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可愛的微笑對杯@樂樂小時光 

剛出社會的那幾年我非常在意主管對我的評價。千方百計的想從各種管道套出些什麼話來。

現在想想覺得很不可思議。因為我不再會去問我現在的主管對我的想法是什麼。那麼我為什麼當初那麼在乎前主管的想法呢?因為想要蒐集轉職時可以放在履歷表上的素材嗎?

有一陣子我遇到的困境是:為什麼會覺得「我沒有罵妳就是對妳很好」呢?

我常在想這個問題喔。記得某份工作向主管提離職時,他問我想走的原因,我提到有一部分是因為工作上沒有成就感,讓我覺得我是不是不適任。他很驚訝的對我說:「因為妳表現大多數時候都很好,我很少罵妳,難道要像幼稚園一樣每天經過妳座位都對妳鼓掌?」

當時我覺得好難解釋我的心情。有那麼多書談論激勵理論,在薪水普普通通、為了消化待辦事項拚命加班卻被丟更多工作、再怎麼自得其樂也找不到小確幸的長路盡頭,為什麼還會覺得「我沒有罵妳就是對妳很好」呢?

很理想化地覺得每一個人都值得好好被對待。我覺得你很好啊,有時我也覺得我很好,可是我怕是自我感覺良好,所以肯定過你之後,也想聽你講一下肯定我的話。當我對妳抱怨這些,妳說我果然是工程師,我看到這排字馬上就笑了。有好幾度我差點就要去當業務了耶,哈哈。

至於我現在還是繼續當工程師,到底又是哪來的自信,那就是另一段故事了。 XD

另一個故事是,為什麼是你做錯了事,我卻必須要修養滿分的完全不能責備你呢?

我收到了一封信,信上指控我應該修正工作的態度與用字,「妳罵人的時候怎麼不想想看,會影響別人一天的工作心情?」

練習正視「感受」這回事,還真不容易,忍不住就會理性的覺得事情應該如何或如何。當對方這樣指責時,我低著頭到茶水間倒了一杯水,心裡盤算如果最壞的發展應該要怎麼面對、又要在何處開始停損止血。

然後才想到,我對這件事的感覺是什麼?是什麼讓我這麼沮喪?

認清自己只是在乎有沒有人站我這邊時,我於是是去討了拍。討拍有拍,我又回到平衡點上。

我回了信,告訴他,我很羨慕他這麼義正嚴詞的為他的工作夥伴說話。

但是,當你的客戶前一個週五就約好隔週一下午三點請你到他那邊處理問題,你下午四點還未出現,是客戶打電話給你,你才訥訥的說「唉呀你叫我做的事我沒做完啊」,你的客戶無奈的說若是無法前來應該要提供替代方案,而你卻很直白地回覆他「我就是做不出來嘛你拿我怎麼辦」。而他前一個週五請你處理的事,其實也不是什麼海量作業,只是個小任務,而且已經給了你一季的時間好好處理,你卻每次都敷衍茍且的帶過⋯⋯然後你再請你同事寫信告訴你的客戶,指責客戶怎麼能夠在電話裡發脾氣罵你不守信用?你不覺得很有趣嗎? :)

言歸正傳。我們有一天討論到同理心,而我覺得大家其實就是站在不同高度、習慣,所以視野本來就很難一樣。我很常蹲低,想試圖模擬和胖鹿一樣的高度,但是我還是很難完全看到和她所見一樣的風景。我長高了、我的經驗比她多了,所以知道更上方的世界的組合了,已經很難回到能完全同理她的程度。

但是我可以做的就是盡量幫她想各式各樣的可能。我也想要試圖想像有關於你的各式各樣可能。沒有回饋的日子實在很難修正該投入多少才不會筋疲力竭,不過大概就跟股市行情一樣,不可能每個人都能預測接下來要飆漲或暴跌。

我們可是在金融海嘯裡浩劫重生之人。從跌破 4,500 點的低迷,到現在突破 9,600 點、似乎還能再往前衝,這中間的冷暖苦甜,也只有走過來的我們才知道啊。

就,繼續走吧。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