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apple,

看到淑小婷的網誌,我好驚訝唷。回想高中時,有段時間我們座位一前一後。那時班上的女孩們多數像姐妹一樣,我也受盡妳照護:妳的記事本非常可愛,貼了行事曆貼紙、五顏六色地記滿了心情和進度,我老是丟三落四忘東忘西,或想聽妳說更多故事,就可以榮幸地翻讀它;我的隱形眼鏡因為太乾掉到地上了,妳拿出隨身瓶的藥水幫我搓洗乾淨、讓我可以戴著它回家,畢業旅行妳還約我一起洗隱形眼鏡,呵,奇妙的邀約。

每天中午常會看妳喝合作社的蘋果汁,小花和我突發奇想地跑到大立地下室的生鮮超市,買了紅豔豔的進口蘋果,也是那時,我終於學會如何辨識它是否心正多汁。隔天偷偷冰在訓導處冰箱裡,背著妳摺了一個大紙盒裝住它,喬裝成100%真的蘋果汁。我們把它端到妳面前,跟妳說了生日快樂。

高中的我們是愉快也善感的,妳們會邀我一起切蛋糕,因為年紀小我總是可以排在後頭,一刀一刀,我們的青春依循這方向隨切線旋轉飛揚。高三那年大家一起唸書解題,時間快速奔逝,推向我們前往不同的城市。高中畢業後我的生活掉進黑洞,很多人都說我那段時間消失無蹤。但妳準確地在大順路的另一頭發現我,穿過了馬路來到穿著小紅制服的我面前,我低著頭沒發現是妳,只直覺地喊了歡迎光臨,妳和高中一樣,促狹地不肯直接公布正解,「嘿。」那時妳叫住我,我一時還認不出眼前長髮明媚的女孩是誰,還愣了好一下。

妳只是進來對我打個招呼,然後轉身走出店門,穿過馬路,慢慢消失在我視線範圍。然後是多年以後。是我研究所一年級那時吧,我到銀行查我的就學貸款是否成功辦妥延期償還,旁邊一個穿著套裝的女孩突然叫住我,「小草。」

我以為是聽錯,但仍半信半疑地轉頭尋找,眼前是妳。這時的妳變得幹練,但主動說可以載我回學校的妳,騎機車和聊天的模樣,都儼然是高中時的妳,未曾更迭。我以為妳會變得社會化,但沒有,妳還是像前次聚會一樣歡樂的口吻,催促下一次聚會的時光早點到來,一如孩童期待陽光晴朗的天氣。

像夢一樣遇見妳,醒來後,一切已經變得不同。聽說妳要嫁了,唉呀我好有嫁女兒的心情,呵呵。



回溯到第一眼見妳,那時高一升高二,剛分流,整個班是輾轉更新的組合,科裡高一各班的人一小群一小群地匯流至此。妳和瑄和 yasam 在樓梯轉角等候,我還好奇問妳們怎麼不進來。後來,妳好動、我生靜,若擺在從前,怎麼看都不像會熟在一起,我們卻能有許多共同的語言。317是一組奇妙的數字,或者該說它是個特別的自訂運算子?竟然可以把我們加總為同一群組。

再怎麼回想其實也說不了太多。心情頗複雜,也難成言。我對草媽媽說,我終於有高中同學要嫁了耶,她問我是誰,我說,是以前送妳口罩那個女生,我媽笑著說,喔,是蘋果啊。我想了一下,是啊,是可愛的大蘋果,呵呵。

由衷祝妳幸福,親愛的李apple。


小草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erence
  • 喜宴

    小草~~你昨天有去婚禮嗎?
    後來送了啥禮物啊^^?
    春桃跟我說他沒去(本來一直在慫恿我去的)
    據說是因為李愛波高職同學只有橋一桌,加一加他們幾個比較好的就滿了,桃子覺得沒誠意就.....XD
  • 我後來沒去欸~

    挑禮物真的很難欸 orz
    等你要結婚跟我說我幫你彈keyboard XDDDDD

    小草 於 2008/05/11 12:17 回覆

  • terence
  • 真的願意當keyboard手嗎?
    太棒了^^,那你結婚我送你兩個"百年好盒",
    是兩個歐...還成雙成對的呢~~
  • 當 keyboard 手當然沒問題啊!
    譜早點給我讓我偷練一下倒是真的~
    前幾天才在跟同學討論,好久沒彈手真的會變笨! :p

    我倒想到我可以送你「泳浴艾盒」欸──
    泳帽 + 沐浴乳 + 艾草糕,裝成一盒就可以永浴愛河,哈。

    小草 於 2008/05/12 23: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