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葛瑪蘭等車準備上車

小時候的小麋鹿是個對食物非常有興趣的小孩,幾乎來者不拒,什麼都肯試看看,我不敢吃的游魚蝦蟹、16 不敢吃的瓜類,她每一樣都大口大口嚼得好香,幫她煮飯大部分時候都頗有成就感。但是自從上個月去日本時,我忽然發現她變難餵了,回台灣這點也沒驟然好轉,食慾依然時好時壞。

看過《貪吃父女檔的美味大冒險》,裡頭作者有提到他的女兒曾經是個酸甜苦辣皆來者不拒,但到了三歲時,有陣子就只肯吃白飯。哎,雖然這段讓我做足了心理準備,但真正遇上時還是怕小孩餓了瘦了,忍不住想找點她愛吃的給她吃。

偏偏小麋鹿胃口與味覺都不固定,從貪吃變成挑三揀四的選著吃,讓我頓時覺得煮飯變成難事,有時我也提不太起勁煮食。

像是有天煮了個湯上桌,她看到豆皮馬上大嚷不要,我說上次混在菜飯裡煮妳有吃呀,她依然鬧著不要吃,我就先擺著一陣子,後來她又變成一個 Shift-Ctrl-A 的感覺——除了豆皮以外,其他的料她都不肯碰,究竟是個怎樣的心情轉折呢我不懂?

最近開始轉變想法,我就煮我喜歡吃的吧!如果她肯吃就一起吃,如果現在不想吃,改天也許又有興趣了。至少飯桌上保持心情愉快,不要太焦慮,應該可以持續一陣子看看?

非常喜歡這個姿勢,是要開始推理嗎 XD

(一起去早餐店吃早餐。很愛摸鼻子,是要開始推理嗎?XD)


最近忙到沒辦法和黑貓宅急便打到照面,司機會幫我把包裹寄放在附近的 7-11。某天忘了拿,隔天下班接了小麋鹿回家,差點又要忘記,已經準備彎進往家門的巷弄,又急著帶她轉回 7-11。

店員問我名字,我立刻說了「林小草」,他沒聽清楚,我又再覆述了一次。領到包裹後,店員對我說,「是林小草嘛,那跟妳確認一下地址。」

我快速的唸完一長串地址,店員確認無誤後,把小小的包裹遞給我,我身上扛了兩個大包包、小麋鹿又討抱,沒辦法再拿,就請小麋鹿拿著。進了公寓大門,小麋鹿突然看著包裹說,「這個是林小草嗎?」

「不是呀,林小草是馬麻的名字,這個是馬麻的包裹唷,剛剛那個哥哥只是要確定這是不是馬麻的東西哩。」我對她解釋。

「馬麻的名字是林、小、草~」小麋鹿看著我拖長尾音說了一遍。

「對呀,這是馬麻名字。那妳知道把拔名字嗎?把——」

我正要講時,小麋鹿迅速秒回:「把拔的名字是陳、十、六~」還非常欲罷不能的接了自己的名字:「我的名字是陳、鹿、鹿!」

噢噢我要噴淚了,第一次唸出全家人名字就上手啊。

(以上對話出現的當然是本名啦,用暱稱打個馬賽克。XD)

(隔幾天更驚人的背出了爸爸的手機號碼!好像可以開始教她打公共電話了?)

用塑膠袋弄飽氣假裝是氣球XD

(陪我去超市買菜,我習慣肉品海鮮雞蛋會用塑膠袋套起來以便與蔬果分隔,這些東西我會最後才拿,在那之前我會先把塑膠袋弄飽空氣當成氣球遞給小麋鹿。XD)


2Y2M 的第十天,晚餐後一起吃優格當點心,小麋鹿端著優格痛快的吃了半份之後,忽然慎重的放了下來,神情鎮定的對我說,「我今天在學校有哭喔。」

『怎麼了嗎?』

「我搶 Peggy 玩具。然後我就哭了。」

『那她應該也哭了吧?妳有跟她說對不起嗎?下次要先跟人家借,人家答應借妳才能拿喔,如果是妳自己的東西,妳也不希望突然被搶走吧?』

一邊摸著小麋鹿的頭,一邊想,哎,我怎麼先唸起她來了呢。但這時候不講又該在什麼場合說呢。好難啊。(抓頭)

希望妳長大還是會跟我說這些事喔。

這天的髮箍是自己指定的穿搭飾品唷 :D

(對穿衣打扮開始偶爾會有自己的意見,這天的髮箍就是小麋鹿抱著梯凳爬高去拿的~ :D)


2Y2M2W1D,忽然翻開了繪本《小桃子搔癢癢》,說,馬麻我說故事給妳聽喔。還真能逐頁說出該頁的內容!(當然沒有逐字背誦啦,這點真像我,我以前最討厭國文課背課文~XD)

另外,因為學校的聖誕節活動,老師發了一張空白的許願卡,說可以和寶寶一起討論要許願的內容,一起掛在聖誕樹上。睡前聊天我就問她,「老師說要許願哩,妳有什麼願望呢?」

「希望⋯⋯聖誕老公公送我~禮物!」小麋鹿笑起來,眼神發亮。

「那鹿鹿想要什麼禮物呢?」我問。

「想要~蛋糕!想要~飲料!想要~多多!」小麋鹿開心的許起願來。

「哇,都是吃的,有別的嗎?」好好奇她有這麼重吃嗎?明明最近連路過貨架上的零食都沒有之前那麼興奮了。

「想要~小鈴噹!」

「小鈴噹是怎樣的小鈴噹呢?是小叮噹嗎?」

「小叮噹~哆啦 A 夢!」

好吧我們又開始離題了。正當我想要結束這個話題,胖鹿又補了一句:「還有優格!」←有這麼餓嗎孩子~ XD

加完班路過彩遊館就買了這個聖誕帽髮箍 (NTD$49),戴在小麋鹿頭上真可愛~^__^

(加完班路過彩遊館就買了這個聖誕帽髮箍 (NTD$49),戴在小麋鹿頭上真可愛~^__^)



早上的小麋鹿常常會在吃完早餐後有驚人之舉,除了前面提到背出鹿爸的手機號碼,還會背唐詩。

「紅豆生南國,我在地上走。」

欸怎麼好像哪裡怪怪的?

看到公共電話就想拿起來打電話XD

(最近看到公共電話就喜歡拿起來假裝講電話!標準台詞是「把拔在鹿鹿不在、鹿鹿在馬麻不在、馬麻在把拔不在,再見」。 :p)



有一天和 Emily 小姐聊到想要大買特買消壓力。

E:「現場買最痛快,可以一口氣挑到爽。」
V:「但我只想網購,不想當場買,我看 QQmei 有天說小 QQ 會在更衣間大喊她ㄋㄟㄋㄟ大。」(想看小 QQ 的童言童語請到傳送門一號傳送門二號
E:「小孩好像都不太會說好聽話。」
V:「好像是不會當場當面講?我想到有一天我跟鹿鹿去逛全聯,她突然指著一個代言人的照片喊『把拔』,我說不太像欸,她就回說『把拔比較帥』。XD」

隔了幾天後,有天 16 和小麋鹿玩,做了個怪表情,小麋鹿又大喊:「你這樣好醜喔,不要這樣。」——呃這句怎麼好像有點耳熟?我錯了下次不要這樣唸妳了。XD

非常喜歡貼貼紙,目前在家不會拿蠟筆亂畫,但已經拿貼紙貼滿了某面櫃子XD

(非常喜歡貼貼紙,目前在家不會拿蠟筆亂畫,但已經拿貼紙貼滿了某面櫃子。XD)


趁著我難得可以推掉加班的週末,我帶著小麋鹿,和即將結婚的 Y、在我孕期時負責隱藏式督促我游泳的 A、從台中上來台北工作的 J、至少一年會在高雄碰面一次的 G,一群人一起溜到宜蘭去放空。五個女人一起顧一隻麋鹿,氣氛莫名的輕鬆,而且對話也是惡搞無極限。像是小麋鹿很愛揉鼻子挖鼻子,我為了制止她,常會開玩笑對她說妳再挖馬麻也要挖喔。

「那我也要。」Y 嘿嘿賊笑地伸出手來。

「妳們要排隊啦!」小麋鹿大嚷。

第一天碰面還很認生、不太敢和其他人說話的小麋鹿,在這兩天一夜的相處下,願意主動讓 J 抱著,我們還說哪天可以去 J 與 A 共同賃居的住處玩。退房前大家還陪她玩了好久的吹泡泡。

在香格里拉休閒農場吹大泡泡!

坐在客運上頭時我在想啊,上次去宜蘭,小麋鹿還是我懷裡小小的、喝著配方奶的 baby,一晃眼竟然已經快從背巾裡滿出來了,時間真是不可思議的催化劑。

旅程結束從高鐵站離開要去搭計程車的路上,我問鹿鹿這次好不好玩。

「這兩天好不好玩?」
『好玩!』
「那明年我們可以再一起找個什麼地方出來玩。」
『去北極啊!』
「欸,去北極,馬麻要努力賺錢錢,不知道賺不賺得到這麼多捏。 XD」

妳確定我這麼有賺錢的才華就是了!感謝肯定欸!XD

在宜蘭觀光工廠的攤位釣魚 :D

(問小麋鹿去宜蘭玩最喜歡什麼,她說第一名是釣魚!第二名是吹泡泡和泡澡,接下來說下次想去游泳~XD)


到了冬天就是蘋果臉的產季(誤),小麋鹿的臉乾粗得非常嚴重,之前買的慕之恬廊 (mustela) 涵孜嫩面霜用完了,根據經驗清爽型的乳液不夠力,總是會弄到後來紅腫到得去看皮膚科拿藥的程度,所以在告罄之前就打算趕緊再買一條。但有鑑於近年常有食安或用品含塑化劑等種種狀況,16 說還是不要太依賴單一品牌。

上網查了一下,看到批踢踢《[寶寶] 誠徵超級滋潤的寶寶乳液》這一篇,推文有人這麼說:「Boiron 布瓦宏 金盞花雪花霜,我兒擦一天紅蘋果就好」,超生火!雖然不期待這麼威,但是再細細搜尋一下,這個品牌佳評如潮,還是決定就是它了。

BORION 布瓦宏金盞花雪花霜(NTD$530,購自高雄佳兒園光華店$390),順勢外用護膚品 BORION 布瓦宏金盞花雪花霜(NTD$530,購自高雄佳兒園光華店$390),順勢外用護膚品

我在高雄光華路的佳兒園買的,一罐 390 元,和網購加上運費後的價格差不多。第一天先自己試擦一下,沒有濃豔的香味,聞起來與觸感質地都還滿像綿羊油的,手指沾薄薄的一點點擦臉上,我那因為壓力而嚴重脫屑的額頭也好了不少。隔天幫臉部乾粗的小麋鹿上下午各擦一遍,感覺明顯有改善,持續擦個兩三天就好了。

最近都是白天擦這罐布瓦宏金盞花雪花霜、晚上薄薄地擦一點點慕之恬廊乳液(舒恬良柔舒霜),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今年是暖冬?感覺臉部比去年好照顧多了。

一起爬樓梯 :D

(爬樓梯時還是喜歡撒嬌討抱,真要是我手上東西多到抱不了請小麋鹿自己爬,小麋鹿會說:「馬麻,幫我加油!加油加油 GOGOGO!」←親師座談時我有發現這是老師的梗,哈。)


親愛的小麋鹿,馬麻在網路上讀到吳珊珊的這段文字,覺得好像看到了自己與妳。

《沒有辦法》一次演講結束,一位母親跑過來,很專注,很認真地告訴我,「自從我大兒子出生後,我就辭職了,專職照顧他,之後是小女兒,兩個小孩都在我的細心呵護下長大,哪怕只是一個小動作,我都能明白他們的想法。我相信,一個母親如果夠投入她們的角色...

吳珊珊貼上了 2015年11月26日


前陣子壓力很大時,我忽然很憤怒的對這世界好有意見:「有的人這輩子沒窮過不懂別人為何孜孜矻矻賺錢覺得很俗氣,有的人這輩子沒有錢過所以仇富覺得他們都是爛人。」

有那麼多人對還在工作的我指手劃腳,認為我是一個不夠愛妳、不夠盡責的母親。在那些不知道要加班把嚴重落後的進度補回來、或是很放空的去接妳回家煮飯的日子,我流著眼淚想,為什麼我這麼沒有辦法?

去福岡的時候,我們在博多車站看到好多長輩,有穿得很紳士戴著畫家帽的老爺爺、也有坐在輪椅上打扮得精緻漂亮還畫了全妝的老奶奶。在熊本車站遇到導覽的老先生心情輕鬆笑嘻嘻的主動靠過來,以英文詢問我們是否需要協助,我那時忽然有一個念頭:

「希望以後我能照顧好自己,到老還是有興趣去做些什麼事,導覽或寫 code 或寫文章都好。」

唸書時,有個老師有次為了我上課遲到,對我打工這件事唸了我一小時,唸到後來我發現她的價值就是「學生不需要打工,妳打工只是為了想買奢侈品,浪費這時間一點也不值得」,甚至還指教我應該如何支配微薄的薪資,「妳應該存起來出國去看看,不要亂花」。做為一個學費靠學貸、每月光是基本開銷就寅吃卯糧的學生,我自然是一言九頂的一條一條認真頂回去,覺得妳懂個屁。

換了工作以後,發現這世上還有些人,是莫名的仇醫、仇公務員、仇沒辦法和他一樣苦哈哈的生活的人。這些人不知道,他仇視的那些對象,只是混聲合唱裡用不一樣的音高一樣苦哈哈地發聲著的人。

當然我最近就一直被提醒,認真就輸了。這些人本來就沒有另一種族群的生活體驗,要把對話拉到能彼此體諒的層次本來就要非常用力,我可能得先被唸一千個小時然後每一句我都頂回去才有機會改變(啊想在彼此額頭寫個慘字因為不知道我會先被唸到煩死還是對方被我頂到氣死)。子非魚安知魚之樂,不是鮟鱇魚也不知道長這麼醜有多辛苦。(最後一句是我前前主管說的,想到沉默少言的他在博物館看著標本講出這句話就覺得很好笑,科科。)

寫文章的這一天,我看到 TonyQ 的這篇文章,裡頭有幾個令我心驚的段落:「也不要怪現在的年輕人不想走照護,上個世代的人把所有好處佔盡,現在也不願意付出資源讓年輕人好好有尊嚴的撐起未來照護需求。還以奴婢的樣態使喚這些外勞,你們以為這些我們沒看在眼裡嗎?到時候這群人失智失能,這個社會來用孝道逼迫青年的時候,我敢 200% 保證,這群青年絕對跟你翻臉說關我屁事。⋯⋯他們成長到在最艱難的四十出頭歲時,淪為你們剝削對象的孝道下的奴隸本勞。當沒有人想當奴隸,只好自己的家庭自己奴。」

今天我們覺得「找外勞才是最便宜,而且應該的」選項有多嚴重,將來這個社會崩潰的情況就會有多嚴重。以現在的狀況,到時因為壓力自殺個幾萬人都不會讓人意外。(而且主要會是青壯年的照護者。)一堆人只想著便宜,根本是七月半鴨子...... ...

王景弘貼上了 2015年12月21日


親愛的小麋鹿,像是在說服自己什麼一樣,馬麻幾乎每個月在記錄妳的成長時,都會可惜自己似乎錯過了什麼,但從工作與薪資,又覺得自己似乎努力平衡了什麼。

我希望不管妳是不是獨生女,我和把拔都能成為能照顧好自己身體、建立足夠的興趣讓生活不至於太無聊的人。妳以後不管做什麼選擇,想出國、想創業,都可以儘量考慮得單純一點。

這是我覺得我可以為未來的妳減少壓力的方式。

也許明年的我想法就不同了⋯⋯明年,九月出生的妳,即將面臨從托嬰中心畢業、卻又不一定找得到合適幼稚園的關卡。一樣九月出生的我,懂得那多麼尷尬。在我小時候,外公外婆帶著我向園所懇談,希望能讓我提早入學。幼稚園的園長說讓我試讀看看吧,而我幸運的遇到了與我非常投緣的老師,讓我繼續了後頭上學的日子。

在台北,或是在這個世代,似乎沒辦法這樣做。如果找不到理念相同又設有幼幼班的園所,我也許該嘗試尋找能夠一邊工作一邊帶著妳在身邊的可能。

無論如何,我希望我能照顧好自己,也照顧好妳。

曾經有人告訴我,無論妳怎麼安排,妳的孩子都未必領情,到了未來,也許選擇與命運的安排,也讓現在建築的一切變得不足遮風避雨。

親愛的小麋鹿,很久很久以前,在我不知道該怎麼選擇職涯發展時,我的指導教授楊老師這麼對我說:「人生無常,盡量做最好的選擇。」

讓我們一起把每個選擇,都做成最好的選擇。

馬麻的萬年菜鳥人生,親愛的小麋鹿,請幫我加油。

和邦泥 ahmei 一起到 SOGO 敦南,路過 why and 1/2 小麋鹿跑來排這個玩具玩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