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鹿據為己有!@EYEUP POUCH毛巾收納袋

育兒過程的生活並沒有隨著小孩長大而變得特別輕鬆——當然有很多事小孩能自理了,的確是比較輕鬆,但是隨之而來的是小孩想要藉由自己的力量做更多事(想要完全獨處、想要自己獨自出門⋯⋯)。三四歲這種要大不大的年紀,加之以外頭世界的混亂(社會新聞真的好多狀況啊),只能反複說服孩子:根據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 51 條,在妳六歲之前馬麻如果不跟妳一起移動的話,馬麻會被抓走喔。

這兩個月的我自己呢,每天早上匆匆忙忙出門,上班時間忙得團團轉,午休只想做些不用大腦的事,晚上回家解決晚餐後一起去找其他小朋友玩,回家後就是洗洗睡了,有時媽媽還比小孩還早累趴。

奇怪,覺得一天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怎麼就這樣兩個月又過去了?

有時覺得每日都重複,但回頭翻照片又覺得還是有有趣的事,再不寫下來又要忘記了。

那就再寫一下吧。每個月都會想,這樣忙下去,不知道還能寫多久呢。

 

家裡買了一大塊磁鐵畫板,把拔有陣子每晚都像綜藝節目一樣,畫了家裡的各種物件讓妳猜。有很多時候把拔才畫到一半,妳就能答出來。妳自己也不時畫一些別的,譬如說,這是妳畫的香蕉,或是畫些恐龍、兔子、以及其他妳天馬行空而我無法辨識的動物靜物。

小鹿畫的香蕉

(雖然說鹿鹿說自己畫的是香蕉,但有的人覺得像海豹,讓我想到國文課本的《雅量》~XD)

 

母女又一起參加說故事比賽,意外的拿了名次,本來以為能完成比賽拿到參加獎就很好了啊。

在我拿著繪本說《短耳兔與小象莎莎》裡的躲貓貓橋段,大象莎莎長得太巨大了,無法躲起來,妳忽然神來一筆的把我手中的繪本舉高,遮住我的臉,「這樣就躲起來啦!」

說故事比賽的獎品 :D

(說故事比賽的戰利品!)

 

這個月跟同事一起訂了果貿吳媽家水餃,因為工作也忙,下班常常又晚又累,很快速的煮了許多。這次買了四個口味,我個人的偏好是四季豆 > 高麗菜 > 酸白菜 > 韭黃,做成鍋貼或水餃都好美味。

只是端上桌時鹿鹿忽然說,「馬麻妳看,有電話耶。」

「馬麻妳看有電話耶」

原來是水餃底下被包裝塑膠盒壓出了一格一格的紋路。

 

某天說很想要溜冰。把拔從善如流的買了四輪溜冰鞋與全套護具。和怕跌倒的媽媽個性完全不同,是個穿上溜冰鞋就能自己嘗試著往前進的孩子。

溜冰!

 

一起去松山車站搭小火車,CityLink 該樓層有玩具可以試玩,小朋友們當然不免有碰撞。其中,有個孩子防禦非常重,我試著問他「可以一起玩嗎」,他馬上把玩具抱入懷中,還沒感受到對方想要拉開距離這件事的小麋鹿湊過去想要再開口,對方便大力地碰撞、大聲吼叫。

小孩們都想要最難搶到的那組玩具,這下僵持也無果。我問小麋鹿,既然他先來、又不想一起玩,我們就要排隊等哦,妳要等還是一起下去樓下吃泡芙呢?小麋鹿選了後者。下樓的路上,小麋鹿忽然聊起這件事。

「剛剛那個小朋友都不分享,玩具就是應該要分享啊!」
『可是,有可能他還不知道這件事哦,而且有的人喜歡自己先玩、不想跟人分享,妳排隊也許等下他就給妳了。』
「可是老師說,玩具就是要分享。」
『不是每個人都有上學、看巧虎耶,他可能不是故意要這樣,只是還不懂得分享而已?我們小的時候也不是馬上就會分享啦。不過剛剛他打妳是不對的,這個我剛剛也有跟他生氣,請他不要這樣子。』
「我也要打他,打下去喔。」
『可是他打妳妳會痛、嚴重的話會受傷,這樣也不開心呀。打起來的話,警察叔叔就來了,我們兩邊都會被帶走喔,更不能玩了。我覺得我們可以排隊等,或是我們先去別的地方、等一下再回去,但是打架受傷就不開心囉。』

我試著解釋,但小麋鹿不知道懂不懂得?

隔天在幼兒園,一個小孩猛烈的撞進她和公托時期同學的扮家家酒,說要玩躲貓貓,小麋鹿馬上退後插腰,「很痛耶!你不可以這樣子!」

我在旁邊看著沒有本能地還手的她,卻又有點疑惑,她知道此刻不出手是給對方機會嗎?沒有讓她在疼痛的當下反射性地還手,我是不是讓她失去了在適當時機保護自己的能力?

教養的每個環節,好像差之毫釐,某日就失之千里了,對嗎?

準備搭車囉!@鐵道體驗館,CITYLINK松山館/松山火車站3F

(但松山車站人不多、交通方便、又有好多餐廳,已經列入我口袋裡的雨備清單~)

 

三四月這期間,公園的櫻花陸續開了,妳遠遠指著,「是櫻花耶。」我覺得驚訝,只看了一次櫻花,妳就記得了它的模樣。

櫻花開了

 

聽到同學陪爸媽去跑馬拉松而請假,就很嚮往地問我什麼時候可以帶著妳一起去跑。告訴我的同事和同學們這件事後,大家熱情的提供我一些關鍵字:親子路跑、扭蛋路跑、卡通人物主題路跑。

於是我上網搜尋了幾個大家推薦的路跑,最後選定了一項感覺有把握、附近有有朋友可以陪我們去的,期待又怕受傷害。

剛好我去圖書館借某長輩推薦我的參考用書,離開前看到貌似高木直子作品的《想要開始去爬山》,想都不想就借回家。翻了幾頁發現風格不同,原來作者是鈴木智子。(不過這本最後她真的有跟高木直子一起去登山,超妙XD)

看一看發現,因為母女倆要一起去跑馬拉松,平常完全沒在運動的我得花時間想一下真的要去的話要準備什麼,正好裡面有些登山前的預備經驗,無論是體能訓練或是準備用品,好像都能拿來給我們母女作為行前參考啊。

也因為是圖文書,妳很有興趣的邀我唸來聽聽,今天也看了好幾篇,是個完全沒預期要親子共讀卻變成共讀素材的書。記錄一下,也許下次可以借 "150cm Life" 或是《一個人上東京》一起看,後者有助於瞭解媽媽我從高雄來台北的心情啊。XD

是說第一次跑馬拉松又帶小孩,實在是讓我太緊張了。報名費也不是很便宜,於是特別先約小花一起去試走一下路線,兩人一邊快走一邊聊天。

草:「不知道是不是我的 IM 用鹿鹿當大頭照,暱稱又是林小草,我同事以為小草是鹿鹿,常常跟我說:『小草媽,那妳加班會帶小草來嗎?』我好想學馬景濤握住他們肩膀告訴他們『小草就在你面前啊!』」
花:「哈哈哈哈哈哈哈這個好笑~」

當我煩惱下個月的活動要怎麼安排住宿,被戳中笑穴的小花主動提議我們可以去住她家。

花:「不過馬拉松不是兩小時內完賽就好,是 90 分鐘內要完成全程。」
草:「我看錯時間了,但搬運鹿鹿努力一點走應該可以完成吧?希望她能自己多走一點。」
花:「擬請鹿姐配合辦理(公文口吻),小草媽加油。哈哈哈,正港草媽在高雄耳朵一定很癢,想說怎麼又有她的事了。」

將依業務單位需求規劃配合辦理。XD

 

因為剛好說到大姑婆送了妳好多她買給她外孫女的恩典牌衣服,忍不住動手做了姑婆嚴選穿搭特輯。

大姑婆嚴選穿搭特輯!

小孩長大的速度真的好快啊。謝謝一切安排讓我們可以一直在彼此身邊。

 

四月四日,大樓因故停水。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前兩天就想請她送止痛藥來給我的菌菌。敲她問可不可以去她家洗澡,兩人馬上跳過什麼學姊學妹的禮尚往來。

菌:「可以啊,但我房間太亂,不讓妳進來可以嗎?」
草:「沒問題啊明天要上班洗完就走了。不過我跟鹿鹿說到這個,鹿鹿說想去妳家玩玩具,我說妳都是姊姊了怎麼會有玩具!!!」
菌:「好可愛,她要來的話我就收房間哈哈哈哈~」

差別待遇!(指)

 

四月 15 日,是個週六,妳找不到原因地腸胃炎了。吐了一整天。醫生建議喝個電解水,以免吐多了電解質流失嚴重。對被禁食禁水的妳來說,這應該是這一天最美味的東西了。

腸胃炎,醫生建議喝電解水

當天我傳群組問前幾天也得過腸胃炎的主管大人應該如何是好,週一去上班,同事就關心了一下後續。

「後來哦,就有人在禁食時一直大喊她要吃東西,怎麼喊我們也只能回她說『今天不能吃啊』,她就一路喊到眼神死,連我找她玩躲貓貓她都沒興趣。」
『欸欸阿草妳看一下這個影片,妳女兒是不是這樣。』

 

我發現在身體健康狀態比較好的時候,通常心情也相對的比較有餘裕,面對 terrible 3 / horrible 4,覺得也沒那麼難。

但世事難料,總是會有忽然得連續一週都睡眠不足的時候。三月底,我自己開始牙齦發炎、牙齒敏感了,妳的失控也開始顯得像是故意作對。

所以疲倦地在暴雨中帶著妳往返牙醫診所與家裡,結束後妳說想在家吃飯我們去了超市,我忍不住在疲憊至極的當下,當我三催四請妳仍不移開購物推車時,在賣場裡提高了音量冷冷地對妳說,「走開。我說走開。」

當下我想如果後面的人手機拿在手上,我應該晚一點可以在爆料公社看到我的臉了。多麼顯然是個爛媽媽啊,怎麼不會有耐心的跟小孩說呢。

這就是一個敏感又擁擠的世界。妳不離開擋住狹窄的結帳通道,是媽媽不會教;我從禮貌示意到婉言相勸到氣血攻心妳仍不離開,還是媽媽不會教。

我覺得沮喪的要命。在牙醫師那裡時,我還有點開心,覺得妳長大了——上次可以在我旁邊坐小板凳看巧虎等我洗牙,這次已經鎮定到可以在閱讀遊戲區自己玩遊戲等我,只有跑來診療檯旁邊看我一次。

越來越常吵架了。都不知道要開心小孩的捍衛自己想法的意識慢慢增長,還是沮喪我自己怎麼這麼不會處理。

和 W 討論到家人之間相處上的變化,W 提示我,太過刻意的調整,就算變好,都是曇花一現。

「妳會發現那很快就會彈回去了。有改變都是假的。」
『就像一萬小時定律?』
「也不單純是練習的熟練程度而已,而是要接受這個想法。」

W 要我練習對孩子各種角度的觀察。「妳看,她什麼東西都會準備一份給妳。很想要照顧妳啊。」

我聽到就眼眶紅了,有夠沒用。

後來又有一次帶著妳跟 W 碰面,中途我忽然好想去一趟洗手間,看妳正在玩 W 準備的玩具們玩得開心,每樣都拿來看一看、玩一玩,判斷應該是可以暫離現場,我就對妳們兩個說一聲「我去一下廁所馬上回來」就快去快回。回來後 W 小小聲對我說,「妳剛剛出去以後,她就忽然停住了,一直重複現有的這些。不像剛剛會拉著妳一起去拿新的來玩。」

互相依賴啊⋯⋯

還是放輕鬆一點好了。我們一家人的未來,還有那麼遠的路要走啊。作為一個吼過小孩的沒耐心媽媽,這時只能端出鄧惠文醫師說過的話來圓一下:「如果父母其中一方能夠做為孩子足夠的後盾,孩子是能夠有很好的抗壓性的,在沒有立即危險的情況下,被父母另一方責備,其實不會對孩子帶來永久的傷害。不要覺得這樣的父母是『蓄意給孩子不好的』。有很多人想愛、卻沒有能力去愛孩子。」


五月四日,前輩請假一週去旅遊的第一天。我早上急急忙忙出門,臨出門前鹿鹿問我可不可以等她一起出門,我說不行欸我跟妳說過呀──

鹿:「因為今天 Joe 叔叔不在。」
草:「對呀,妳記得的,他不在所以馬麻得要趕快出門,今天有好多事要處理,希望能平安下班。」
鹿:「為什麼 Joe 叔叔不在?他去哪裡了?」
草:「他帶他們家哥哥姊姊弟弟一起去搭郵輪啊。」
鹿:「那為什麼 Joe 叔叔不帶我們一起去?」
草:「欸,可是馬麻是他代理人,代理人就是他請假了我要儘量在,我請假的時候就換 Joe 叔叔是我代理人啦,他也會幫我處理我的工作。」
鹿:「那我們去別的地方玩?」
草:「要等 Joe 叔叔回來呀,他這個禮拜都請假,所以馬麻不能請假。」
鹿:「蛤~我也想去坐郵輪耶,為什麼代理就不能一起去?」

再這樣迴圈下去我都想從基隆港游出去了啦!XD

 

五月十一日,母女的中文練習。

草:「妳要拿馬麻的東西前先跟馬麻打個招呼喔。」
鹿:「馬麻哈囉~」

⋯⋯中文好難。XD

 

有天因為進度趕不完,所以提早一天決定了隔天晚上加班,也因為要讓 16 能準時去接下課,所以上午由我送小麋鹿上學。

我拎著書包走到家門玄關,小麋鹿主動說要自己背書包。等電梯的時候,小麋鹿說,馬麻等一下我會自己背書包到學校門口,妳陪我拿書包進來教室裡好嗎?我看看手錶,08:05,有點來不及,但應該可以吧?我說好啊,不過等下我們跑步去學校喔,因為馬麻剛剛弄太慢,快遲到了。

沿路我們疾行,偶爾小麋鹿傳來抱怨,「妳拉我的手走太快了好大力,會痛啦。」我一邊稍微放慢回到正常步行與快走之間的速度,一邊解釋我真的快遲到了。

進教室後遇到同社區的同學媽媽,昨晚大家一起玩時我就在散會前預告「明天早上馬麻要送鹿鹿上學,所以我們要早點回家囉,大家掰掰」,她轉頭笑嘻嘻跟我說妳真的送小孩來耶,我說對啊可是我快遲到了先走了哦再見。

到了公車站牌想到,雖然這一早不時有點小小的親子衝突,「妳快點啦」「可是我想要先做這個啊」,但我最後還是準時進了辦公室、不需要覆蓋一張請假卡來抵銷遲到,忘了在說再見的同時看一下手錶,謝謝孩子這麼配合總是忙碌急躁的媽媽。

晚上下班小孩應該睡了吧。抱歉我應該第一時間想到說謝謝的。

果不其然隔天晚上小孩洗完澡後問我,「馬麻妳為什麼到早上都沒有回來啊。」──妳誤會了!我有回家洗澡睡覺好嗎!只是早出晚歸又早出,所以中間都沒遇上好嗎!

 

啊!一年已經快過完一半了!覺得這一年來的時間流動變得好快啊。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