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向愛情Run On》EP4,薇茱對於善謙把事情說得清淡,訝異地問:「你怎麼說得這麼事不關己?」善謙則是淡淡的回,「這些事確實跟妳無關啊。」

(警語:以下可能有劇透,若在意觀賞樂趣,請審慎進入)

【第四集:衡量與痛苦保持的距離】

⛈ 以下有劇透,雷出沒注意 ⛈
⛈ 以下有劇透,雷出沒注意 ⛈
⛈ 以下有劇透,雷出沒注意 ⛈

 

 

親愛的豆腐,

生活如同不停奔跑的場邊練習,每天在瑣碎之中流動。雖然什麼獎都沒拿,但紮紮實實的,2021 年的第一季已經完賽了。在第二季開頭就遇到許多震驚之事,我想到前陣子我們聊到的——每一個時期看同一部劇,我們的觀察都會有細微的不同,而此刻典藏下來的感觸,都與現下的我們有關。

譬如正在各種育兒困境中突圍的我,就覺得奇正道與奇善謙之間的父子衝突特別明顯。沒什麼青春狂暴期的奇善謙,忽然為了心目中的正義而躁進,奇正道一方面為了維繫自己的政治生命、一方面施予自己認定的父愛,因此強迫奇善謙接受他的公關安排。

前三集又冷又帥、有時又笑得像瘋了一樣的徐丹雅代表,這一集在記者聯訪時說了雙關的英文台詞,"They say 'when in Rome (do as the Romans do)', but you're not in Rome, you're here in Jeju. And when in Jeju, I, make the rules."

Netflix 的翻譯直接乾淨地譯成:「俗話說入境隨俗,而你們不在羅馬,這裡是濟州島,而在濟州島,我說了算。」

一開始在靜音觀看時,只看翻譯,我想說怎麼會突然提到羅馬,後來在聽了台詞才發現這段用到 "When in Rome, do as the Romans do",「在羅馬就做羅馬人做的事」,常譯為「入境隨俗」,還滿突兀的,這也是翻譯有趣的地方吧?如果加了太多的備註就干擾,但不在上下文說明,觀眾又未必能理解。

人與戲劇的共鳴也是如此吧,如果有雷同經驗,很快就能理解為什麼角色會那樣下決策;但如果沒有共感,不管怎麼細膩鋪陳,仍然無法切實地感受到劇組用心。同樣的一段話,每個人讀到的,又是不同的故事。

比方說,吳薇朱問起奇善謙離開選手村後打算接下來要幹嘛,奇善謙用淡定的口氣說得事不關己,吳薇朱感到驚訝,「你怎麼說得這麼事不關己」,奇善謙回她「這些事確實跟妳無關啊」。吳薇朱想要跟奇善謙站在一起面對問題,奇善謙卻覺得自己被爸爸打一巴掌就好,「妳只是一個『外人』,那我自然會擔心妳啊。」

我讀到的是什麼都漠不關心的奇善謙,這時還沒撤開他的結界,沒有要邀請吳薇朱進入他的世界的意思。

《奔向愛情Run On》EP4,奇正道:「即使我用愛來撫養孩子也是枉然。」

明明善謙說自己平常怕運動傷害,所以會刻意讓自己過著不用趕時間的生活,第二集他卻因為錯過與薇朱的約會而拔腿狂奔,跑到幾乎要突破競賽時的秒數記錄,「因為那時候妳在等我嘛」。兩人聚餐時也好開心。好像挺甜蜜的呀,怎麼又親手把社交距離隔得遠遠——有著完美樣版家庭的奇善謙,以及,孤獨一身沒錢沒權以至於要做義工口譯員的吳薇朱。像是數線上極大與極小的正負值,遙望著中間分界的零。

都第四集了,兩人還在相邀結伴同行不孤單的黃泉路,到底這兩人要怎樣才會修成正果啊?

另一條強調了社會地位差異的感情線也讓我覺得奇妙。每次看丹雅喝水,我都覺得她好像在直接喝手搖飲料的調飲雪克杯,裡面是珍珠奶茶嗎?不知道是不是跟這部戲裡的感情一樣,微糖多冰。

話說,我在 twitter 看到,在濟州島面對國外記者的戲,秀英在拿到劇組版本的翻譯前,特別提早請朋友準備翻譯給她讓她練習。看著看著,前陣子還在對妳嚷嚷努力與結果沒有關係的我,忽然又覺得好像該振作一點。完全沒有準備,怎麼有機會把握向上爬的入口開門呢。

我太喜歡秀英這種個性的人了,對於不擅長的事及早準備,除了天生資質好,漂亮又聰明,還這麼用心。

但用不用心又該怎麼評定呢?幾個月前第一次看這一集,我為了奇政道在奇善謙脫軌事件登台道歉前說「即使我用愛來撫養孩子也是枉然」,感到嗤之以鼻。他有想過奇善謙想要的是什麼樣子嗎?毫不猶豫的就為小孩選擇了大人認定妥適的道路。幾個月後,因為疫情與生活的變化,我陷入深深的質疑:我到底有什麼資格評論奇政道對待奇善謙的方式呢?為人父母的我,是不是也在職業的必然裡,犧牲了自己的孩子?

《奔向愛情Run On》EP4,奇正道:「即使我用愛來撫養孩子也是枉然。」

這篇草稿我從二月底一路放到五月底,始終不知該如何完成。現在覺得疫情忽然急轉直下,令我煩躁,我決定讓交換日記回到它的本質——呈現當下的我們,即使破碎,混亂,充滿疑惑。但當下的我,截圖典藏之後就是現下的樣子。

 

小草

 


 

 

【交換日記之外的劇情觀察筆記】

徐丹雅為了奇善謙罷跑抗議而正面對決奇正道,奇正道怪吳薇朱收錢不辦事、沒幫他盯緊兒子,徐丹雅淡淡酸了一下:「如果給幾分錢就有這個權利,那我也想要呢。」

《奔向愛情Run On》EP4,丹雅對於奇議員提到買通口譯員、卻沒有得到想要的效果,酸滋滋的回應:「如果給幾分錢就有這個權利,那我也想要呢。」

白色套裝好適合徐丹雅,清新亮眼又俐落,第二集裡也看過她穿白色套裝,覺得好帥。是說這部戲裡的人好愛自言自語碎碎唸,徐丹雅把事情都交待完以後自行離場,一邊走開一邊碎唸:「我這麼貼心,為什麼大家都討厭我呢?」

《奔向愛情Run On》EP4,徐丹雅一邊走開一邊自言自語:「我這麼貼心,為什麼大家都討厭我呢?」

雖然在第二集裡也是白色套裝,不過在辦公室裡的徐丹雅配了雙可愛的球鞋,在這裡依然為了面對國際媒體而換上了超高高跟鞋。面對著不知該不該爆料真相的禹植問她「妳真的願意幫我嗎」,她斬釘截鐵地說「只要你有決心的話」。

徐丹雅除了穿球鞋,也是會穿超高高跟鞋的

吳薇朱這段話真是充滿既視感,讓我深深懷疑豆腐推薦給我是不是就為了這一幕——「你真的很奇怪,為什麼你只顧著擔心別人,卻不擔心自己?你知道你像什麼嗎?對痛苦習以為常的人。你會不停忍耐痛苦直到習慣它為止,所以你根本沒察覺那就是痛苦。」

《奔向愛情Run On》EP4,吳薇朱:「你真的很奇怪,為什麼你只顧著擔心別人,卻不擔心自己?你知道你像什麼嗎?對痛苦習以為常的人。你會不停忍耐痛苦直到習慣它為止,所以你根本沒察覺那就是痛苦。」

這一集裡美術系大學生李映禾開始正式進入徐丹雅的世界,當他跳進泳池幫丹雅撿回手環卻不小心弄壞,要詢問是否需要賠償時,他問丹雅「這個要 50 萬嗎(近新台幣 13,000 元)」,惹丹雅嗤之以鼻。

在離開運動經紀公司時,又被丹雅同父異母的弟弟徐泰雄遇見,發現映禾身上穿著價值 200 萬韓元的浴袍(約新台幣近 51,000 元)。這集還沒強調出李映禾的窮困,但從這些數字裡一點一點形塑出兩人的差異。

我是看不懂那個浴袍貴在哪,我只覺得徐丹雅每次拿她的水杯要喝水,我就很想問這是不是她從 50 嵐帶回來的,裡面有烏龍綠之類的手搖飲嗎。

《奔向愛情Run On》EP4,徐丹雅在喝珍珠奶茶(大誤)

✨⭐️✨ 更多豆腐與小草的《奔向愛情 Run On 心得》持續更新中:豆腐與小草的跑起來交換日記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