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孝復興站樓下排隊等紅燈的汽車們

晚上七點多,妳和另一半各自下班,進了家門。地上有小孩早上出門前散落一地、未及整理的玩具,妳們跨過了這座障礙賽場地,他回房換上輕鬆的家居服,坐在沙發放空發呆;妳迅速在腦海排演路線,快步走向冰箱,在耗電量最低的限制裡,俐落取出這餐需要的所有食材,堆疊後一口氣搬進廚房,洗洗切切,試著在八點前開飯。

飯菜很快做好了,妳喊家人們吃飯,迎來的是懶洋洋地、慢慢走來的各個家庭成員。

妳看著有點動氣,又不想壞了餐桌上的氣氛,忍著沒吭聲。

有點明白小時候媽媽為什麼扯著嗓子喊大家吃飯,越喊越急——

空心菜涼了會發黑,賣相不好,剩得就多了,再復熱賣相就又更慘澹;
白飯如果剩了下來,下一餐再熱過,口感不會像這餐這麼好,老是做成炒飯或粥品,大家不是嚷著吃膩、就是說炒飯太油、粥水吃了胃不舒服;
熱騰騰上桌還麵衣酥脆的豬排,疊在一盤裡,晚一些底下半片麵衣就要軟成一片爛泥⋯⋯

最後剩菜都進了做媽媽的胃裡,吃了胖自己、倒掉又傷心,怎麼不急呢?

 

吃完飯以後,另一半進廚房幫忙洗碗。嘩啦嘩啦,嘩啦嘩啦。他再次出來時,說剩下兩個鍋子他不敢刷,「上次幫忙洗,刷壞了妳還要我重買,我看還是妳自個處理吧。」

「幫忙洗」?妳心底忍不住浮起一層怒氣。不都說家事是家裡每個人的責任,怎麼好像都是一個人的事了啊?

 

妳刷完鍋子,腰痠背痛,把自己塞進沙發休息時,忍不住發了一則貼文,想發洩脾氣、又怕另一半看了要吵架,刪刪減減後先顧左右而言他的聊了生活日常,最後再隱諱地抱怨,「如果家事不那麼累人,婚姻會更顯美好吧!」

妳的朋友立刻迅速的在底下回了一句話:「家事有什麼嗎?洗碗、洗衣服、倒垃圾,不就沒事了?」

看著他的回應,妳想起黃哲斌的貼文。「不要動不動把『我在外面賺錢,你在家裡就應該怎樣怎樣』掛在嘴邊,家事如麻,這是我近幾年的體驗,千萬不要以為家庭主婦很悠閒。」

家事如麻,真的啊。

小時候不知道什麼叫做「麻」,長大看過了麻織品四處竄出的纖維,覺得有一點懂得那種糾纏難理的情狀——掃地、擦地、整理、收納、買菜、備菜、煮飯、收拾⋯⋯家事如麻,做了一件又跟著冒出另一件,永遠可以做更多。

 

希臘神話裡,有個狡猾之人,名叫薛西弗斯 (Σίσυφος)。他逃避死亡,被冥王抓個正著。

冥王判給薛西弗斯的懲罰,就是要他央巨石到陡峭的高山山頂。每當他費盡力氣將巨石推上山、快要到達目的地時,巨石又會滑落谷底,他又得重頭推起。

 

全部事情都發落到一個人頭上,又對那個人說「這些有什麼」⋯⋯妳不禁為此感到有些挫折。

妳又想起了自己的母親,理解媽媽那輩的人為什麼這麼容易對小孩不耐煩:誰受得了剛剛做完的工作又要重頭開始的無間地獄,好像終於費盡力氣將大石推到山頂、巨石卻又瞬間跌進谷底的薛西弗斯?早上收拾乾淨的客廳,晚上又亂成一片;潔淨發亮的地板,吃過飯後掉了菜屑油膩,擦掃乾淨以後,稍晚吃個點心又滿地碎屑。

妳當然也知道要訓練家人協同處理,但積習難改,婉言溝通又要說到什麼時候才有效果呢?

 

妳躺在床上,休息到不小心睡著了。早上驚醒過來,匆忙煮好早餐,轉身正要用餐時,忽然聽到框噹一聲,小孩又把裝了牛奶的玻璃杯打碎。

當一地等著妳清理的殘骸跳進妳視野裡,妳腦海裡又看見了薛西弗斯,正把家事任務的巨石,慢慢的推往山頂。

 

 

--
我知道很多家庭是爸爸做家事做得比較多XD,是說我覺得小家庭裡就算是夫妻都會做家事,也依然是兩個薛西弗斯在推石頭啊⋯⋯XDrz

謹獻給每個在家事地獄裡循環不斷的薛西弗斯們~

--
2016/09/18 謝謝親子天下嚴選分享
2016/09/21 謝謝親子天下分享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