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好像西元年減掉了 1911 後可以得到民國年,張小其的生日減掉一個魔術數字以後也會得到我在 W 社的年資,所以本文的第一個重點當然是──大朋友生日快樂!話說我今年好常回想起我們當年在學校外的紅磚道上聊天的畫面啊,高三那年能有人這樣聽我鬼扯真開心,希望以後也可以這樣陸陸續續的鬼扯下去。 XD



然後進入第二個正題,啦啦啦。

雖然我不是很執著於要過紀念日的人,但我發現我還真愛為紀念日翻資料寫回顧──好的,事情是這樣, 在殺過無數史萊姆(以及被一海票史萊姆集體慘電)之後,我終於活著(雖然請了病假Orz)升到了攻城師 Lv 2 了,好黑皮。



兩年會讓一個攻城師學會什麼呢。

好像學到了什麼叫建議書。幫忙校對,寫一點小段落。

好像學到了什麼叫做外包。偶爾幫忙聯絡一些小事,順便認識一些有趣或不太有趣的人。

好像學到了什麼叫 CMMI。把這組在課本上和我碰過面的縮寫拆開,塞進更多更多過去沒接觸過的語彙。

但都是學到了、碰觸過了,沒有把它們內化成我自己意識的一部分的把握。

兩年之間也發生了許多。有時候會覺得某些處境對我並不公平,可是再仔細想想也就算了。我闖禍要長輩幫我收拾的時候,他們可從來也沒跟我議論過什麼公平不公平。



因為只有兩年,所以這兩年之間的細節都還算能夠記憶。包括來面試時的天氣。我坐在會議室裡的位置。當天穿的服裝。portfolio 的封面。我說話的時候的心情。眼前和我對話的人的表情。

其實都是沒人會在意的細節吧?有一天我想起了什麼一樣的對某長輩說,當年你很得意的跟我說現在用的 CMS 很好用唷,可是就連正在使用的人都對我說有多難用所以他不讓我做我認為合理的運用。他笑一笑,語氣簡斷地說,當初說這樣的話現在很慚愧。

我也很慚愧。在面試裡好像信心滿滿的,但開始之後卻一直沒有任何把握。明明是即時戰鬥模式,我卻總是選道具就選了老半天,然後被史萊姆痛毆。(泣)



其實當攻城師還滿有趣的我覺得。一直覺得有些工作很像在轉魔術方塊,剛開始好像很好玩,轉久了就覺得來來去去就是那六面六色,日日重複不新鮮;寫程式就不一樣了,每天睜開眼有新的技術,永遠有值得去學回來玩的東西,也有好多好用工具。

今年系友會的時候,系主任說我經歷算滿完整的,研究所也畢業了、工作也一陣子了,應該可以說些什麼給學弟妹聽。突然有機會握住麥克風,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記得自己在那個時刻之前,還低潮了好一陣子。豆腐在我走往講台的那幾步之間還虧了我幾句,「主任你們家寶貝小草還跟我哭訴工作不順利啦。」

對啊我自己偶爾也會覺得我是不是不喜歡工作這件事了,要怎麼去說服別人相信前景、相信遠處有光?

我想到畢業前有一次我站在台上對來參訪的高中生介紹系上,那時我還在準備申請碩士班,其實對自己來這裡所學到的東西應該也沒有一百分的把握吧,卻還是準備了 slides 上台去介紹這個系。

唸大學到底該準備什麼心情去?作研究又應該抱持什麼心態?工作呢?該認真到發揮自己所有極限,或是不要放太多感情,畢竟感情用事也是成不了大事的?重新對後輩說這些事,我還真沒把握我能帶他們去對的地方。



喔對了,過去常常幫忙簡報的我,好像也沒在工作上簡報過呢,只記得 Jiles 常常慢悠悠地對總是很心急的我說,慢一點、妳講話講慢一點,也偶爾會對著客戶吐槽我(彷彿我在旁邊只是一抹空氣),「你也聽不懂對不對?沒關係,她講太快我也常常聽不懂。」

(並且,在寫此文的前幾天,我們一起出差,很久沒有帶我去遠足的主管大人,坐在我身邊看著我家小帕莎接上投影機後,提醒我的唯一重點也就只是三個字,「講慢點。」)



總會覺得屆數離我遠一點的學弟妹,每次聽我講話看著我的表情好像都很茫然。沒關係,聽不懂也無所謂,反正,對於在職場上要抱什麼心態,升 Lv 2 的小工讀生也還沒學會。

よし,就繼續快樂的打怪練等,往升 Lv 3 的路前進吧。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