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來你我也不知道每個相逢會是什麼姿態。就好像第一次見面,我想請你吃飯,卻被你結掉每一張帳單;就好像我們都是在網路上很活潑的人、在現實生活中未必能按水準演出,湊巧我們每次見面都能表現得恰如其份;就好像我住得那麼遠,我們有的是理由懶得碰面,但我們卻見面,並且約定下一次見面。

我總是想做什麼就去做,你卻會拉住我,要我油門別催太緊。

「我加班會沒有時間陪妳喔。」
「妳一個人來台北會很孤單喔。」
「通車很累喔。」

語氣那麼軟,但是都正中要害。

但我到底是個固執又倔強的人嘛。你也太寵我,我說想見你,我四處求職,我物色住處……每一件事到後頭你也都由著我亂來,對我說,如果我堅持,那麼你會支持我。 



我一直很羨慕那種日子過得很家常的人。譬如說嘛,當年我剛到 W 社上班、還是個清純脫俗的菜鳥(羞),某天加班做某客戶家的會員入口網頁,我們家平常不茍言笑、噹人時口氣冷到會結冰的主管大人坐鎮盯場,意想不到的是他老人家百忙中不忘打電話回家,語氣溫柔得好像春暖花開的攝氏 25 度:「我晚一點再回去,你們先吃飯吧。」

後來主管大人唸過我幾次:幹嘛急著嫁人、妳爸媽辛苦把妳養大妳這麼急著往外地跑……,我有時都很想回嘴說,我也想要有個對象可以讓我很溫柔的打電話回家說聲「你們先吃飯喲 ^.<」。



你比我大個幾歲。我的人生還沒有泳渡過的海洋,對你來說已經是眼前的風景。我們在某幾段正式往來裡打開了朋友型態對話的開關,我多麼慶幸能夠結識你這樣的夥伴,展開我的世界。

對我來說,要和陌生人攀談幾句不算太難,但要到達相談甚歡的境界,就需要一些天時地利人和。

我們剛認識的時候,所有對白的溫度都很剛好,令人心安穩定,難得你我都覺得,我們真的很有話聊。於是,我脫掉了那些世故場景教我穿上的武裝,一步一步踏進更深的海域。

遇到很多事我總是反應劇烈:手足無措、憤憤不平、狂悲或狂喜……,你常會冷靜的給我結論。

你當然也淡淡的對我抱怨過。但你這個人是這樣,所有讓我跳腳的事到了你眼前,也就只剩一點微小情緒。嘆口氣,你還是會接受這個世界給你的所有挑戰,你體內流動著不服輸的血液,沒在怕。



人生是這樣:太順利會讓人囂張、太挫敗會讓人裹足不前。我在這個我熟悉的城市裡所遇見與得到的一切,有燄火、有灰燼,是相當持平的結果。待在陽光充沛的這裡完全是我人生的意外安排──太多人告訴我南部沒有什麼好的工作機會,我一直以為我畢業就會去台北,剛好就有一個機會出現,問我要不要留在高雄?我想那就試試看。

某段積極準備逃亡路線的日子,和長輩促膝長談,長輩聽完我前一年的遭遇之後,說,有些這裡給我的東西,說不定北部的公司還比不上。

人生也是一波又一波的大浪。我以為那幾段想逃亡的日子就是我已經受不了的極限,事實證明之後總是會發生更多讓人受不了的事。 XD

低潮挫折的日子裡我認識了許多人,包括你。你告訴我,如果現在就走,那就是認輸了,而這樣會變成一個循環,要結束要乾淨漂亮,要帥氣俐落。於是我試著忍耐,想要和你一樣,很帥氣的過關斬將。

相處的日子裡,你為我拍的照片,一如我眼中的你,都笑得那麼開心。我做了很多我以前不敢去做或恥於去做的事,接受自己可能脆弱大哭、甜美婉約等種種可能。

20100619高雄大晴

(20100619@旗津踩風大道,你拿著我的相機四處拍風景,我看著眼前的海,心情很輕鬆。你忽然喊我,在我回頭時為我拍了照片。回家看到照片,我就覺得,那時間點之前的痛苦煎熬,其實都已經如煙。)

20110102元旦假期@國美館

(20110102@國美館美術園道,這時的我們不知道說了什麼,下一張照片我就做出想要戳你的手勢來了。XD)



留在南方享受陽光的時間所剩無多,我才開始珍惜。回頭看,就覺得回憶都是甜的。我當初做得多好,我多麼幸運有這一段經歷。多麼希望最後這幾個倒數計時的日子,我依然出色如初。



很長一段時間,林先生教我不要去依賴別人,教我遇事務求冷靜。認識你之後,你說,妳做自己就好。

有多少人要我抑制自己的個性,只有你,願意讓我自在舒展。你遞給我這樣友善的機會,我於是開始嘗試許多我過去不敢想像的改變。



「好,掛起來。」
『什麼嘛,為什麼是掛起來。』
「妳說說看,端午節要在門上掛什麼?」
『門神嗎?』
「那是過年!是一種植物啊。」
『艾草啊?』
「是啊。所以掛起來。」
『不懂啦。』
「就艾草啊,所以要掛起來。」

我想了一下才知道,喔,這是專屬我的對白呢。



昨天下午從台北車站回來之前我告訴你,我真的很高興可以這樣認識你。我應該說過好幾次了。但還是想再告訴你一次又一次。謝謝你給的一切,謝謝我們的相逢。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