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日出

我搭上旋轉木馬轉眼快五年了。
前幾天有幸在同行者的照顧下,可以在他們看了日出後,從手機上看到他們的轉播。

這次是,一個陰錯陽差,一個無心失誤,
換來一群人一夜無眠以及另一群人的輾轉難眠。

一夜無眠的人說,他處理就沒問題了,妳明天再接手吧。
輾轉難眠的人覺得罪惡感深重,好像在這時刻沒有併肩奮戰,不是好搭檔。

 

台灣時間 A.M. 06:25。
旋轉木馬被晨曦與日出時的雲彩包圍,眾人圍在窗前興奮地拍了日出。

這些一夜未眠的人,後來出人意表的亢奮,
像是偷偷喝掉了 WF 庫藏的整箱蠻牛。
難道不累嗎?難道累到撐過一個臨界就能活力充沛至此嗎?

我一邊跟著旋轉木馬上上下下,一邊想,
到底我是不是一個好夥伴?我該怎麼定義與評價自己?

音樂結束,音樂響起,還有臨時的機件維修。

有時候這些旋轉無盡的日子裡,身體確實地覺得疲倦與壓力。
一個月感冒一次的頻率,有時也這樣安慰自己:
「至少看起來很虛弱的時候,別人會比較能發揮同理心一點。」

 

難得沒什麼人車的福和橋

 

我,林小草,今年將滿 33 足歲。
依然覺得應該好好地,珍惜另一半的時光。
(這在六年前是雙關,現在依然是噢)

更深刻地覺得已經不夠年輕了。
記憶力和體力都不如以前隨時可以陪你衝刺。
還多了個孩子。
充電復電速度超級威猛,又無法把她置之不理。
多了好多事要操心,卻覺得還缺了好多資源。

 

必須要說,我一直知道自己和某些人相比起來,是相對幸運的人;
但最近幾年對我而言,無疑也是對我過去的人生而言,相對辛苦的時光。

我其實在低落時會懷疑:
痛苦都會過去嗎?
我也是可以,走得過來的嗎?

 

昔日戰友現在是個熱血教師。
大約是一年前吧,我們碰了面。
外型上我們都變化不大,但對談的內容的煩惱,
已經從「要不要為了多學點東西,接受年薪不到 50 萬的工作」,
變成「雙薪小家庭該不該在保險還不足夠的情況下,用其中一方的薪水全部拿來扛房貸」。

最近嘗試想要為了更好的環境找租屋。眾多房東裡,
有的人放了我們鴿子,在約定的時間我們抵達現場後告訴我們,他剛剛已經把房子租給前一個來看的房客;
有的人支支唔唔的沒有說清楚狀況,到了現場發現是社會新聞縱火案的現場;
有的人房子保養得非常漂亮,但交通沒那麼方便;
有的人給的位置交通無敵便捷,但隨之而來的就是對應的喧囂⋯⋯

對應到其他人生事件,一樣就是不斷的面對選擇與取捨。

 

黑夜應該是都會過去。暴雨也總有放晴時。
只是我們打開了傘,不確定是否下一陣風起,會不會淋濕自己身體。

 

 

--
同場加映,六年前也看過日出:2010 年版的看日出
想不到才過六年而已,一直以為有個八年十年了。 XD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