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iful blues

(圖片來源:jen linfield photography @flickr

小麋鹿的體重目前來到 922 公克。忘了是護士還是誰告訴我,這個重量其實是以超音波下測量出的體積去推測的,所以會有誤差;而且「預測幾週該長多大」的數值,多半是以國外的寶寶為樣本統計而得,亞洲女孩本來就比較嬌小,不必太過擔心。

媽媽我可是個長得相當紮實之人,不知道寶寶是不是也會走這種風格,要不然她頭圍偏小、體重偏輕,這外型跟 16 還真像啊~可惜頭太小就不能 cosplay 愛因斯坦(是說這有什麼好可惜XD)。

 

這週產檢的重點是:健保給付的胎兒超音波,以及檢查產婦是否有妊娠糖尿的耐糖測試。

上回照高層次超音波時,蕭醫師幫我安排了 13:30 的胎兒超音波,提醒我 13:00 報到。報到處的護士發給我一個大紙杯(目測這紙杯的大小似乎是 500 c.c.)、裡頭有一大包糖粉。接下來,我得先去檢驗室做例行產檢的驗尿(檢查尿糖、尿蛋白),再到超音波室報到,報到後看時間差不多就喝糖水。糖水泡好後,要在 5~10 分鐘內喝完,喝完以後自己記住時間,一小時後去抽血。

網路上有人說可以泡濃一點、小杯一點,但護士建議我不要,「這個比例是計算好的,差太多好像不好咧。」並在杯緣幫我畫了兩道線,要我先加大約 1/5 杯的熱水幫助糖粉融解,再注入冷水直至八分滿。

無標題

在二樓婦產科櫃檯報到時,護士要我自己抓時間,在超音波開始前十分鐘喝糖水;我到五樓超音波室報到時,超音波室的護士又說等快輪到我照超音波時,她會再提醒我去泡糖水來喝,要我千萬別馬上泡來喝。

於是我就很悠哉的拿著杯子在診間拍照傳 line 給 16,告訴他我和他女兒即將征服這一大包糖粉。那時心裡還想到「如何讓飲料變大杯」的冷笑話,暗自慶幸我不會背大悲咒,不用擔心手上的糖水會變大杯。

耐糖測試的糖粉

後來醫檢師喊我去做檢查時,看著我手上的糖粉愣了一下:「妳還沒喝嗎?」

「對啊,我現在去泡可以嗎?」

「妳家人沒有陪妳來嗎?那妳快去快回,護理站旁邊有飲水機。泡好就馬上回來喔。」

泡好以後我試喝一口,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渴?還好啊,跟冬瓜茶差不多咩,也沒多甜!我就咕嚕咕嚕地一口氣快速喝掉。(好啦我承認喝到後面幾口後勁有點強 XD)

醫檢師看我出現在超音波室卻兩手空空,嚇了一跳:「喝這麼快,不會不舒服嗎?」

「還好耶⋯⋯」──但妳這麼一說,我反而擔心我女兒不爽,逼我快點吐掉,哈。

 

原本我以為超音波會由蕭醫師親自操作,醫檢師告訴我,蕭醫師今天忙到不行,「他上週盲腸炎開刀,太突然了。」

「什麼!今天也才星期一耶,盲腸炎不是都要開刀嗎?他現在應該躺在病床才對啊?」

我超震驚的,因為進來超音波室前我剛好遇到蕭醫師出電梯,他穿著襯衫,打扮一如往昔,一點都不像是這兩天才動過刀的病人啊!

「因為太臨時囉,不像是出國開會,可以安排人幫他代診,所以他早上還穿病人服,下午就看他換衣服進辦公室來了。」醫檢師悠悠地說。「等一下他可能很虛弱,妳們要好好安慰他一下啊。」

我想起我到二樓櫃檯報到時,還有人語帶抱怨的說蕭醫師請假、弄得她原本預約的時間看不到,嗚,忽然好同情蕭醫師。

同時從這個事件我開始感受到「四大皆空」(內科、外科、婦產科、兒科四大科欠缺醫生)的恐怖了!

(2013/06/23 updated: 這天晚上搭了林先生的同學的車,路上聊天時,身為醫師的他說到,在高雄岡山地區已經沒有婦產科。我回家上網查了一下,在 2012 年岡山的婦產科就已經只產檢、不接生,以避免醫療糾紛!請大家好好珍惜還願意為你我治療的醫生啊!)

 

照超音波的第一個步驟是先確定寶寶的位置,醫檢師告訴我,目前小麋鹿屁股朝下、頭朝上,「妳要自然產嗎?那就要看看下次她有沒有轉回來。」(若想自然產,寶寶必須是頭朝下的姿勢)

胎位為臀位並不影響寶寶成長,頂多就是剖腹產。不過我還是希望儘量能自然產,回到診間時,醫生說,目前寶寶還比較小,還有機會轉正,下次回診再看看她有沒有轉回來。不曉得如果還是胎位不正的話,醫師會怎麼處理呢?會對我實施胎兒外轉術嗎?

照超音波的過程中,小麋鹿有時遮臉、有時遮身體,醫檢師怎麼戳她,她都不給看。後來醫檢師要我朝左側躺,試試看寶寶會不會改變位置。果然我一翻身休息片刻,她就咕嚕咕嚕地游了起來,趁她游開之際,醫檢師順利的照到所有要確認的部位,得以讓我帶著報告回診間找醫師判讀。

如同前面說的,小麋鹿的頭圍比較小,其他部位都正常。只是講到她的左右腳,我一度覺得她的左腳好像有點彎曲,忍不住指著報告問蕭醫師,「這樣形狀正常嗎?」

只見蕭醫師很激動的從辦公桌底下伸出他自己的腳,用力往地上一蹬,「妳回去把自己腳印印下來看看,是不是長這樣!這哪有不正常啦!」

──噢噢噢醫師你不要激動,我好怕你傷口繃開!(都不知道該不該為了醫師這麼有活力而感到高興 XD)

 

第 26 週,肚臍已經滿到凸出來了。姪女芊芊摸著我肚子說想和小 baby 說話,摸到肚臍時一直反複問我:「這是什麼?這是什麼?」──妳的人生裡沒遇過胖子嗎?嬸嬸我犧牲一下演出給妳看嘿。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肚子開始變大,拉扯了背部兩側的肌肉,常常覺得腰痠背痛的,很不舒適!一開始還覺得托腹帶似乎有幫助,這週覺得只有泡在水裡時才覺得好輕鬆,真想買台防水筆記型電腦泡在游泳池裡上班哪。(喂)

日前回高雄產檢時,余醫師說寶寶偏小,我可以多吃一些;不過我在台北問起蕭醫師一樣的問題,他倒覺得體重進度落後一週尚屬正常,不必急著增加食量。

不過我最近倒是把余醫師的話作為我大吃大喝的後盾,下班就會先去買一些吃的降低飢餓感,再等 16 晚上八點回家一起吃晚餐。(以前我都會餓著肚子等他,噗 XD)

是說對吃東西有時還是有點戒慎恐懼,很怕吃到有問題的食物,有時候想到吃某些東西不知道妥不妥當,總是會忍不住一直 Google。直到之前參加某場媽媽教室,講師是禾馨的賴靜怡醫師、主題是講產兆,她很寫實的在投影片裡放了她待產時的照片,其中最吸引我目光的就是──她在生產前吃了麥當勞!感謝賴醫師以人體實驗證實產婦是可以吃垃圾食物的!(感動拭淚)

因為好奇自己的體重發展,於是下載了孕期 App "WomanLog",看到自己的體重不斷突破歷史新高點的感覺真奇妙!原來「體重直線上升」是這種感覺啊!

懷孕App "WomanLog" 的體重記錄畫面

看著這個 App 最上面的進度顯示列,更覺得 40 週轉眼之間所剩無幾,有種暑假快結束了,但還沒寫任何一頁暑假作業的感覺。六月初去了一趟秀君家,她們很大方的把祐祐的保單規劃建議書轉寄給我們參考,那時就想要好好找保險業務討論寶寶的保險,但眨眼間都月底了,我還沒時間靜下心來好好整理;嬰兒床、房間家俱的位置調整⋯⋯,種種軟硬體準備也是百廢待舉。

雖然很明白只能盡力,不會有完全準備好的時候,還是忍不住覺得,啊,事情好多,時間好少喔。 Q_Q

 

上週每天瘋狂抽筋,早上起床總是痛得哀哀叫,週末和 16 到全聯採購日用品時,就順便買了兩包總統牌的乳酪回家。不過最近都沒煮飯,只有某天宵夜時間餓得慌,吃了兩片。同時,也試著在雞湯裡加黑芝麻(會做這種事顯然就是因為沒煮飯,找不到地方把芝麻灑進去⋯⋯),攝取這些含鈣食品後,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使然?隔天起就好多了,連著好幾天都沒事。

肚子已經大到比較容易取得博愛座的程度了,感謝大家。此外游泳池的阿桑也超貼心的,有天她看到我一直貼在牆邊躲著游過來的泳客,還叫住我:「妳不用怕啦,我有趕很多人去另一邊了,妳隔壁的也是孕婦喔,游在她後面的是她老公,不用怕啦!」

產檢回來的頭兩天,小麋鹿跳動得很活潑,但是接下來又開始有點懶洋洋,是跟媽媽以前唸書時一樣,只有段考剛結束時的頭兩天會認真上課嗎?

目前我覺得胎動會特別強烈的時刻,大概就是吃飽飯後(酒足飯飽比較有力氣?),還有看到媽媽我覺得不公不義或是會在內心大喊「搞什麼東西啊!!!」的新聞時(憤怒青年?)

耐糖測試的報告要等下次產檢才會知道,據說如果沒過的話,就要再喝掉一倍的葡萄糖來做更精準的測試。下回產檢是 30 週時,到時候就知道我的糖水有沒有被唸過大杯咒了⋯⋯好緊張啊啊啊啊啊啊!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潔
  • 我就是那個覺得糖水很難喝的
    然後更慘的是
    隔週就接到電話說沒過
    再喝一次100G
    從前一天晚上12點開始禁食,一直到抽完
    中間還怕血糖會標也不太吃東西,只能喝水
    我一直在想說是誰想出來要整孕婦的
    整整餓了12個小時
    還要抽4次血,打都都沒地方抽了@@
  • 什麼!如果要測第二次得要先餓 12 個小時!(驚)
    自從之前做過某次馬拉松式的體檢以後我就沒有餓過這麼久咧!
    這樣我好怕下禮拜醫院打電話給我喔,我決定把電話關機,啦啦啦~(鴕鳥心態XDDDDD)

    小草 於 2013/06/20 23: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