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妳們的背影消失在街角轉彎之前,我想起我身高還不滿130的時候,我親愛的哥哥牽著我的手帶我往前走,我總是害怕路口的車流,他偶爾會忘記我還在原地怯怯地不敢移動而逕自前行,在發現我沒有跟上時回頭望向我的怯懦,有時他會回頭牽起我的手,有時則是看著我,要我往前走。

這一年是非常微妙的一年。有些人回到高雄,有些人前往北方,而我有時對事情樂觀到隨遇而安、有時卻為小事悲觀得惴惴不安。這幾年歲時過去,從小一起長大的友伴們逐一變得成熟懂事穩重,而我卻很難喜歡自己,定期討糖吃一樣的要誰說我可愛說我好乖才願意稍微從沼澤裡爬出來。這些年也遇到許多光怪陸離,例如有人在我的遺忘之間消失了、有人因為太帥而差點被包養等等,生活等於社會版,而我至今仍不願承認我是這版面的唯一讀者。

我很不安。彷彿一切都可能隨時崩毀。青春流燄裡,美麗的片段都燒融了散在風裡。留下來的,是衰朽的思考,腐敗的討好。

越是這樣我越是在意微小的事物,即使幸福都是虛無飄渺。成功者總是可以不回頭顧盼什麼的,切割得那麼俐落清楚。我放不下,於是我說反正我也不想要什麼大成大業。能一起吃飯是愉快的,雖然在餐館裡端著便當看著電視獨自吞下晚餐也是一頓溫飽,但我想要有誰聽我碎碎有詞,或注視我的疲倦。

所以我看著我親愛的哥哥拖著疲倦不堪的背影拾級而上,想像他每天每天在這個迴路裡奔跑,摘掉眼鏡後模糊的視線放得更空了。

即使想關心,這個太堅強的大男孩還是我專屬的大樹,好像沒有我反過來關心他的餘地。他給我完成我自己的機會,也給我強而有力的後盾。我很害怕,卻也不必害怕。

回到高雄,一切還是按時循環。那些無視別人心情的淡漠,或者是對錯不明的事件。我對所有事依然投入太多感情,這對追求成功是忌諱的,應該理路清楚的把自己視為過客,淡淡的關心,輕易就遠遠的抽離。

「你不過就是這環境的過客,何必在意這麼多?」有人說。我選擇假裝沒聽見。

不對。你不懂。如果把自己當成過客,又怎麼要求歸屬感。

但我已經不再抗辯。事無絕對,而我那麼認真的在某一場口試裡堅持我不相信真理,又何必說服彼此相信對方的秉信無疑。我只願意相信我生命裡發生的事情,那些幸福或哀傷、信任或疑懼的切片,都真實而懇切,而我一個人相信回憶都是甜的,就夠了。

妳們和我之間,不是沒有爭辯過,也不是沒有遠離過。但我們還是會回到原點上,一起數著時光又過去。我這麼害怕他人目光的人,在人來人往的城市光廊,卻專心的聆聽妳們給我的歌。

這是我把頭靠在小潔肩膀上,哀傷問過為什麼愛情裡總是一方是加害者、一方是被害者的城市光廊。燈箱依然晶瑩發亮,咖啡座駐唱的歌手與樂團不知道換過第幾輪,這晚,台上的歌手唱著我們都聽過的《Lovefool》,我和外外一起隨著節拍搖擺大聲跟著唱出"Love me, love me, say that you love me; fool me, fool me, go on and fool me...",然後,我還在高雄,許下的願望是希望我們都順利平安。

妳們像我親愛的哥哥一樣,在歧路路口,伸出手,期期艾艾地對我說,來,往前走。

在我們輪流上演的叛逆期裡頭,他和我曾經無話可說,但他仍然會帶責備的語氣回過頭,要我走到他已經站穩的那頭,不准我在車流背後慌亂無措。

學妹說她是羨慕我的。

我想生命裡的每個相遇都是禮物。我喜歡學妹單純可愛,就像當初那些已經看穿人性複雜的姐姐們喜歡我一樣,她們教會我如何設防、卻依然信任。我喜歡每個真心對我好的人,不管是否是家人、是否曾讓我覺得我無可信任而讓我不喜歡自己,但是跳過那些破碎的斷口,在感情上我還可以這麼依賴的倚靠著。被安排好的相遇,都是無價的饋贈。

現在我的身高偶爾超過160,站在十字路口雖然還是不敢闖紅燈或穿越馬路,但是已經可以每天獨自踩著斑馬線去上課。不再有誰牽著我的手,或回頭看住我,有時溫柔有時不耐地說妳快點過來啦。有時旋身,不經意讓脊刺扎痛了誰柔軟的情感,但還是一朵妳們小心呵護的玫瑰。

回家路上我騎著機車穿過夜風微涼的民生路,唱起陳綺貞的《After 17》,「一步一步走過昨天我的孩子氣/我的孩子氣給我勇氣/每天每天電視裡販賣新的玩具/我的玩具是我的秘密/自從那一天起/我自己做決定/自從那一天起/不輕易接受誰的邀請/自從那一天起/聽我說的道理/When I am after 17……」我們都離十七歲的我們有點遠了,那時我們剛在青春的端口各自告別,如今折返回到同一座城市,在高中一起走過的五福路挽著彼此的手大大聲唱歌、約定職業已經不同的彼此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實踐的機場行。



我還是很任性,像十七歲的我自己。但是我們已經都能理解生命此刻,即使不言不語,也不是沉重的沉默,而是美好的切片集合。

雖然我完全不感驚喜實在不給面子(好欠揍:P),可是好謝謝妳們從九年多前就能一路關心我到現在:陪我一起跑操場的小花、帶我一起打比賽的惠怡、和我一起耍笨的婷婷、溫柔解題給我聽的葉芳、每次聚餐都都可以讓我們只顧著吃就好的華真(哈哈XD)。我晚上好像說過,即使熟到不需要說謝謝,該有的禮貌還是要有。所以,謝謝妳們。 :)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