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這些人、這些事上頭,學會了世故的面目。但是,我無法肯定,我究竟是以清澈面對這世界,或是早已被同化,變成一樣爭功諉過的面貌?

登入了信箱,始終還是沒有把這些念頭具體。我選擇新增一篇 blog,但也只記得今晚的眾多對話。



「為啥大家都推來推去,一起解決不是可以早一點完工嗎?」
『可是推給別人以後就可以下班了啊。』
「對吼!我傻傻的!難怪我現在還坐在這裡!」

這是今晚,我在晚餐後解決了某個問題、開始思考下一個問題時,向隊長拋出的疑問,與得到的回答。正中要害。

當這段對話出現,我就越覺得 Hank 是這個階段裡難能可貴的合作對象。除了他肯心平氣和的和我討論可行性(每次對話完,我都會重新檢討一次我對其他人的壞脾氣,雖然還是很難節制XD),即使再怎麼抱怨,也不過就是,「哎,這就是人生嘛。大家都同一條船上的人。」

我喜歡同理心。想要有人可以併肩努力。有時卻覺得,好困難。

心態退縮回幼幼班學生,忍不住大哭大鬧起來的時候,也好險長輩願意扮演幼稚園老師的角色,「沒事了沒事了,我買吃的給妳好不好?」 



「是說你怎麼知道長輩們的翻譯年糕過期了?」
『因為他把心裡的台詞說出來了啊。』
「我建議你應該買新的翻譯年糕給他們。」
 
這是我開啟了碎碎唸的開關,Willie 認真應答的其中一段。我有充份感覺被安慰到,銘感五內。 

有些話說出來了,被誤會了,適巧能有知道被誤會的時候。只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那麼,住在高雄的我,跳到愛河,能洗得掉自己被誤解的標籤嗎? 





其實該睡了。但心情真壞。好不容易覺得有點力氣可以面對這世界,為什麼這麼容易就被打回原形啊?





你說,你其實是不想計較的。但當你說了,在我的角度看來,你也許是希望我擔任傳話的角色,為你爭取什麼吧?於是,我原本打算寫給他的信,按下了捨棄。

因為,我不想變成你。

人的確要腳踏實地的看著現實面的一切,放棄太過天真浪漫的念頭。可是,世故洗練之餘,不能保留一點單純與善意嗎?



我決定帶著這些困惑入夢。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
  • 如果你的體重計飆出了奇怪的數字,一定是心情太沉重。

    就像八百年前李清照怕翻船而不去泛舟。

  • 那我白天的時候體重應該很輕,因為中午我們家老總 Louis 還問我:「怎麼這麼嗨?」

    小草 於 2010/04/06 22: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