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妳在說什麼,但那很重要嗎?」聽完我的抱怨以後,你說。我移開視線看著窗外慢慢淡去的午後陽光,內心紮實地感受到天氣與情緒的連結。

為什麼會覺得溫和地被對待是不重要的?為何會覺得成就感是不重要的?為何會覺得抱怨是不應該的?

那麼,為什麼我們又要求其他人要對我們有同理心?為何又會希望工作能同時滿足興趣與現實需求?為何又常在下班後轉述今天主管或同事又做了什麼豬頭決定?

我知道你希望別人怎麼做,但那很重要嗎?如果你覺得那很重要,你就應該追本溯源地,回頭去檢視你對這件事看輕的程度。

懷著這樣煩悶的心情,我走進另一場飯局。

 

出現在那個場合的是我的大學同學 Shin、大學學妹 Tofu,以及學妹的學生 Hana。

剛出社會的 Hana 保持合適的禮貌,適度的在對話裡放進他的問題。不打岔,不過度頻繁地低頭玩手機──噢,雖然我從沒說過,但我相當痛恨在飯局裡把手機音量打開滴滴滴地玩遊戲、或是不停打手機和別人聊天的人。就像《美國女媒體大亨 Arianna 給畢業生的建議:成功是睡出來的》這篇文章裡提到的一樣,我討厭多工。你覺得飯局很無聊,你可以找藉口走開,正如那篇文章裡的另一段話──

每當 Arianna 沮喪或是開始抱怨生活時,她的母親總是給她同一個建議:「轉台吧!親愛的。妳是控制遙控器的人啊,不要重播那些難看的恐怖電影。」

 話說回來。初出社會的 Hana 在我們的對話裡提了許多。覺得不平衡的。不懂該如何相處的。

 我想到另一段夏天裡發生的對話。

「千萬不要跟著玩他的遊戲,妳沒有主場優勢。」
『但我也沒辦法忍耐,也不知道該怎麼轉念。』
「妳不需要忍耐,妳也不用轉念,沒有人有辦法轉念的。妳需要瞭解的是,妳要接受事實:事情永遠不會變成妳最希望的那個樣子,但時間會站在妳這邊。」

現在的我想了又想。也許隨著我在你心目中的重要性降低,慢慢的,這些一點都不重要吧。(苦笑)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