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的麻辣天后宮剛好採訪了一票戴過牙套的藝人們,包括了我一直覺得門面很好看的李明川。在每個人的自我介紹裡明白點出每個人戴矯正器的時間長度、耗費的金錢,我原來還不算是最辛苦的啊。一邊看節目裡大家說有多痛多難過,我一邊回想剛開始矯正的時候。不舒服是有的,不過我好像很少難過到哭或覺得痛到無法忍耐?

顯然是太高估自己了。今天調整過後,一切都不同。

醫生大人前幾天臨時請了假,所以本來星期二可以悠哉的看個醫生、星期六悠哉的準備meeting,後來這一切都變了樣。週二下午接了護士的電話,原本當晚要看的診就一口氣延到了週六早上十一點十五分(為什麼是這麼畸零的時間?我也不懂)。

早上去,一邊等看診,心情還滿浮躁的。最近對自己該做的事一直提不太起勁,也對後續缺乏動力與想法,越是慌亂又越是沒力氣,昨天傍晚到今早起來還鬧偏頭痛,痛到不行。

今天沒等很久,帥哥醫生就把前頭的患者看完了。當我滾到了座位上,他已經把病歷看得差不多。是說今天醫師大人一直叫錯我名字是怎麼了……

一見面一樣是檢查咬合、看排列。看啊看,因為想著下午要meeting的內容有點恍神,想說可以把嘴巴合起來了,我差點又咬了醫生的手指一口。拆O-ring後,醫生幫我上了新的小裝置,我一開始以為只是上個連綁,固定好就可以走了,想不到醫生拿了鏡子給我。

「這次把這邊往下拉一點。」醫師指了一下左邊側門齒。「所以這邊勾起來,勾成一個三角形,可以嗎?」

現在一邊回想這件事一邊覺得很神奇,之前只有關過拔掉小臼齒空下來的縫、拉正過臼齒,幾乎都是比較平行的移動,能夠上下拉扯還滿有趣的,哈哈。那時沒有對著醫生說哇哇哇好有趣喔,大概是因為心裡還在掛記下午要怎麼面對老師吧。 Orz

醫師大人示範完畢後又要拿橡皮筋給我,唔,我家還有兩包耶,當然就老樣子說不必囉。結果這次換牙助追上來要拿給我。 XD

這次就沒怎麼跟醫師大人聊天,可能下意識想說他在感冒,加上他用比平常多兩倍的力氣幫我調線(唉唷喂有夠痛),所以一整個很沒有要聊天的念頭。倒是很久沒看到的護士姊姊今天又出現了,一樣和正妹護士哇啦啦的把診所弄得好熱鬧,真是好懷念啊。

只是約下次回診好難約,週二要吃飯(啊,還沒訂位,但是突然又懶起來了……),週六要補課(老師我們真的要去佛光山嗎?其實我很想說我要出去玩…… /_\),只好往後再約,希望一月的回診時間不要delay、能讓我先回診再出門啊。

回家後因為調整調得很緊,所以光是雪裡紅就嚼不太動;前幾天嘴巴破了洞,裝置又一直勾到那個位置,雖然不痛但也不是很舒服。不知道這次要痛幾天,嗯,靜候下回分解。


----------------------------
20071126 不用等到下回……這幾天睡得不好,似乎回到最開始要撐開牙縫那種不適感了。去年此時為什麼可以忍受?我想也許是因為沒什麼事、每天又有滿滿的課等著我,所以睡覺就是睡了;而最近,一躺下滿腦子就是轉個不停的問號,越是思考就越是難以入眠……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nnie
  • 我昨天晚上也去回診了~感覺上醫帥哥醫生請假回來後變月半了說~XD
  • 下週會再見到他~我也來研究一下他有沒有變得比較有肉好了XD

    (模擬台詞)

    小草:「醫生我跟annie都覺得你胖了耶。」
    醫生:「你們兩個回診時可以不要一直注意我有沒有變胖嗎~(羞)」

    小草 於 2007/12/12 23:42 回覆

  • ahmei
  • 是說我有個學生有次上課突然講話大舌頭
    我好奇一問才知道他去矯正牙齒了
    原來有這麼多年輕人在矯正耶
    我一直有個印象,只有小孩子才需要矯正
    我們家附近的牙醫就說我的牙齒已經沒救了
    連試都不讓我試試看T^T
  • 我怎麼記得ahmei姊接妳笑起來很好看,
    有需要矯正嗎? @@a

    能在小時候就矯正是最好的啦~
    因為那時骨頭都還沒長硬,
    把它們排整齊就可以了,
    之前還有很善良的牙醫大哥說,
    如果我是小孩就要免費幫我矯正,
    可惜這個如果已經晚了至少十年了~ XD
    話說矯正應該是沒年齡限制的,
    因為我家附近美髮店的阿姨,
    是一直到四十歲左右才開始在矯正哦。 :p

    小草 於 2007/12/31 20: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