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小女孩,從妳身上我看到我自己的人生,複製貼上一樣的出現了類似的情境:想放棄就放棄的小情緒、忍不住觸發與情人之間的爭吵、腦袋和地球一樣轉個不停的胡思亂想……我啊,忽然覺得人生說不定是模組化的。別人身上正在執行的函式,等一下就輪我觸發了。

我從妳身上看見我的以前。我曾經不擅處理分別,總是把距離掐得太緊,在最後一刻倉惶離去。我也從妳身上看見我未來可能遇見的點點滴滴,多麼害怕在他和我之間重現。

親愛的,其實我們心裡都知道,生命並不是詩意的累積。它是散文的,是小說的,是物件導向的──我們必須有秩序的隨人群生活,仿如程式中變數的定義,或是文字篇章的結構。這世界不接受我們太過跳躍的思考,也不容我們隨意進入各個時間空間。

必須有序的。先來後到。

我們一起在各自的跑道起跑,希望我們都離終點越來越近,不再折返,也不會半途讓補給車載我們離開跑道,即使無力也要很酷的跌倒,即使倦到極點也要很帥氣的觸碰終點線。







親愛的大男孩,你脫去了世故的鞋,躡足走進我夢境。我的夢依然乾淨如故,笑顏或淚水都那麼絕對,差別是,過去的獨白演進成了對話。彷彿小王子遇見了小狐狸,他們在日落之後見面,我們則是在兩座城市間各自繞著電話線。

即使你說,放心,你會在。但我仍然沒有把握,害怕睜開眼以後就是永久無夢的睡眠。只能每天仔細擦拭夢境的轉角,一吋一吋清洗我的不安。

慢慢懂得詩人為何說,「我心有所愛,不忍世界傾壞。」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