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稻埕碼頭

昨天在前 flickr 社群經理施典志的塗鴉牆上看到這一篇,登機證的自白的 Blue 寫的:《為什麼我退出了Korea Messenger/韓國觀光公社驥尾計畫?》,文章裡提到合作中的一些不太愉快的片段——

「參與完這個活動,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這樣是否有點太不尊重我們了?把我們當做免費的行銷籌碼,公關稿上、回報給總社的報告上可以記載有這些部落客會協助我們進行一年多的觀光宣傳,但實際上好像什麼都不需要付出。」

「我自己就任的公司,以前也曾申請過這個官方帳號和貼圖服務,並且還是我所在部門:社群行銷部所負責的,我知道那個方案的行銷支出金額有多大,因此也能了解他們對於KPI的壓力,只是,我們這一群KM沒有任何給薪,也沒有得到任何實質報酬,我們真的有需要接受你這般的酸言酸語嗎?你們project所該達到的目標,內部的行銷管道無法達成,用這樣的態度來push和你們簽定無金錢利益關係合作的部落客,真的是恰當的嗎?平常都沒有在關注大家的粉絲頁,只有要『檢查』的時候才來一個一個仔細逛,甚至說出,『我一個一個看了喔』這種話,我不曉得其他KM對於這個事件的看法是如何,是否有不悅的心情產生,但就我自己而言,我無法接受這種態度,完全無法接受。」

我想到之前整理過的:《社群剪報#04:演講或合作邀約的需要與不需要》,也想到剛開始接到合作時遇到的人們。

 

 

滿幸運的是,我一開始就遇到在母嬰雜誌工作的 Alice,雖然不資深、但是非常細心。後來還遇到在婦嬰用品網站工作的 Lisa。她們都很熟練地在提供合作機會時,明白告知文章繳交期限、雙方權利義務,協助調整稿件時也會釋出友善的討論。

有無稿酬、能給多少這種事,我覺得第一封信就可以先講好,或是請對方報價,而不是先問「有沒有興趣合作」,但是卻沒告知合作方向、也沒有給資料,受邀的一方要如何評估呢?

在那些初出茅蘆的時光裡,我最喜歡 Alice 的一點是:她會把相關的法條、注意事項先整理好,也會幫忙索取產品的公關新聞稿、圖檔等資訊,這些事貌似基本,但還是有很多行銷需要提醒才提供,甚至不協助整理。問她找我的動機、討論合作上的著力點,她都坦然告知。對我而言這樣就超方便的啦,雙方目標一致,要怎麼做就很明確。

只是不過隔了短短四五年啊,blogger 這身分忽然好像一個污名的標籤——「部落客推薦的一定都有收錢」、「部落客講的你也信?」,慢慢的大家都從 BSP 裡搬出去自己架站了,慢慢的這個圈的生態越來越不一樣了。

我跟 Blue 一樣懷念無名時期那種簡單純粹的部落格。沒有購物台一般的大量團購資訊,有很多廢文。有業配,但是業配文裡有詳細的實測心得。不過時代就是會推移,生態就是會改變。

 

我又想到波痞以前的這系列文章,「我要說:『與你相處很愉快,但請你為自己的工作多負點責任。』」

這系列標題乍看會容易聯想成「年輕人工作就是不靠譜」,波痞有特別強調「工作上會遇到的爛人是不分年齡的,年長的、年輕的都有塞郎」,的確工作久了就知道,工作時會不會出狀況和年紀沒什麼直接關聯,總是會有小草莓與老屁孩,也會有出類拔萃的新生代與永不被推倒的長江前浪。

 

我自己主動與他人的業餘合作經驗裡,我會主動整理以下資料:

  • 雙方可以提供的資源(可能是錢、可能是文案能力、可能是 coding)
  • 雙方可以投入的時間與預計完成日期
  • 簡單的日程規劃,通常大家都是做興趣的,所以我不會抓太死的時間點
  • 最初合作的動機(把亮點抓出來,努力發揮這部分就好,其他就隨緣,不要花太多時間在細節上)
  • 開一個可以協作的文件或 e-mail 群組,方便記錄、搜尋每一次的討論進度

個人還滿建議在合作之初大家就先把自己能奉獻出多少的時間與資源先講好,有酬無酬也早早說清楚。有的人的確願意做功德,不過那也要人家心甘情願,不要曖昧不明的暗示未來有可能的利益、最後又要人家無酬無給的付出,也太心酸了啊。

祝大家都能有開心愉快的斜槓生活囉!

 

 

 

追蹤小草的 facebook,看更多生活資訊!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