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在轉角看到一個穿西裝的年輕人站在車旁和車內的人說話。經過的時候聽到車內的人語氣略為激動的說,「都‧一‧個‧月‧了,缺資料,早就該講了吧?」

這棟大樓有很多保險業,我想在我眼前的可能是其中哪個單位的職員與客戶吧。在聽見他們的對話之前,我正在想昨晚的對話。兩邊聲音在我大腦混聲合唱,我突然覺得哪,人生不就是這樣。

也沒什麼好辛苦不辛苦的。C'est La Vie.



我想到大學時,我有一次在 L 棟坐到了一把壞掉的椅子。

這把椅子之前就壞過,不曉得為什麼無人報修,還是任由它在教室裡隨機出現在各個位置上。我坐上去時並不知道它椅腳是那麼不牢靠的。坐下去後大約五分鐘吧,慢慢的,視線開始傾斜。我腦海飛轉過很多畫面,包括上一次坐到這張椅子的同學在眾人注目下起身時,尷尬害羞的表情(而那表情很快地也在我臉上複寫)。



我最近常常想起當時的感覺。

視線開始傾斜的感覺。



我們是帶著夢想來這個地方的。但是可能只能得到有價的成果。並且,這份價值並不足以兌換太多我們的欲望──每次看著你加班到深夜甚至凌晨,我都會想,我們耗盡力氣,究竟足以保護什麼。

我保護不了我的家人,也保護不了你。



雖然你不喜歡回答假設性問題,但是如果我問你,我有一天又遇到了這種不可預期的傾斜、摔下去了,你會扶我一把吧?

這題是預習用的。

如果你又要給我萬分理智的答案,拜託不要。請你就看著我的眼睛毫不猶豫的說,會。口不對心也好。

即使你心裡還在思考「妳越來越胖了我真的扶得動嗎」、「那時候說不定我正在忙沒有時間馬上去扶妳噢」……說實在哪,有時候人要的,也不是什麼鐵口直斷的承諾。就好像到了加油站,然後,喊一聲九五加滿。車加飽了油,引擎還是要自己運轉,才能往前移動。

我也只是需要在世界傾斜的瞬間,知道下一秒我撐不住的時候,你還在。









而你知道的,我是林小草耶,
怎麼可能有我撐不住的時候啊你說是吧。 ╮(╯▽╰)╭
(整個囂張)






反正就是這樣了。有很多時候,我問你問題也不一定是要真的答案。只想求個心安。

雖然沒有 spec 規定你要附上這個功能。而我現在,只是寫信到意見箱。親愛的,可以告訴我,在我有生之年,可以領受這個功能帶給我的安定感嗎?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nfuture
  • 懷著一種小時候在 NOVA 之類的地方上網總是忍不住想跑到 bbs 貼篇文章留下陌生 IP 的心情
    我決定在和欣客運上面留言到自己的 blog...XD

    覺得好像有一部分的鍵盤是壞掉的, 不太順手
    不過畢竟是國道客運嘛
    和上週比起來, 這個處境我已經非常感謝

    坐在不那麼舒服的最後一排座位
    聽鄰座單親媽媽的故事
    覺得人生就是一切巧妙傾斜的總合

    依然傾斜
    但有蹺蹺板的遊戲感

    所以不管等一下會發生什麼事
    我想我會懷抱比較正面的心情去接受

    Good luc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