構了雛型。

文章標籤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陽明山花卉試驗中心的白千層

親愛的小彬老師,你曾經在《被父親控告的孩子》提到,你的學生處在家暴家庭之中,學生的母親雖有經濟能力,卻選擇不帶孩子遠離暴力陰影。

我想起我以前讀過一本書,作者是一個家暴受害者,她的父親也是。她的父親非但沒有因為受暴的經驗而對她更為溫和柔軟,反而繼承了爺爺那套鐵血教育的模式。由於父親對天賦聰穎的她期待至深,因此只要她沒有更進步,她的父親就辱罵鞭打她。當作者還是個小女孩時,學校的老師發現了她身上的傷,為她申請了家暴保護。

文章標籤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五條港拍日落

我在陽光正強烈時就抵達了餐廳,窩在角落的位置滑著手機等妳來。妳匆匆忙忙地出現,一邊坐下,一邊說,不知道窗外的天空,從何時暗了下來。整個世界都失去了光。

和妳一樣。

文章標籤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10408貴婦型商業午餐@路香儂

我們約在公園碰面,我們的孩子在遊具之間穿梭跑跳,不時回頭笑嘻嘻地看著我們。我們聊起了學區,聊起了在雙北找幼兒園的難度,聊起小學的自由學區與額滿學校⋯⋯種種名詞都令我們頭痛又焦慮。話題一轉,我們回溯起過去的學習。

我說我確實可以感覺得到我們這一輩的父母對子女學習上的憂心,彼時有一條街上有好多補習班,教室有國中小老師承租,為孩子們課後加強。當然這些「課後加強」是要另計費用的,於是養育一個孩子的成本又疊高不少。

文章標籤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貓快閃@中正紀念堂,紙貓熊展,1600貓熊世界之旅

我們一起留下來加班的那天,等著辦公大樓出奇難等的電梯。看著數字緩慢跳動接近我們,妳先開口問我怎麼也待得這麼晚。

「我處理某個 bug 時卡住了,妳呢?我本來以為妳的工作比較好預留時間,是不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啊?」我好奇地問妳。

文章標籤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晚上的延平北路

讀到《和「開朗型內向人」相處超有趣 但你要注意幾件事》,發現有「開朗型內向人」(outgoing introvert) 這種奇特的人種,我想起了 28 歲的妳。

「開朗型內向人」有以下幾項特質:

文章標籤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二樓遊戲室旁邊有育嬰室@宜蘭捷絲旅礁溪館

第一次知道母乳是什麼,是妳的好友在 facebook 上的貼文這麼抱怨:「去他的母嬰同室,我快被母奶逼瘋了!一直跟我說小孩還沒飽,老娘自己也睡、不、飽!」

底下排山倒海的各種意見:有的人說餵點配方奶也沒問題的,有的人說千萬別讓配方奶介入否則之後就很難追上來了,有人提供了黑麥汁、花生豬腳、魚湯等種種食療偏方⋯⋯遇到了母乳哺育,就好像男人提起當兵的日子,每個媽媽都有自己的內心戲。

文章標籤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往前走會前往哪裡呢?

我說,我害怕菊花清香,對我而言,那是死亡的氣味。只有在殯儀館、墳場,會有強烈的菊花香氣,伴隨著燃燒紙錢金香的氣味與煙塵,無論當下是什麼季節,對我而言,那都是冒著熱氣的、令人頭昏腦脹的情境。

你說,你也好想切斷氣味與死亡的連結。對你而言,地下室那樣充滿濕氣的味道,就已經是死亡的氣味了。

文章標籤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關喜不喜歡長大。就是不想要多餘的人際關係而已

妳從很久以前就發現,妳討厭交際應酬。那是從父親的應酬先開始的──妳討厭一起出席時,其他人頻頻問妳,為什麼挑食不敢吃海鮮?為什麼不表演背唐詩?為什麼都不說話?妳委婉解釋,因為會過敏、因為一時不知道要背什麼、因為不曉得要講什麼好⋯⋯

他們為妳認真的回應哈哈大笑,妳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了什麼事一樣。答其所問,不是理所當然嗎?妳難以一笑置之,只覺得兩頰熱辣辣的。

文章標籤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中烏日站

除夕年夜飯裡的話題,其實是軍備競賽:帶回來的伴手禮、身邊的伴侶、紅包的厚度、可以假裝鬆口愉快說出的年終獎金數目──有些事,在除夕年夜飯時拿出來聊,意義比平常更為重大。

 

文章標籤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日出

妳以為結婚生子是一場幸福的美夢:穿上漂亮的婚紗,接受眾人金口玉言的祝福,長輩慎重地交付了金飾,讓妳們小家庭的生活有份底;懷孕時,為著有讓孩子成長的空間,妳們成就了自己的小家庭,負起房貸,是沉重也甜蜜的負荷;孩子出生,肺活量很好,健康地哇哇啼哭。

一切都美好。

文章標籤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日月潭湖景房看日出

回想起我在月子期間,有天半夜為了種種細碎的事件的累積而大哭特哭:因為母乳量還沒上來,即使寶寶可能只是為了太熱、太無聊而哭,家人的意見永遠都是「一定是寶寶沒吃飽吧」;在炎夏高溫的南部,長輩卻堅持我換尿布脫了寶寶的褲子,動作再怎麼儘量加速都太慢了,小孩會著涼⋯⋯現在來看這些不過都是非常枝微末節的事,笑笑就過了,甚至可以完全不帶情緒的別過頭去就好。但當下我感到挫敗異常,加上連日睡眠不足,我無法抑止地大哭特哭。

那時在南部坐月子的我,忍不住在深夜傳訊息給當時在台北上班的先生。我還記得眼淚不停滴落在手機螢幕上的樣子,啪答啪答的,像站在暴雨的路邊一樣。我邊哭邊抱怨,即使是手機打字也突破人體極限地飛快成句。睡前檢查手機的先生,看見訊息後很快回訊要我深呼吸,傳了我們前幾天為寶寶拍的照片安慰我。看著孩子的照片,也哭到一個段落了,我稍微冷靜一些。走進浴室想洗把臉,卻被自己嚇傻——浮腫的雙頰、哭到完全腫起瞇成一條線的雙眼,請問這是哪位啊?

文章標籤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多肉植物@彰化田尾菁芳園

你說,尾牙的時節到了,那晚你應酬回來,你的孩子已經睡了,她正在床邊陪著孩子。

你有些醉。撐著不適感洗好了碗槽裡的碗筷,還是覺得不舒服,於是坐在沙發上滑手機收一下公司的信,打算休息一下再去洗澡。

文章標籤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