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星期一就得回診了,不過前一週左右診所的護士打電話給我,問我可不可以換個約診時間,當時我手邊沒有記事本,不確定什麼時候可以再去,就告訴護士我之後再回電。最近一忙起來就容易忘事情,一直到滿晚才打電話回診所,電話是張太接的,張太解釋原因是因為有個阿伯想要在我約診的時間去看診,所以問我能不能調。雖然理由讓我覺得很妙,不過我們還是快速的決定好要在週四下午三點半回診。

只是一直到週二考資料庫的時候,我才發現有點不對勁:聽說我週四下午還要上課耶?不是期中考週就可以不用上課的啊。所以只好拜託草爸爸幫我去改約診時間。改啊改,這一波三折的看診就又從下午延到了晚上。

晚上從外面回家後,晃過去診所,忽然覺得好久沒有看醫生了啊。顯然醫生也滿想我的,一見面就問我應該不是一開始就約這時間吧、怎麼想到要換時間(我們通常白天見面,但昨天我是看晚上的),哈哈,原因也滿簡單的啊。 XD

昨天的帥哥醫師顯然心情頗佳(絕對不是相對於我的愁雲慘霧而言 XD),我剛到的時候他正在幫一個小朋友看牙齒。眾所皆知,對小鬼們而言看牙醫是一件和下地獄或被警察抓走差不多恐怖的事。我們家帥哥醫師今天可能下班後要去約會,用一種比平常溫柔兩百萬倍的口吻很認真的對小朋友說:「這樣是不是只是癢癢的而已?會痛嗎?不會啊,你要勇敢,我們再來一次哦!不會痛對不對?」

──我絕對不是說他平常不溫柔,而是這相對於平常已經很溫柔的口氣實在是溫柔得太誇張了,這就是特別版嗎?那下次我可以要求要有復刻版的嗎? XDDDDD

我在候診區聽到這整組嚴格來說並不是對話的對話(因為小朋友只能發出嗯嗯啊啊的聲音沒辦法講話 XD),我整個人快笑到翻過去了,好想衝過去問帥哥醫師「天啊今天你是走什麼路線啊醫生」,並且在一旁瘋狂猜測帥哥醫師今天會這麼high莫非是因為張醫生不在家嗎。 XDDDDD

等啊等的換到我,我原本以為帥哥醫師要先看別人,所以就把電視打開來看。結果帥哥醫師過來跟我聊兩句竟然就開始幫我降座椅了!(驚)

最尷尬的是,電視開了就關不掉,而且播的還是我最最討厭的新聞台……悲慘的是,還不能換台。所以我們這天是拿「邱毅以『光頭型男』的造型入監服刑」來搭配整個療程……這應該是除了看牙醫會敏感想吐之外,第一次覺得看牙醫這麼痛苦的吧。 =_=+

今天去換了線,帥哥醫師很歡樂的不停提醒我我的橡皮筋其實是有其療效的(其實他沒跟我說要怎麼比較之前我看不太出來 XD),還跟我說我的矯正器又掉了(這是第幾個了 囧rz),我敢說我看牙醫這陣子以來,今天是帥哥醫師跟我講的話最多的一天吧!至於內容,和之前也沒太大的差別:黏矯正器、等黏劑乾、換線、把裝置和線調緊、回家。是說我也覺得牙縫有變小了啦,慢慢有在位移。

調整之後也沒什麼不舒服的,只是最近的我本來就好容易累、覺得好想睡哦。而且心情也很容易不好,大概是對生活的期待太多了吧。我以為我們交情這麼好,所以我們可以很自在,但是想不到我做份內事被潑冷水、想要用心一點卻被說得好像別有用心,我都不知道我該怎麼辦了。好險還有比較開心的事發生,例如昨天調線之後我今天還是有力氣吃正常的食物,一整個歡樂,喔耶。

保持小開心,拿掉小脾氣,我想這段混亂的日子會變得更好吧。 :)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